Netflix 改編中國文學改上「影」?《水滸傳》梁山好漢故事改編電影將由《王者天下》佐藤信介執導

地下電影

歐美電影產業尚還籠罩於武漢肺炎疫情下的陰霾,但這僅侷限於傳統戲院,串流影視龍頭 Netflix 從疫情爆發開始就開始默默發「災難財」,會員數與股價節節攀升,近期也動作頻頻。包含不斷為大衛芬奇 (David Fincher) 的衝奧之作《曼克》(Mank) 製造話題、購入奧斯卡影帝湯姆漢克斯 (Tom Hanks)  主演《讀報人》的國際發行權等等。

除此之外,日前最燒的話題,應該是 Netflix 宣布將改編中國古典文學經典《水滸傳》,日本名導佐藤信介接任導演工作。這也是今年 Netflix 繼宣布改編中國科幻作家劉慈欣的《三體》之後,再度挑戰改編的中國文學作品。

《三體》。

《三體》。

 

中國古典四大名著之《水滸傳》改編電影將登 Netflix

元末明初的《水滸傳》,是以白話文完成的章回小說。原著作者至今仍有爭議,但從中國古典文學考究來看,簡單來說,目前多數論點認為是由施耐庵所著,而《三國演義》的羅貫中進行整理,無論如何,《水滸傳》仍舊與《三國演義》、《西遊記》及《紅樓夢》,並列為中國古典四大文學名著之一。

《水滸傳》講述宋朝時期,108 條好漢被迫上梁山,進而起義造反的故事,其中有多數膾炙人口的傳奇人物流傳,包含「及時雨」宋江、「豹子頭」林沖、「花和尚」魯智深、「黑旋風」李逵、「九紋龍」史進以及大家最耳熟能詳的打虎武松,根據知名媒體「DEADLINE」對《水滸傳》的描述指出,《水滸傳》的改編電影將會朝著「未來主義」(futuristic take) 發展,將發展成動作冒險大製作的電影,其中充斥了關於個人榮譽和眾多陰謀,故事將聚焦於探討「忠誠、社會問題、領導能力」等議題。

《水滸傳》改編成戲劇作品當然也不是第一次,其中港台劇場的知名導演林奕華就曾改編成為舞台劇,當時演員卡司包含王耀慶、莫子儀、張孝全、張 翰、周品辰、林鈺玲和謝盈萱,也入圍 2006 年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表演藝術。除了這次的舞台劇之外,改編成《水滸傳》的戲曲、漫畫、影像作品比比皆是,深受中國文化影響的日本,自然為大宗。

 

日本人拍中國古典影劇,你能接受嗎?

據傳日本自江戶時代傳入《水滸傳》,1728 年由岡島冠山負責將部分篇章翻譯成日語,1773 年,作家建部綾足則將《水滸傳》的故事改編成日本色彩的《本朝水滸傳》。時間走到 19 世紀則出現大量《水滸傳》的日文翻譯和改編文學的相關作品。日本本身為改編 IP 的亞洲大國,這次傳出由導演佐藤信介執導 Netflx 的《水滸傳》似乎也不令人意外。

《王者天下》劇照。

《王者天下》。

佐藤信介去年的執導作品《王者天下》在日本票房極佳,在日本賣破 57 億日圓,還拿下年度真人版電影賣座冠軍。此作品聚焦於中國戰國時代,描述秦國少年李信為了協助秦王奪回政權,進而謀權算計,掀起波瀾壯闊的戰亂生涯。除了《王者天下》是改編自中國戰國時代之外,佐藤信介也非常擅於改編漫畫作品,其導演作品包含《死神》(Bleach)、《喪屍末日戰》(I Am a Hero)、《殺戮重生犬屋敷》等皆是改編自漫畫,簡單從上述的改編經歷來看,由佐藤信介執導中國古典文學《水滸傳》電影也不無道理。

但是,由佐藤信介執導《水滸傳》的消息一出,立刻在網路上掀起正反兩面的討論,其中多數是抱持懷疑的態度,尤其是近期由妮琪卡羅 (Niki Caro) 執導的真人版《花木蘭》(Mulan) 在口碑上失利之後,更多觀眾認為由「非中國人」拍的中國故事,會有文化上考究的障礙與問題,最終會拍成不倫不類的面貌。

《花木蘭》劇照。

《花木蘭》。

不過,有趣的是,Netflix 至今並沒有明確發展中國市場的意圖和舉動,與好萊塢片廠不一樣的是,Netflix 一直放棄中國市場,尚未進軍中國。換句話說,Netflix 並不用刻意討好中國,《水滸傳》的改編也就是拍給所謂的「西洋人」甚至是中國之外的亞洲人看。也因此,《水滸傳》屆時的輿論風波或許會比《花木蘭》來得少,甚至是更沒有爭議。

且也因為 Netflix 沒有在中國經營,許多不可能在中國看見的禁忌作品,才能在 Netflix 上百花齊放,其中當然包含香港對抗中國的年輕政治人物黃之鋒的紀錄片《黃之鋒:熱血青年 vs. 超級強權》。

《黃之鋒:熱血青年 vs. 超級強權》。

《黃之鋒:熱血青年 vs. 超級強權》。

Netflix 改編的《水滸傳》,除了導演人選拍板定案之外,編劇則由曾執筆過災難動作片《怒火地平線》(Deepwater Horizon) 的馬修山德操刀,另外,製片人將由 Eric Newman 及 Bryan Unkeless 擔任,其餘細節可能要再等段時間才會釋出了。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