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7】被迫「無聲」的《青春勿語》:為什麼應該接受道歉的我,卻得一直逃走?

韓流歐搜哇

柯貞年導演所執導的國片《無聲》故事取材自2011年爆出的國立台南大學附屬啟聰學校集體校園性侵事件,自上映以來討論度居高不下,不僅劇中主演劉冠廷、陳妍霏、劉子銓、金玄彬等人演技備受觀眾好評,該片也榮獲第57屆金馬獎8項提名,許多人對該片寄予厚望,非常看好《無聲》能成為本屆金馬大贏家之一。

電影《無聲》海報

而《無聲》因事發案件、場景、被害者家庭背景,以及劇中人物性格等等皆與孔劉主演的電影《熔爐》十分相似,因此被許多人稱作「臺版《熔爐》」。若要探討校園性暴力相關題材的電影,想必《熔爐》的情節許多人已相當了解事件始末,今天我們想藉由《無聲》,介紹另一部同樣發生在南韓校園裡的性霸凌事件,那就是由「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改編的電影《青春勿語》。

《青春勿語》電影海報

同樣是從校園延伸出來的性暴力案件改編電影,《青春勿語》在台灣的討論度雖不及《熔爐》高,但當年在韓國上映時,確實造成非常高的討論度,也獲得極高的關注,因此希望藉由本文,能夠帶領各位一同了解這部片。

在討論《青春勿語》前,先讓我們看看事件原型為何:

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

2004年1月至11月之間,發生了令全韓國公民相當憤怒的一起校園集體性侵案。南韓蔚山市一位年僅14歲的崔姓女學生,在2003年因誤撥電話,認識了在密陽市讀書的18歲學生,當時這位男同學對崔姓女子說了「你的聲音很好聽」、「這是緣份,上天讓我們聽到彼此的聲音」等花言巧語,引誘女子前來見面。2004年時,18歲男性高中生對14歲的崔姓女同學提出見面邀約,因此崔姓女子便帶著16歲的表姐與13歲的妹妹一同前往密陽赴約。

電影《青春勿語》劇照

然而見面後,該名男性學生居然半哄半騙以及脅迫三名女學生,將他們帶到簡陋的旅館中性侵得逞,其後還食髓知味,找來由密陽三所高中聯合組成的「密陽聯盟」暴力團體中41位同夥,在密陽多處對女子性侵施暴,甚至錄下影片脅迫她們不得反抗,事後更一度持該影片到女學生家中毆打勒索崔姓女學生的母親,而此番行徑持徐長達7個月之久,施暴次數更多達10餘回。

起初崔姓姐妹們本想低調息事寧人,怎料對方持續騷擾且行徑越發惡劣,長期受到性暴力與精神虐待之下,崔姓女學生的精神狀態變得相當不穩定,2004年八月企圖服藥自殺未果陷入昏迷後,送進醫院進行檢查後整起事件才東窗事發。

而警方在調查期間,不僅未經崔姓女子與其家屬同意就公開所有資料,崔姓女學生曾提出希望派女警檢查身上傷口與問訊的請求也被警方拒絕。調查期間警方為加速辦案,還把包括兇手在內的男高中生叫到警局,要崔姓女學生當面確認這些男生是否就是對他施以性暴力的人,過程中更不斷逼問:「當時真的有插入嗎?」、「總共插入幾次?」、「你為何要傻傻地配合他?」等,讓崔姓女學生慎介恐懼,怕對方報仇而不敢坦言。警方隨後卻不耐地脫口而出:「妳們真是密陽的恥辱!」、「密陽市的水都被妳們弄髒了!」等話羞辱女學生,連兇手家長也前來威脅恐嚇:「不會放過你!」,逼迫女學生簽署和解同意書,種種行徑讓崔姓女學生與其姊妹身心靈再度重創。

《青春勿語》電影劇照

經過警方調查之後發現參與本案件的「密陽集團」41位加害者中,就有35位是未滿韓國法定19歲成年年紀,最後該案件僅起訴了10位加害者,而這些被起訴的學生因多數未成年,僅被處以「保護觀察處分」,另有20人送往少年感化院,但也僅是被判支援公益活動或輕微罰鍰,甚至還有5位學生僅被學校處以勞動服務,也就是說,這些曾對崔姓女學生與其姊妹施以暴力行徑的加害者,沒有一位需要扛下刑事責任。

令人心寒的不僅如此,該女童父親因長期酗酒,本身負債累累,竟私下與加害者家屬談妥和解金5000萬韓幣,並強迫女學生和解後捲款而逃。而崔姓女學生因長期受到外界輿論抨擊,壓力之大患上憂鬱症,曾多次試圖自殺,最後在2005年時,崔母帶著女兒與兩位姐妹前往首爾生活,並長期接受精神科治療。

整起事件爆發後,引起南韓社會一片譁然,不僅對加害者的行徑相當憤怒,對於警方的處理方式以及態度更是不滿,儘管事後警察署長曾針對此事出面道歉,仍難平社會大眾怒火。

這起「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也在2014年被改編為電影播映,就是這部《青春勿語》,而電影海報上的一行「我真的沒有做錯事」標語,正是對該起事件的經過與判決結果的控訴。

《青春勿語》劇情概要

《青春勿語》電影劇照

《青春勿語》曾在2014年金馬影展播映,由韓國女星千玗嬉主演,李銖真導演執導的作品,講述中學生「韓恭珠」與友人「華玉」遭受性霸凌一事,華玉更因此懷孕而輕生,而恭珠的學校為避嫌,則是把恭珠轉至其他縣市的學校就讀。面對父親長期酗酒且負債,滿心只為錢且絲毫沒打算替自己遇害一事發聲,母親又改嫁他人遠離自己身邊還拜託恭珠不要去找她,就連做筆錄時還被員警各種言語洗臉與羞辱,生無可戀的恭珠唯一的依靠僅剩原學校的導師,所幸導師將恭珠接住了,並帶在身邊,給予恭珠許多生活上的幫助,讓恭珠終於再次展開新的生活。

然而恭珠並未因此否極泰來,貪得無厭的父親在金錢利誘之下,半哄半騙地要求恭珠簽下和解書,並在拿到所有的和解金後捲款而逃;好不容易生活暫時得到一點喘息空間的恭珠,卻因新朋友好心將其唱歌的影片上傳至網路,被其他加害者家屬看見,竟追到恭珠學校要求她簽下和解書釋放他們的寶貝兒子,學校得知恭豬所經歷的事情後,則要求她暫時不要到學校,深怕學校名譽受到影響,在各方壓力脅迫之下,恭珠不得不再次逃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