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紙花》:生離死別的必然,探討生死的暖心之作

圓點點

2019 年出品的韓國劇情片《紙花》,高勳導演,安聖基金彗星柳真等人主演。

年老的松吉是禮儀師,為了照顧癱瘓的兒子智赫而背負經濟壓力,決定與大型禮儀公司「快樂結局」合作。當免費提供餐點給遊民的麵店老闆驟逝,想幫他辦個體面喪禮的松吉,與只想遵照政府規定火化遺體的合夥人產生嫌隙,只能偷偷幫助受惠於麵店老闆的員工,在市府廣場舉辦喪禮。

單親媽媽恩淑有著悲慘的過去,唯一的心願是帶著女兒好好生活,卻因臉上的傷疤而求職碰壁。當恩淑搬到松吉家隔壁,因緣際會當起智赫的看護,逐漸打開智赫的心房,也讓松吉回憶起從事殯葬業的緣由。恩淑與松吉兩個本來不相干的人,因短暫的接觸有了訴說生命故事的機會,他們能否在現有的環境與資源下達成心願呢?

韓國電影《紙花》。

 

入殮儀式  細膩寫實

電影描述韓國的喪輿文化,松吉一直在摺的紙花,就是裝飾喪輿的最佳工具。不論富人窮人,都可以用便宜的紙花,風光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隨著現代商業化的禮儀公司蓬勃發展,「利」字當前,寧可把手機裡的會員服務到位,也不想給窮人摺紙花,老一輩的松吉看不過去,可是也莫可奈何。

片子帶出世代差異與做事方法迥異,乃至政府的撒手不管、市容優先,正是許多行業所面臨的共同問題。撇開商人便宜行事,電影用兩場戲清楚呈現松吉對遺體的尊重,一是替麵店老闆入殮,從擦拭到穿壽衣,二是替恩淑女兒養的野貓從入殮、埋葬到禱告,一氣呵成,帶出禮儀師的專業以及儀式的重要,除了是對亡者的重視,也是生者向亡者道別的機會。

飾演松吉的安聖基,話不多,表面嚴肅,卻在入殮儀式與摺紙花的過程中,顯現細心與優雅。而他替恩淑女兒處理傷口,並協助處理貓的後事,更讓人驚覺他是個跟外表不同的暖心爺爺。雖然松吉與兒子之間的對話有限,卻揭露一個父親對孩子的包容與接納,更在娓娓道來目睹光州事件的慘況後,明白他和兒子一樣經歷傷痛而無法符合長輩期待當醫師,讓故事穿梭過去與現在,並揭開父子矛盾複雜的情感。

韓國電影《紙花》。

 

生死對照  溫暖光明

如果只有討論死亡,故事沒什麼可看性,然而電影用曾受家暴的恩淑,讓生死兩相對照,更顯活下去的力量。恩淑曾因反抗丈夫,臉上留下一道長疤,可是她不以為意,就算去就業服務站拍照也毫不遮掩,甚至在智赫哭著尋死時,撩起裙子秀出滿是疤痕的小腿,讓人不捨。

不得不說,柳真演活了溫暖活潑的恩淑,眼睛會發光,在忘情歌舞中洋溢活著的喜悅,跟智赫的互動更是跳脫照顧者跟病人的主從關係。尤其是訓練智赫獨立坐上輪椅的戲,初看覺得她好狠心,可是也顯現她對智赫自立自強的信任。有趣的是,恩淑挑戰帶智赫出門,兩人一同吃冰賞花,智赫坐在路邊的椅子,恩淑卻霸佔輪椅許久,令人莞爾。

韓國電影《紙花》。

 

反思生命的意義與價值

泰戈爾的詩: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是電影最好的註解。片子講述了生離死別的必然,從年邁的松吉出發,到麵店老闆的驟逝、智赫的不良於行,甚至是恩淑的死裡逃生、與女兒分離,揭露世界上存在著醜陋、暴力、自私自利等問題,可是黑暗中總有著一道光給人希望,而人活著正是在有限的可能中,盡可能接近夢想或目標。

整體而言,片子細膩感人、溫情卻不煽情,用樸實口吻訴說生命中的美麗與哀愁,以陽光和雨水交織出不同風景的美好,更厲害的是利用人為與自然界的聲音,突顯生命的脈動與活下去的渴望。

電影資訊

紙花 Paper Flower

上映日期
2020/11/06
紙花_Paper Flower_電影海報

導演

高勳

劇情

年老的禮儀師松吉(安聖基 飾)長期照顧著癱瘓的兒子智赫(金彗星 飾),龐大的經濟壓力迫使他加入大型的禮儀公司,大公司利字當頭,讓一心想好好送亡者最後一程的松吉經常與公司起嫌隙。 單親媽媽恩淑(柳真 飾)因為臉上的傷疤求職無門,因緣際會之下,當起了智赫的看護,樂觀開朗的母女倆為生無可戀、一心求死的智赫,和總是心事重重的松吉帶來一線曙光,然而,溫馨的日子卻在不速之客的到來後破滅,恩淑藏在笑臉背後的悲傷過往也浮出檯面......。 同時,總是溫暖收容弱勢的麵店老闆不幸病逝,沒有家人的他,依照政府規定,只能直接火化。然而,一群受過恩惠的遊民,卻因無法幫恩人辦一場體面的告別式而悲憤不已。他們竟從殯藏處偷走遺體,並找上松吉,打算非法在廣場為恩人舉行公開的葬禮,面對冰冷的制度,他們是否能完成最後的心願?

IMDB
7.0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紙花_Paper Flower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