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藏於廚房之中,被警察抓也告不了你的微波爐,原來是七武器之首?

微波爐是意外的產物:一群科學家在二戰期間研究雷達時,發明了所謂的「多腔磁控管」,而在 1945 年(對,戰爭都要結束了),有人意外發現高功率的微波,融化了他口袋裡的巧克力,這位史賓塞先生於是在鐵盒子裡,製造了一個高密度的微波場,最終成為了微波爐的雛型。這個故事忽略的大問題是:史賓塞的巧克力到底放在哪裡?他看到巧克力被隔空融化之後,竟然沒有嚇到躲起來,而是繼續研究?史賓塞有意識到他的生命被微波傷害了嗎?

史賓塞與史上第一台微波爐。

發明微波爐的史賓塞與史上第一台微波爐。

這實在不太合理,畢竟從第一台微波爐製造出廠的 1947 年,到現在 70 幾年來,仍然還有許多人不願意站在啟動的微波爐前,深怕這神秘的機器,會烤熟他們的後世子孫之類的(《鴻孕當頭》裡的小孕婦就被繼母禁止站在微波爐前)。史賓塞先生不知道的事還很多,他不知道微波爐日後成為了人類烹調史的重大發明,而且不只如此,微波爐也成為了電影史上的重要道具。我們來看看哪些電影賦予了微波爐更多意義,讓它不只是個能叮一聲煮好晚餐的機器,它還代表了恐怖、隔閡、科學的殘忍面。

《鴻孕當頭》劇照。

《鴻孕當頭》。

把食物放進微波爐、轉動開關、幾分鐘後的叮聲提醒你,微波已經完成了它的任務。簡單說,你在以上準備晚餐的過程中,只消耗了不到一大卡卡路里的熱量。但是,已經能讓冷冰冰的冷凍食物,變成熱騰騰的晚餐。「簡易」加上「形變」,組合成一個有趣的電影劇情道具,微波爐變成了宛如「核彈開關」等級的道具:只要按下鈕,世界就進入末日。因此,對於沒有體力、處於劣勢的角色來說,家中的微波爐變成了他們逆轉情勢的重要關鍵。舉個例子:只有一條鞭子與幾根尖指甲的貓女,也能用幾罐噴劑與一台微波爐,將整個商場炸得粉碎。

1992 年《蝙蝠俠大顯神威》(Batman Returns):

貓女錯誤操作的前一年,郎雄爺爺差點就以身試法了:他在 1991 年電影《推手》裡,飾演到美國兒子家借住的台灣阿公,他不懂英文,也不懂「新鮮的美國文化」,其中就包括了把金屬製品放進微波爐。

這讓美國媳婦咒罵了這位台灣公公。 80 年代,台灣廚房文化裡還不常見到微波爐,這句「微波爐裡不能放金屬」台詞,不只代表了台美社會文化的差異、傳統男性對廚房器具的陌生、長輩對新科技的疏遠、甚至還包括了「媳婦直接批評公公」的另一層台美禮俗差異。這場戲發生在《推手》開場不久,某種程度上也奠基了整部電影的主旨:長者在陌生文化與環境裡,被迫顛覆自己固守一輩子的價值觀,而親情又如何在這樣的拉扯中產生新的面向。

《推手》劇照。

《推手》。

這個段子有點恐怖,代表了微波爐一直是廚房裡令人一望即不安的象徵——甚至比菜刀或肉鎚還突出。我們知道紅刀子進白刀子出,但是微波爐的運作原理比那複雜多了,如同郎雄爺爺一樣,80 年代的觀眾在大銀幕上看到微波爐時,其實也可能與劇中角色一樣,未必真的理解微波爐有多危險——故事背景發生在 70 年代末 80 年代初的《瞞天大佈局》(American Hustle) 裡,珍妮佛勞倫斯 (Jennifer Lawrence) 就讓微波爐變身成為殺人好兇器。

《小精靈 2》劇照。

《小精靈 2》:微波爐裡的小魔怪。

勞倫斯把菜盤包上鋁箔紙放進微波爐,啟動一秒,馬上電火四射。這起小火災不只燒壞了微波爐、爐子上方的白色櫥櫃、還給了勞倫斯一個批判微波爐的機會——她的角色說:

「(微波爐)會取走食物裡的所有營養!我沒有在唬爛!這是保羅布洛德 (Paul Brodeur) 寫的!」

《瞞天大佈局》劇照。

《瞞天大佈局》:火燒厝啦!

結果電影上映後,這台微波爐的製作廠商,對這個片段裡顧客錯誤使用方式引發的自爆,沒有提出任何損害商譽的意見;問題是高齡 83 歲的布洛德本人不高興了,他堅稱從沒寫過微波爐會破壞食物營養的文章,因此,他要對電影指名帶姓消費他的行為,求償 1 百萬美金——最終以不起訴做結。

《瞞天大佈局》劇照。

《瞞天大佈局》:書上都有寫喔,微波爐壞壞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