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上流》印度版?Netflix 電影《白老虎》描述「低種姓」的翻身血淚史,無惡不做只求上位

SCUD

來自印度最低種姓階級的男孩,如何從茶館工作,到進入富人家庭幫傭,最後成為計程車公司的老闆,甚至還向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詳述自己的「企業家人生」,Netflix 明年 1 月 22 日即將推出的電影《白老虎》(The White Tiger),描述一個不擇手段、踩著他人屍體往上爬的「貧人翻身」故事,宛如印度版的《寄生上流》。

 《白老虎》電影預告:

 《白老虎》改編自 2008 年由印度作家阿拉文德阿迪加 (Arvind Adiga) 獲曼布克獎肯定的同名小說,不僅得獎受肯定,也躍上《泰晤士報》、《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受到極大關注。而電影找來《華氏 451 度》、《居住正義》伊朗裔美國導演拉敏巴赫拉尼 (Ramin Bahrani) 編導,拉敏巴赫拉尼與阿拉文德阿迪加為大學同學,導演曾表示:

「想將阿拉文德阿迪加的小說翻拍成電影,已在我腦中醞釀十幾年。」

《白老虎》(The White Tiger) 劇照。

而電影卡司部分,有阿達什古拉夫、拉庫馬饒以及《好不浪漫》、《我的粉紅人生》印度巨星琵豔卡喬普拉等人。琵豔卡喬普拉同時身兼本片監製,她坦言自己深受書中對人性的野心和只求目的不擇手段的心態描繪,感到著迷。原本電影預計由曾以《意外邊緣》、《身為人母》獲奧斯卡提名的陶德菲爾德 (Todd Fiel) 執導,但最終計畫破局,並由拉敏巴赫拉尼來接手。而這本小說為何能激起導演們的改編慾望?

先提一下阿拉文德阿迪加的背景,阿拉文德阿迪加出生於印度馬德拉斯,後來移居澳洲,曾於哥倫比亞大學與牛津大學就讀,在記者生涯中,也擔任過《時代雜誌》的印度特派員,而阿拉文德阿迪加將對自身國家的經驗和觀察,以幽默且批判的筆觸,在《白老虎》中刻劃出兩種極端樣貌的印度,以及印度種姓制度的難以撼動。

《白老虎》(The White Tiger) 劇照。

書中描述貧民窟出生的巴蘭哈生,因家人的生計,被迫進入茶館工作,聰明的巴蘭並不願低就,後來靠著小聰明成了地主的司機,而「僕人」這個職位,在村子裡竟是無限光榮,他無法忍受身分低下的辱,並癡迷於權力財富的圍繞,逐漸被「慾望」吞噬的他,選擇殺害雇主,走向一夜致富的成功之路,過往曾鄙視的壞勾當,如今自己卻視而不見,甚至被社會的腐化給同化,他為自己撕下貧窮的標籤,成了「白老虎」。

《白老虎》(The White Tiger) 劇照。

有趣的是,書中主角是以「書信」的形式,向溫家寶娓娓道來自己的人生故事,第一人稱的書寫,反而更讓人有帶入感,體會主角心境的變化,從低種姓受的不公待遇,到有錢人的無惡不做,也可以想見為何主角會走上一條「背德」之路。

《白老虎》。

而書中也可看出,儘管源自西元前 1500 年「種姓制度」,已在印度 1947 年脫離英國殖民時,被正式廢除,但這套延續千年的制度,仍默默地影響著印度社會,種姓制度成了一條無形的鎖鏈,捆綁著所有底層人民的自由。《白老虎》曾提出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雞籠」比喻,囚禁在「雞籠」裡的雞,儘管聞到其他同伴的血,並深知自己就是下個受害者,但仍不會反抗,也沒想過要逃跑,「種姓制度」下的人民,宛若活在「雞籠」,甘於命運的不平,安於現狀的不公。導演提到, 

「這實際上是關於一個只想要自由的男人的故事。他想要能夠自由地追求隨心所欲的生活。我認為大多數人都能理解,受體制的束縛、被否定,我們需要在這世界不斷奮鬥。」

《白老虎》預計於 1 月 22 日上線。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