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薔薇聖斗事件小說改編 電影《友罪》:業火灼身、孤寂難耐

少年 A ,這簡單的三個字,卻是 20 年來日本社會的一個禁語,這讓《 友罪 》這部關於少年 A 的電影,很容易令人在心理上多了一分抗拒。1997 年神戶一名 14 歲少年,涉嫌傷害、刺殺、分屍並破壞屍體,造成 2 名小學生死亡、3 名小學生重傷的事件。兇手曾向媒體自稱為「 酒鬼薔薇聖斗 」,此事件因此也被稱為「酒鬼薔薇聖斗事件」,而兇手被捕後,因法律保護少年刑事案件當事人的原則,因此他的姓名並未被公開,而以「 少年A 」代稱。

電影《 友罪 》 改編自藥丸岳依據 酒鬼薔薇聖斗 事件而創作的推理懸疑小說,有關 少年A 的故事。

 

酒鬼薔薇聖斗 刺痛人心的社會案件

上述敘述案件的方式已經盡量地簡化,但仍然非常駭人:14 歲的孩子為何要對從不相識的小學生下此毒手?殺人之後為何還要破壞屍體?少年 A 的動機與行為……深深地打擊了日本社會。所以可以想見,日本觀眾會帶著多麼複雜的心情,來觀賞以「酒鬼薔薇聖斗事件」作為故事改編依據的《友罪》。

藥丸岳 所著,小說《 友罪 》封面。

小說封面。

2013 年日本小說家藥丸岳根據「酒鬼薔薇聖斗事件」撰寫了《友罪》一書。事實上藥丸岳從出道以來,大多數作品都與少年犯案件有關,這不僅是因為他對日本少年法有著深刻了解,事實上,也是因為少年刑事案件背後,通常代表著重大的社會問題:包括家庭因素、虐待、學校霸凌、同儕效應等等,都有可能毒化激化純真少年的心靈,在性心理與道德觀未完善發育成熟之際,往往做出了無法挽回的錯事。而少年犯即便被捕之後,他們成長的歲月來日方長,如何再度回歸社會,以及社會接納前科少年犯的態度等等,都是難以想當然耳態度面對的問題。而如何公正地描述這些少年犯相關問題、描述未成年犯當事人的心境,對於一位有志於社會派小說的小說家來說,幾乎是一個處處皆議題的絕佳題材。

瑛太 與 生田斗真 已經是第三次共演。

瑛太與生田斗真在《友罪》中已經是第三次共演。

 

罪與罰

當一個少年殺了另一個少年之後,才是所有問題擺上檯面的開始,事實上《友罪》把視界拓展到「罪與罰」的高度,而非僅僅著眼在成人後的少年 A 身上,這導致《友罪》故事線遠比電影大綱的敘述還要複雜得多:除了鈴木 (瑛太 飾) 與益田 (生田斗真 飾演) 的「少年A」線、還包括另一起三名幼兒因車禍肇事死亡的兇手父親 (佐藤浩市 飾),十年贖罪的故事線;當年輔導少年 A 的老師 (富田靖子 飾) 線;以及追查少年 A 下落的雜誌記者 (山本美月 飾) 線等等。

《 友罪 》 佐藤浩市 劇照 。

 

愈益沈重

事實上這讓聽到「少年A」事件便皺眉的觀眾,在觀賞《友罪》時的壓力會更加沉重:滿滿的故事線讓整部電影爆增到 2 小時又 10 分鐘的長度。但是電影長度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友罪》電影過程當中全是罪與罰的辯證。罪人如何贖罪?是不是該用一生去贖罪?是不是沒有資格得到幸福?是不是應該讓罪人全家都得一起付出贖罪的代價?《友罪》只有非常少數的輕鬆片段,對觀眾來說無疑是一場耐力的馬拉松。

充滿 罪與罰 交互辯證濃密劇情的《 友罪 》,唯一能稍作喘息的畫面卻也令人感到不安。

這可能是本片最歡樂的五分鐘──儘管想到動漫歌曲背後的意義,仍然令人不安。

 

有罪之人能否迎向新生?

如果《友罪》讓你的壓力很大,那是因為這每一個問題,都沒有一個簡潔明快的答案,沒有那種交出一百萬就能當作事情沒發生過的解決之道。《友罪》也沒有刻意唱高調,它不會告訴你什麼「敞開心胸讓陽光照進來」的救國團心法,相反地,它刻意加重了罪的意識,幾乎令人窒息:兇手即便在服刑之後,事件經過十數年後,仍然被困在困惑與痛苦的記憶之中。這代表著,就算完全沒有被害人家族苛責這位殘殺兒童的兇手,但是他仍然會在每一個晚上的夢裡,因為自己所作所為的惡魔一面而嚇醒。

飾演 前「 少年A 」的 瑛太 ,在片中的演技也是一大挑戰──已有小孩的他據說當初接到劇本時,也曾一度無法接受這個角色。

想要享受暢快推理劇的朋友,勢必會失望;想要獵奇了解更多事件真相的觀眾,勢必會失望,這部不會給你任何答案的電影,最終只能讓演員發揮他們各自的演技功力,使勁讓各自的角色看起來具有說服力。而飾演前少年 A 的瑛太勢必是最大的看點,儘管他也曾演過不少殺人犯,但鈴木這個有精神障礙與重大心病的角色,是他從演以來最大的挑戰──別忘了,現實生活中他也有了自己的小孩。當初拿到劇本時,他也一度無法接受這個角色。

在看完 少年A 親筆寫下的《 絕歌 》,了解他的背景與心理狀態之後, 瑛太 才開始試著去進入《 友罪 》中,「鈴木」這個角色。

直到他看了少年 A 親筆寫下的、全日本爭議兩極的散文集《絕歌》,了解了兇手的家庭背景、心理狀態、甚至如何燃起殺人衝動念頭的心境變化,瑛太才發現,他無法全面否定少年 A 的所作所為,而這是他開始進入鈴木這個角色的起點。

 

孤獨感

這是在《友罪》巨大壓力下所有角色的最終心理狀態,不管是贖罪者、受害者、遺族、甚至上述這些人的親友,全陷在這個現代社會百病之因中。

瑛太 與 夏帆 在片中的互動也令人頗有感觸。

遺族痛苦於小生命的殞落,兇手痛苦於無法被社會接納、痛苦於懊悔過去自身的行為,而受害者痛苦於自卑自傷的負面情緒中。綜合這些情緒,更為痛苦的真相是,我們依然活著,雖然生不如死,生的慾望卻永遠支撐著我們下一次的呼吸。最終,生命讓我們繼續地承受無法忘記的痛苦、乃至於讓心靈進入了孤獨的安靜世界裡。

《 友罪 》片中 飾演 藤沢美代子 的 夏帆 。

夏帆永遠是最棒的。

 

友罪 ? 有罪 ?

在日文中的「友罪」(ゆうざい) 也可以寫成「有罪」兩字,這部在炎炎夏日上映的電影裡,所有人都為罪所苦,罪念有如烈日灼身,苦不堪言,《友罪》在罪的描寫上至少合格,它適合那些心裡有罪、曾經有罪的人們,只有這些觀眾,能夠感同身受那種無間煉火的炙燒之苦。

《 友罪 》片中,飾演記者的 山本美月 劇照 。

山本美月永遠令你坐立難安──

 

《 友罪 》7 / 13 在台上映:

 

延伸閱讀:

山本美月 岩田剛典共演《 去年冬天,與你分別 》超乎預料的 懸疑劇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