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夢》1940 年版 vs 2020 年版差異分析、結局解釋,她的幽魂始終沒有離開……

1939 年,已經在國際間闖出名號的英國大導演希區考克 (Alfred Hitchcock),來到好萊塢發展,這裡有許多新鮮事,有嚴格規制電影內容必須純潔無暇的海斯法典 (Hays-Code)、有霸道專制的好萊塢電影公司監製,這些都讓他的 1940 年好萊塢處女作《蝴蝶夢》(Rebecca) 眼見會是一場災難——結果《蝴蝶夢》獲得兩項奧斯卡大獎,包括年度最佳電影。現在,80 年後,有人膽敢挑戰這部希老奪奧的經典名作,網飛推出了新版電影《蝴蝶夢》,這是符合新時代思維的改編呢?還是向希區考克版本的忠實致敬呢?我們要從頭到尾剖析這兩部電影。

Netflix《蝴蝶夢》片場側拍。

新版《蝴蝶夢》

網飛很早就宣稱,新版《蝴蝶夢》不是改編自舊版,而是改編自舊版改編的小說:小說家達夫妮杜穆里埃 (Daphne du Maurier) 創作的《蝴蝶夢》。這種作法不錯,因為畢竟希區考克如同後來的庫柏力克一般,無情地大筆修改整本小說,這甚至引起本片傳奇監製大衛賽茲尼克 (David O. Selznick) 的憤怒——賽茲尼克堅持要照本宣科翻拍小說。如果新版決定逐本溯源,那剛好可以避免與舊版重複,可以詮釋舊版放棄或修改過的小說細節。不過,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希區考克(右)與大衛賽茲尼克。

希區考克(右)與大衛賽茲尼克互相角力

 

《蝴蝶夢》新版 VS 舊版差異

新舊版開頭都是夢回曾經美麗的曼陀麗莊園——值得一提的是,舊版開頭就證明了自己得到奧斯卡最佳攝影的本事。攝影鏡頭有如穿越空氣一般,直接穿過緊閉的莊園鐵門。不過在這段開場夢境之後,新舊版有了極大的落差:

舊版《蝴蝶夢》:曾經美麗但已荒蕪的曼陀麗莊園大門。

舊版《蝴蝶夢》:曾經美麗但已荒蕪的曼陀麗莊園大門。

舊版可以看到一個懸崖上的男人,他似乎就要走下懸崖,一個女人著急地尖叫喚醒了他,但他非常憤怒地責怪這位不速之客,他這樣說了:

「妳散步歸散步,不要亂尖叫!」

完全無視這個為他擔心的女子一片善意。這段小小開頭盡顯無遺希區考克的功力,他輕鬆地定調了《蝴蝶夢》男女主角全片的相對地位:女主角善良、為人著想、她摸不清他的想法、卻仍然想要拯救他;男主角霸道、無視他人(甚至無視女主角)、他明明知道她的心情、卻有更重要的心事佔據他的心頭。

舊版《蝴蝶夢》:一個要跳崖的男人快速勾起觀眾的懸念。

舊版《蝴蝶夢》:一個要跳崖的男人快速勾起觀眾的懸念。

他們在這懸崖偶遇,沒有留下彼此身份就分開,很快地他們又在蒙地卡羅的豪華酒店相遇:女主角是一名「伴遊」(Companion),服侍著驕傲又虛榮的貴婦范霍珀夫人 (Mrs. Van Hopper);男主角是富有的英國貴族邁克西姆德溫特先生 (Maxim De Winter)。希區考克在他最超現實的電影裡,也講究真實世界的邏輯性,在酒店戲之前的懸崖片段,已經快速交待了男尊女卑的相對地位,在接下來的這場戲,希區考克只要順著邏輯……繼續穩固這種不平等的關係即可。我們還不知道名字的女主角繼續被范霍珀夫人霸凌、被德溫特先生看不起。而德溫特,繼續無禮地鄙視另外兩位女性角色。

希區考克《蝴蝶夢》裡,勞倫斯奧立佛飾演的德溫特極其無禮。

勞倫斯奧立佛飾演的德溫特極其無禮。

而新版電影從這裡開始——它沒有舊版的懸崖戲墊底,它直接展示莉莉詹姆斯 (Lily James) 悲情的伴遊生涯,導演班懷特利 (Ben Wheatley) 從來不會放棄任何一個虐待主角的機會,新版看來比舊版更快進入劇情,雖然少了一些鋪陳,但相對地這些霸凌也更令人難以忍受,至少舊版范霍珀夫人諷刺女主角還會假高尚,新版的范霍珀夫人直接就叫她「蠢女孩」。所以,面對這麼直接的貶低,新版的詹姆斯直接擺出了厭世臭臉,很明顯地,與舊版飾演女主角的瓊芳登 (Joan Fontaine),無論如何總是溫柔婉約的小媳婦氣質截然不同。

Netflix《蝴蝶夢》莉莉詹姆斯。

新版《蝴蝶夢》的德溫特夫人。

但這種差別還算小事,我們新版不可一世的德溫特先生出場了——艾米漢默 (Armie Hammer) 甚至還說了一個冷笑話,與舊版演技天王勞倫斯奧立佛 (Laurence Olivier) 的霸道貴族完全不同。班懷特利的新版,拿掉了幾乎所有德溫特先生一見令人厭惡的特質,拿掉了冷言冷語、自認高貴、不給別人面子等等渣男天賦。而艾米漢默的版本老實說……只是看起來有點自閉而已。當苦情小媳婦詹姆斯,幫主人訂位與德溫特先生同桌的位子時,這位先生正站在她身後,偷偷地跟她說,

「我聽說德溫特做人很乏味。」

Netflix《蝴蝶夢》中,艾米漢默飾演的德溫特先生。

新版《蝴蝶夢》:德溫特先生。

這根本是好萊塢戀愛喜劇的節奏,徹底沖刷了舊版開場令人不快的氣氛。問題是,這其實也暗示了某種悲慘的結局:希區考克如此講究邏輯,他如果在開場把男主角醜化成為一位霸氣渣男,那一定有他的道理。而在新版裡,我們很難一開始就無來由地討厭德溫特先生,他沒做錯什麼,他甚至很快就站在了女主角這一邊,還很客氣地撩了一下妹。

Netflix《蝴蝶夢》艾米漢默、莉莉詹姆斯。

新版《蝴蝶夢》:德溫特夫婦。

簡單地說,雖然舊版也沒有花多久時間鋪陳男女主角的性格、以及他們成婚的經過,但新版一切都加快了。莉莉詹姆斯似乎一秒就愛上了德溫特先生,而且新版的德溫特先生真的溫柔又體貼,講話也不像舊版那麼刺人、無禮、而且明擺著讓人難堪。舊版的德溫特先生與其說是無禮,不如說是因為憤怒與痛苦而無暇顧及他人感受;但是新版溫柔的德溫特先生,看起來沒有那麼大的憂苦(等等我們就知道他為何憂苦了),只是有時會突然失神。

Netflix《蝴蝶夢》艾米漢默、莉莉詹姆斯。

新版《蝴蝶夢》。

但是如同我們上述提到的,1940 年希區考克的版本,仍然在海斯法典的限制之下:不能有任何裸露、情色、暴力鏡頭、不能接吻太久、不能邪不勝正。這讓舊版男女主角之間,完全沒有任何性接觸的狀況下就決定私訂終生——儘管希區考克藉由范霍珀夫人之口婉轉地質問:

「妳們應該沒有做任何不該做的事吧?」

這種問法,往後成了影史用來質疑婚前性行為的經典句型,而希區考克不但繞過了規範的審查,還同時暗暗提醒觀眾在心中著思……什麼是「不該做的事」?該不會是那個……

希區考克《蝴蝶夢》電影劇照。

舊版:范霍珀夫人(左)不斷欺凌女主角。

2020 年的新版,不需要面對海斯法典了,而這部網飛電影,更無須擔憂 R 級分級會帶來什麼麻煩。它增加了一段德溫特先生用望遠鏡遠眺海面的片段……然後他看見了遠方船上有人在甲板溫存。不明狀況的女主角也吵著要看——這同時也是與舊版百依百順的女主角不同的一點,她說了「你不能決定我要不要看」。而搶過望遠鏡的莉莉詹姆斯,馬上就看到了令人臉紅心跳的一幕。而且稍後,他們馬上就到海裡泡水約會了……艾米漢默還給穿著比基尼的詹姆斯一個公主抱……再來就是我們熟悉的好萊塢床戲了。

Netflix《蝴蝶夢》莉莉詹姆斯、艾米漢默。

新版《蝴蝶夢》。

床戲其實不會不合理,畢竟,要說舊版裡柏拉圖式的單戀(還不是愛情),就會讓人甘心成為一位新娘,現代觀眾可能不會接受。新版做了許多合理化的設計,床戲只是其中之一,包括了范霍珀夫人並非對她的「婢女」與德溫特的地下戀情一無所知等等;包括了德溫特已逝妻子蕾蓓卡的「種種行徑」等等,新版電影都有更多片段與台詞(與香豔鏡頭)將故事進行合理化的補完。只是反過來,這種合理化卻讓新版,似乎只是在將舊版回溫復熱一遍,然後補些新花樣而已。

Netflix《蝴蝶夢》莉莉詹姆斯、艾米漢默。

新版《蝴蝶夢》。

班懷特利的新版理應走上「正宗《蝴蝶夢》小說改編」的路線,盡量避免與影史經典的舊版,做 apple to apple 的比較。新版或是可以劍走偏鋒、或是可以變動顛覆。但是很不幸地,新版沒有提供足夠令人耳目一新的新花招,這會導致一個十分尷尬的狀況:如果你看過至今仍然不顯過氣的舊版,那你在看新版時,只會不自覺地不停與舊版比較異同之處。更為尷尬的是,你在參觀新版曼陀麗莊園豪華的內裝時,還會看到《天才少女福爾摩斯》(Enola Holmes) 擺放盔甲的走廊、或是《王冠》(The Crown) 裡女王的辦公室——新版《蝴蝶夢》似乎擺脫不了許多過去的影子。

而新版至少在最後結局與舊版做出了巨大的分歧。

 

【以下有新舊版《蝴蝶夢》結局劇情描述,不想被爆雷的朋友請注意】

希區考克《蝴蝶夢》電影劇照。

舊版《蝴蝶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