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艾倫索金「們」共同編織的華麗表演

橘貓

做為一名技巧純熟的編劇與準備萬全的電影導演,艾倫索金的工法向來細緻,有時可能太細緻了。

就像一個廚師瞭解他在經手的食材,索金瞭解他的劇本,他是影視圈公認的劇作大師,他擅長寫作密集而流暢的對話去展現角色性格,而不只將故事交給導演的視覺敘事。不管是《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2010)或《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2015),索金與大衛芬奇、丹尼鮑伊等等一流風格化的導演合作,但他總能為自己的劇本留下個性化的印象:一個聰明的、理智的天才嘗試與世界博弈。你可以從角色的唇槍舌劍中,看見劇本尚未被唸出來的字裡行間,如果靜下來,或許還能聽到索金本人的聲音。

《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2010)

身為好萊塢最為標誌性的自由派支持者之一,《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 之於索金無疑是最合適的題材。故事背景發生在1968 年於美國芝加哥舉辦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七個反越戰的運動領袖被檢方起訴共謀煽動暴動。在這個故事裡,七個立場各異的政治菁英、一名被牽連的黑豹黨成員,還有與一位全力協助他們的人權律師,組成一個精實的聯盟,對抗一個進步、務實,但迫於政治背景必須對他們展開訴訟的王牌檢察官。《芝加哥七人案》是一個纏繞在少數人身上的故事,談論著小房間裡的菁英辯論如何影響往後五十年的時代精神。索金喜歡聰明的少數,有時候還要帶著一點失敗色彩,像是他在《新聞急先鋒》(The Newsroom) 裡做過的那樣。

《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

《芝加哥七人案》的劇本在 2007 年進入開發階段,當時與索金洽談合作的對象是夢工廠與史蒂芬史匹柏。十多年後的今天,索金已經成為一個具說服力的電影導演,他首部自編自導作品《決勝女王》(Molly’s Game,2017) 獲得評論盛讚,由他親自執導《芝加哥七人案》看來也是必然的選擇。關乎政治審判的電影自帶激情的理想主義元素,在索金本人持之以恆地號召宣示的美國大選之前,本片的價值宣示更帶有一些走出銀幕/螢幕外的行動色彩。

《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

索金的編劇魔法在於他的對白節奏流暢、情節鮮明,對話具說服力又不失幽默,這或許是為什麼《新聞急先鋒》給人的感覺始終像是七八個艾倫索金的分身在小房間裡來回走動互相交談,當故事元素像是發生在一個封閉的空間時,觀眾幾乎會感覺自己闖進索金的腦內世界,為了確保智性的整齊,他故事中的角色形象有時是菁英而單調的,但索金擅長運用細節描繪與形象反轉去拯救這些角色的完整性。同時,也只有在出色演員的輔助下,索金的故事韻味與娛樂性才會被完整體現。

《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

薩夏拜倫柯恩與艾迪瑞德曼以政治菁英與嬉皮士的對立身分在房間中針鋒相對,無疑是電影中最精彩的昇華時刻,它昇華了《芝加哥七人案》的背景,在一個多元立場匯聚的時代浪尖,這些睿智並且看破時局的領袖要如何求同存異。索金為這個時刻做出完整的鋪墊,包括看似放蕩不羈的 Abbie Hoffman 與擅長體制內作為的 Tom Hayden 如何在這一刻轉變激情與理智的形象,還有他們在極端衝突下的互相理解。這種片段的趣味也出現在喬瑟夫高登李維飾演的檢察官 Schultz 與 Abbie 在街頭的巧遇,還有驚喜登場的米高基頓──飾演前司法部長 Ramsey Clark,他們的簡要表態滋長《芝加哥七人案》那句「全世界都在看」的星火燎原視野,奮鬥在互相感染。

《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

事實上,我對《芝加哥七人案》依然有些怨言。索金對於處理平庸或是迂腐的保守派立場似乎只能呈現他們廣為人知的那一面,年邁的法蘭克蘭吉拉儘管是個出色的演員,但他詮釋的法官 Hoffman 依然相當無趣,我無法確定更大的責任在他身上或是應該怪罪擔任編導的索金。儘管我們從來不能排除原型人物便是如此無趣的可能性,但它仍然在某些時刻讓這個故事運作失能。電影的最後一場戲也來到近似《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List,1993) 的結局處理方式:道德勇氣的感召與視覺上的數量增幅,藉此喚起理想的情緒波動。《芝加哥七人案》或多或少有些類似的問題,我們看到一場完整的執行,但這裡似乎遺漏了一些超出我們原有期待的驚喜,當然,這不改變所有結論,它是部好電影、娛樂性十足、演員表演出色,同時,它也可能對這個時代意義深遠,且再次標誌出索金本人的明確意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