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7】視覺風格強烈、深諳音樂律動,這是我們要搶金馬影展亞倫帕克焦點導演電影票的原因

2020,惡靈惡靈,今年影壇失去了許多狠角色,雖然哀傷,但同時對影展來說,可以選擇致敬的對象也變多了。今年金馬影展選擇致敬英國大師級導演亞倫帕克 (Alan Parker),可以說是非常高明的選擇。今年金馬選擇放映帕克導演的七部早期電影,讓我們來看看,為什麼現在我們需要致敬這位類型多變的電影大師?

當年火紅的《鳥人》海報。

當年火紅的《鳥人》海報。

曾經在數十年前,台灣曾經非常熟悉亞倫帕克。當年在許多台北街頭的海報專賣店,都看得到那張仰望窗光的海報——那來自他執導的電影《鳥人》 (Birdy)。現在再看看亞倫帕克,可以說他就是 80 年代的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或應該反過來說比較不失禮),他的作品影像震撼、美學獨特、然後戲肉精彩——不過他沒有芬奇那麼荒涼,在最冷的電影裡也有一點點溫暖。在他最黑暗的電影裡,即便沒有任何救贖,那種主角往地獄深處直直墮落的風景,都充滿著濃厚的血腥味。

亞倫派克《天使心》。

《天使心》

天使心》(Angel Heart) 的結尾其實只有一點點血腥,但是在米基洛克 (Mickey Rourke) 無助的吼叫聲中,電影先前許多令人不安的畫面一一出現,凝結成無以名狀的噁心感。亞倫帕克的視覺魔力在《天使心》裡臻至成熟,在構圖、光影與色彩的運用上,都在製造強大的壓迫感、神秘感、與詭異的美感。這不是會出現披著床單的廉價鬼魅的恐怖電影,當然它有點靈異成份,但是最可怕的,仍然是人類帥氣臉孔下的「天使心」,天使的心為什麼會黑暗呢?那都怪慾望實在太迷人。

《天使心》米基洛克、勞勃狄尼洛。

《天使心》

《天使心》可以算是史上最恐怖的電影之一,忘記那些中國內容農場編造的「十大禁片」云云,真正嚇人的恐怖片都一定有極高的文學性,畢竟洞悉人心的文學電影,才能直指人性的曖昧難辨之處。所以《鬼店》很恐怖、《兇榜》很恐怖、而《天使心》當然也很恐怖。我不知道這部 33 年前的電影謎底,是不是早就被爆雷四方老嫗皆知,但是無論你知不知道最後主角是如何找到失蹤的強尼,這部電影都能帶給你極大的心理壓力——甚至即便你知道謎底、或看了很多遍,這部電影一樣都會讓人難受。

《天使心》米基洛克。

《天使心》

當然,如果你先知道勞勃狄尼洛 (Robert De Niro) 與米基洛克幕後冷面不合的真相,那你在看這部電影時一定會樂趣倍增——看看他們在哪一幕露出了對彼此的不滿?

這次影展選的七片是較為早期的電影,我覺得藝術性(《鳥人》與《午夜快車》)、話題性(像《牆》)、娛樂性(《名揚四海》《天使心》)都顧到了,沒有選進 1999 年《天使的孩子》實在是有點可惜,但這部電影當年 DVD 在台灣後來也是隨處花車可見,應該很多人看過了——我剛說的一點點溫暖最好證明就是這部電影,低階愛爾蘭天主教家庭,又貧、又髒、又苦、又孩子多(天主教不准避孕),但他們都用力笑得很開心,笑給自己看。帕克跟小津一樣趴在地上拍,他不是真的趴,他是心裡趴著,不以高高救世主角度拍這些底層。

亞倫帕克《天使的孩子》電影劇照。

《天使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