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名導賈樟柯退出一手催生的「平遙影展」,中國影展未來誰能保有獨立精神?

地下電影

2020 年 10 月 18 日,中國名導賈樟柯在一手催生的平遙國際電影展第四屆落幕後,向媒體宣佈自己的團隊將不再參與舉辦明年的平遙影展,團隊退出之後,影展將交給平遙政府舉辦,此聲明一出,引起電影界的軒然大波。

要說中國第六代導演的代表性人物,出生於山西汾陽的賈樟柯肯定榜上有名。其實台灣片商恰好在 10 月 23 日,本週五將舉辦賈樟柯的系列回顧影展,名為《寧靜的長河:2020 賈樟柯原鄉影展》。片單從 1997 年交出首部劇情長片《小武》一直到 2020 年於柏林亮相的紀錄片《一直游到海水變藍》,賈樟柯橫跨 24 年的重要作品,在此一影展中都能窺見。除了前述的兩部電影,還包含榮獲坎城影展最佳劇本獎《天注定》、金馬獎七項大獎提名,最後榮獲最佳原著劇本、觀眾票選獎的《山河故人》和再度入選坎城影展的《江湖兒女》,共五部片,將在台北、台中、高雄聯合展映。

《天注定》劇照。

《天注定》。

至於平遙影展,則是賈樟柯在 2017 年創辦,並由熱愛中國電影,一手將中國電影引進至歐洲各大影展的重要人物馬可穆勒 (Marco Müller) 擔任藝術總監,英文名為「Pingyao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則是向台灣名導李安的作品《臥虎藏龍》致敬,影展也有分為「臥虎」和「藏龍」兩大單元,臥虎單元是選映國際新導演的作品,旨在挖掘國際新導演的處女作或第二部電影。除此之外,也以義大利名導羅貝托羅塞里尼 (Roberto Rossellini) 和中國名導費穆為名,分別設有榮譽獎項,選出最佳影片和導演等獎項。

以「羅貝托羅塞里尼榮譽」來說,在此單元獲得最佳影片的作品,將獲得 2 萬美金,其中 1 萬提供給導演用於下一部作品的發展,1 萬提供給該片的中方發行公司。獲得最佳導演將有獎金 1 萬美金,並用於導演的下一部作品發展;而「費穆榮譽」的最佳影片則有 12 萬人民幣,其中 6 萬提供給導演用於下一部作品的發展,6 萬提供給該片的中方發行公司,最佳導演則有 6 萬人民幣,也是用於下一部作品的資金。從此來看,平遙影展的定位明確,積極拔擢電影新銳,提供獨立作品能被看見的機會。

《江湖兒女》劇照。

《江湖兒女》。

而平遙影展官網上的介紹是這麼寫的:

「以嚴謹、負責的態度創建一種來自平遙國際電影展的精神,立足於成為一個大格局、小身段的『精品電影展』,樹立起一個專屬於平遙國際電影展、影響力輻射全球的電影評價體系。同時,平遙國際電影展以表揚過往的電影成就及推廣青年導演新創作品為目標,著力推動電影文化,助推青年導演成長,致力於為中國觀眾提供欣賞全球優秀電影作品的機會,推動本地藝術文化的發展。」

創辦之初,賈樟柯說:

「我從 27 歲拍出第一部電影開始,就過著雙重生活。我的每一部電影都根扎中國、山西,我一直在講述山西的故事;另一方面,我又帶著這些作品,往返於世界影展,在漂泊的過程中,我常常想什麼時候能在自己的國家、故鄉有一個影展,讓人們看看我們的文化、作品,為世界電影帶去我們的評價、我們的觀點?透過平遙影展這個願望達成了。」

賈樟柯。

賈樟柯。

平遙影展成立不過四年,在此受到肯定的新銳導演、演員,相信台灣觀眾應該也已經不陌生,包含今年以《游牧人生》驚豔西方影壇的華裔女導演趙婷,就曾以《重生騎士》(The Rider) 獲得第一屆「羅貝托羅塞里尼榮譽」的最佳導演,而在第 54 屆金馬獎以《嘉年華》拿下最佳導演的文晏,則獲得第一屆「費穆榮譽」的最佳影片。其餘像是新加坡楊修華的《幻土》、陳哲藝的《熱帶雨》都曾在此影展發光,前者拿到「羅貝托羅塞里尼榮譽」的評審團榮譽獎,後者則拿下費穆榮譽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員和迷影選擇榮譽三項大獎。

不同於上海電影節、北京電影節等大型影展官方意味濃厚且展映作品較多的特性,平遙影展從創辦宗旨、選片到給獎肯定的方向等等,都具有所謂的「獨立性」,在賈樟柯的主導之下,平遙或許成了中國獨立電影的溫床,某些沒獲得龍標(中國電影上映許可證)或是話題電影,都可在此看見其生命力,在世界上也迅速培養能見度,正當前景一片看好時,賈樟柯團隊便退出。

《游牧人生》劇照。

《游牧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