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看】日綜《戀愛心機又怎樣》:他們不是教妳怎麼談戀愛,他們是教妳怎麼 fall in love

去年九月開始不定期播映的日本綜藝節目《戀愛心機又怎樣》(あざとくて何が悪いの?),三次播出都引起熱烈討論,終於在今年十月正式常規化,並且在台灣 OTT 串流及電視頻道同步播映。

《戀愛心機又怎樣》的節目流程說起來很簡單:請來當紅偶像來表演各種觀眾投稿的「男女心機故事」,演成小短劇,再由三位主持人來評斷「這很心機!」,並解析這樣的心機底下的做法及魅力。不過,日綜何其多,貌似只是「痛快 TV」短劇型的《戀愛心機又怎樣》,又如何突破重圍成為現在討論熱度極高的綜藝節目?

 

男女心機搞什麼把戲?日綜《戀愛心機又怎樣》演給妳看!

異性交往之間總像一場諜對諜,你來我往,而日本聯誼風氣之盛,為吸引自己喜歡的對方,則是會在各種小細節上花心思,如何花心思,花什麼樣的心思,這就是《戀愛心機又怎樣》節目內容。

如何挑選襯出自己身材的服裝及可愛的髮型及妝容,吃飯時故意撩開朝向對方的頭髮顯出自己的耳朵及頸部,聽著對方說話時的小姿勢及表情,有意無意的肢體接觸,被人問到喜歡的男演員時,不會說現在當紅的山崎賢人或是真劍佑,而是風格較平宜、「跟他交往感覺會很開心啊」的室剛──讓對方覺得

「我好像也可以哦。」

日綜《戀愛心機又怎樣》柏木由紀。

而這些心機短劇會請來現在當紅的女星來演繹。比方說,咱們日本偶像界的大物天氣姐姐也來過。

不只探討聯誼過程,還有職場上的同事應對,甚至在尚未常規化時的第二期及第三期,也請來擅長「男性小心機」的千葉雄大,來講講男性是如何透過心機的細節,得到女方的注意力。《戀愛心機又怎樣》就是透過這些小短劇,以及三位主持人充滿自己獨到見解,一來一往的分析,得到注目。

 

別錯過山里亮太、田中美奈實、弘中綾香三位主持人之間的火花

《戀愛心機又怎樣》的三位主持人,都是現在日本演藝圈當紅的 MC:有我們偉大的男性代表,從去年結婚後頭銜就多了「蒼井優的老公」山里亮太,以及兩位國民好感度極高、但風格完全不一樣主播,田中美奈實及弘中綾香。

日綜《戀愛心機又怎樣》三位主持人:山里亮太、田中美奈實及弘中綾香。

主持人大合照,大概就是這種風格:旁邊的兩位主播擺出「心機」表情,站在中間的小山露出無奈表情。

身為現在日本演藝圈中生代當紅主持人,山里亮太的主持功力及控場的方式之優秀,若單單只是讓他像《雙層公寓》那樣看完 VCR 之後點評吐嘈,那麼《戀愛心機又怎樣》就不會這麼有趣了,因為山里亮太的綜藝人設,本身就對於這種「女人的心機」非常敏感,不單單在自己與小靜「南海甜心」的漫才表演裡演活了這樣的角色,在其他綜藝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天之聲」表演,也時常表現出,有時很厭惡但有時也很豬哥這些心機女性的針鋒相對──由反應一流的山里亮太,在節目裡做為男性代表,確實是個很好的選擇。

日綜熟面孔山里亮太與演員妻子蒼井優。

不過我覺得不戴工作用的紅色小眼鏡,其實還滿不錯的啊。

但若只有小山也是無米之炊,因為《戀愛心機又怎樣》的重點之重,在於兩位女主播:以「小惡魔形象」名滿日本演藝圈,連續三年「女性觀眾最討厭的女主播」榜首,但這幾年成功轉型,一舉翻轉形象,去年推出首本性感寫真集銷量打破紀錄的田中美奈實;剛進朝日電視台就當上知名音樂節目 MS 的副主持位置,近年來人氣大漲,可愛但有時毒舌也腹黑的弘中綾香。

田中美奈實。

去年十二月田中美奈實推出首本寫真集,創下各種銷售紀錄,至今累積超越五十萬本。

光光只講她們兩位的演藝經歷,講不出她們的個人魅力,所以應該要這麼說:前者是當年以「假掰」、「裝可愛」的著名小惡魔,在離開原本專屬的電視台成為自由主播,在各種領域展現個人魅力的三十歲姐姐;另一位則是不太像端莊主播,更像是能在螢幕前自在做自己的二十歲可愛童顏主播。

日綜《戀愛心機又如何》兩位女主持人田中美奈實與弘中綾香。

兩位現今形象極好的女主播,但一位是擅耍女性心機的過來人,所以一針見血,另一位則是看不慣各種女性心機的直白女性,所以毒舌犀利,再加上山里亮太男性視角的精準吐嘈,讓《戀愛心機又怎樣》的短劇更顯有趣。

日綜《戀愛心機又怎樣》田中美奈實(左)與弘中綾香(右)。

太懂的姐姐與很懂但比較喜歡找碴的妹妹。

 

但所謂的「心機」,不應該只是一場表演

《戀愛心機又怎樣》最核心的重點──這些「心機」究竟是不是一種讓對方放下戒心的表演?一時半刻的「心機」,是以各種套路吸引異性的手段,那真的能獲得真愛嗎?因為在戀愛面前,「如何真誠」是非常重要的課題,這意味著妳在得到他的注意力,吸引他之後,不再「心機」之後,若在他面前曝露出自己的「真實」,那麼這段戀情究竟會不會幸福?

日綜《戀愛心機又怎樣》田中美奈實。

切記,「心機只是臨時抱佛腳」。

「心機無法弄假成真,但它可以讓兩個人走得更近。」

《戀愛心機又怎樣》這節目很有意思的傳遞出這樣的概念。不單單只是讓觀眾學到這些「心機」細節,而是讓這些心機成為一種應對上的禮儀,一種高情商的表現,它是工具,也是技巧──一切端看使用者的心態,而心機過後的維持及經營,才是戀情的重點。這才是《戀愛心機又怎樣》,透過一場場短劇表演,要傳遞出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