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傳》:在過去和現實中汲取靈感的奇幻故事

臺灣歐妮

傳說中,修煉千年的狐狸才能有九條尾巴,而且千年才能化做人形,說起九尾狐,不論是電視還是電影,都是很喜歡加入的題材,是配角也好是主角也罷,都能增添不少的神秘性或趣味性。

在韓劇中也是,從《九尾狐姐姐傳》到《我的女友是九尾狐》一直都是女性為主的九尾狐形象,這次的九尾狐傳首次跳脫女性設定,讓李棟旭出演第一位的男性九尾狐,雖然在男女主角前世今生尋愛的設定聽來有些老梗,但在原本單純的愛情劇,加入九尾狐的設定後,不只是收妖或是劇情走向,再結合古老的民間傳說,下雨代表狐狸出嫁的日子、吃鐵的不可殺伊…等,才四集已被驚嚇了無數次,差點以為是夏日納涼系列,可現在已是秋天,但說是恐怖題材,混合著愛情的驚悚片可能更加適合。

李棟旭《九尾狐傳》劇照

因為愛上人類亞音,甘願觸法被剝奪神的資格,被降到人間當個公務員,一待就是600年,只為換得愛人的轉世,也藉以尋找初戀再次相遇;純情浪漫主義者,吃著美食,最愛是薄荷巧克力口味的冰,有著華麗的屋子,受到懲罰後做的事就是做著陰陽間收"人"的工作,突然想起了鬼怪裡的阿使,這次角色卻換成了九尾狐,也終於明白,李棟旭原來最擅長演非人類的角色(超誤)。

九尾狐為愛凍結三途川,亞音是否還是他原來的樣子呢?連世上的事都能看的一清二楚的奪衣婆都不給李硯正面的回答,是真的不知道還是不能說?這次,遇到很像她的智雅,但是因為有過太多次的失望,久到他已經不相信亞音是否真的轉世,起初李硯也無法在智雅身上找到當時為了再次確定亞音身份的狐狸珠,以為這次要失望了,沒想到這條線給的如此快速,在最新一集算是給了確定的答案。

趙寶兒《九尾狐傳》劇照

趙寶兒這次在戲中轉換成較強悍的形象,角色上終於有明顯的變化,或許是集數不多,兩人前世的愛情中舖成也不長,進展的快速,卻顯得和李棟旭的CP感還稍嫌不足,反倒智雅父母的存在先成了戲的第一個疑點。

李棟旭、趙寶兒《九尾狐傳》

小時候在通往狐狸山的公路上遭到惡魔狐狸的襲擊而消失,令人懷疑智雅父母是否真的是真人,據李硯說,三途川陰間道地帳簿上還沒有他們的名字,就說明他們還活在某處,智雅的父母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才讓這種情況發生呢?奪衣婆也好像知道些什麼,目前尚未透露任何內容。

不過一開始智雅在知道李硯是九尾狐時,卻完全不懼怕,似乎有點唐突,是因為小時候經歷的事情?雖然現在是都巿傳說裡的PD,但這理由還是有點勉強,尤其是從頂樓往下跳的行為,不免想著,她是瘋了嗎?如果賭錯了人,這行為就是自殺了,只能說她好運,算來也是個狠角色。

李棟旭、趙寶兒《九尾狐傳》劇照

在尋找智雅父母痕跡的過程中,兩人進入了可疑的島嶼,島上的事件還在慢慢的解密中,因父母起的開端仍是個迷,從劇中故事看來,島上的氛圍是在1950年後變得異常,村民的集體消失和智雅的父母會有什麼關聯?

或許也可以先推測智雅的父母可能是惡人界的中樞,尤其編劇是《小神的孩子們》的韓佑麗作家,寫起這類的劇情,應該可以很精彩,不過其實比起惡鬼更可怕的是人? 即使智雅的父母是人,應該也隱藏着某種祕密,除此之外,智雅體內似乎也有著不尋常的存在,那個掐著李硯脖子說三途川就該結束的人到底是誰?是亞音本人的話,為何會說這些話?

李棟旭、金汎《九尾狐傳》劇照

在智雅父母的情況還未明朗之前,惡人角色落在李硯那個不懂事的弟弟李朗身上,他是人類與九尾狐結合半人半狐的角色,從原本很崇拜哥哥,因為李硯愛上了人類,因為認為李硯只顧著他的愛情,對弟弟下手,所以開始不斷的在人間惹事生非,但由於家庭糾紛引起的李朗莽撞的行為,似乎也成了人類界的一大問題,不過,也是在李硯收拾弟弟的殘局過程中,才有機會再次與智雅相遇,也是無意間為哥哥做了件好事。

李棟旭《九尾狐傳》最新劇照

《九尾狐傳》目前還無法明確猜測接下來可能的進展, 似乎還要再觀查個幾集,但四集的量就藏著不少的謎,也希望編劇不要把餅畫的太大,收尾能完全才能讓戲真正有好的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