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汀塔倫提諾評王羽 :《王羽:超級巨星!大師導演!》(下)

但我們先前提到的那些導演,沒有人像王羽那樣對於視覺效果有更多的使命感──身為演員的王羽確實是一位中國英雄,但身為導演,他的啟蒙卻是來自於日本。

複習上集 >> 昆汀塔倫提諾評王羽 :《王羽:超級巨星!大師導演!》(上)

 

王羽:亞洲的史提夫麥昆

《龍虎鬥》裡,主角在下雪紛紛的場景裡對決兩位日本武士;在《黑白道》裡,一場惡夜高潮戰從晚上打到白天,在你死我活的激戰中,角色們在護城河裡溼身搏鬥;在《戰神灘》裡,一場火炬下的連番戰鬥發生在海灘上。如同克林伊斯威特 (Clinton Eastwood, Jr.),王羽很清楚他的電影比其他人拍得都好,他也了解,他的銀幕形象比其他人更好。現在他以台灣為家了,整個 70 年代,王羽主演了一系列血腥又割肉斷骨爆腦的動作電影,像是《霸王拳》、《俠義雙雄》、《一夫當關》、《四大天王》──這部電影就像王羽版的《鐵金剛龍虎鬥》(Three the Hard Way)。

其中最瘋狂的無非於《英雄本色》,這部電影在美國發行時被譯為《功夫媽媽》,因為王羽的對手,是一個會隱形的胖胖老太太。別忘了還有神奇的《追命槍》,這部電影有兩個特點。第一,這部電影是史上最暴力的電影之一,《追命槍》有 90 分鐘長,而電影最後 1 小時,浴血的王羽單挑一整個軍隊,而他手上只有一挺長銀槍;第二個特點,是這部血浴暴力電影,是由高寶樹執導的,她是這個功夫電影類型裡唯一的女導演。

《追命槍》劇照。

《追命槍》。

當王羽轉換事業重心到嘉禾影業,他與羅維合作了兩部野蠻又令人不適的動作電影──羅維執導的《唐山大兄》與《精武門》將李小龍捧成巨星──這兩部羅維電影分別是《龍虎金剛》與《冷面虎》。

《冷面虎》原本應該是羅維執導的第三部李小龍電影,有人說,李小龍放棄了《冷面虎》轉而自己執導《猛龍過江》,但羅維有不同的說法,他表示是他放棄了李小龍,因為他更喜歡王羽。我很難相信如果李小龍真的想演這部電影,嘉禾敢硬起來跟他說不。不過無論如何,王羽總之是比較適合的選角,這次演出,改變了王羽曾經在邵氏時代呈現過的一些銀幕性格。

《冷面虎》劇照。

《冷面虎》:王羽又在虐待壞人。

總歸來說,在邵氏時代,王羽總是飾演較為誠懇的英雄角色,而邵氏老將羅烈總是飾演比較狂妄的角色。可是當王羽離開了邵氏,他演出的角色卻變成較為自大、愛說屁話、而且熱愛暴力的混蛋。就像在《冷面虎》裡,他為了報殺父之仇而臥底黑幫時,不只是偽裝成黑道而已,他還成為一個暴力虐待狂黑道。有些時候在某些電影裡,王羽表演的力道,讓你會開始憐憫那些壞蛋。而就在這個時候,王羽也開始被公眾稱為「亞洲的史提夫麥昆 (Steve McQueen)」。

《冷面虎》劇照。

《冷面虎》:王羽最後被砍傷腳,但他單腳還能飛踢,很有《獨臂刀》的風格。

 

昆汀談王羽《戰神灘》、《獨臂拳王》跟《獨臂拳王大破血滴子》

王羽其他三部武打經典,分別是《戰神灘》、《獨臂拳王》跟《獨臂拳王大破血滴子》。

(在英國最為人所知的)《戰神灘》是成本最高的王羽作品,也是視覺上最壯觀的一部電影。故事發生在一個平靜海邊中國小村李鎮,一組倭寇四人間諜小隊(註:其實不只四人)來到這小漁村,告訴鄉民十天後日軍即將來襲,他們要征服中國,日軍計畫一個一個併吞中國小村,以完成他們佔領中國的目標。

而他們期望佔領的這些村子成為資助侵略行動的後援。

《戰神灘》劇照。

《戰神灘》:王羽出場時非常討人厭,一直用筷子按摩臉部。

小漁村被下達最後通牒,他們在日軍前來的十天內必須準備,當軍隊來臨時必須繳交 2 萬兩白銀。如果鄉民不從,這裡的所有男女老少都會被殺。害怕的鄉民們既無法籌出這筆天價金額,也不能接受遭遇日軍來襲。但是,此時一名神秘遊俠(當然是王羽)現身,用他招牌的自大反日屁話反擊四人小隊(註:「你是什麼人?」「日本人的爺爺!」),然後當場宰了他們。這讓鄉民相信該給王羽一筆錢,讓他出外招兵買馬找尋對抗即將襲擊海灘的日軍,這不只是為了拯救村子,還是為了拯救中國。

《戰神灘》劇照。

《戰神灘》:王羽在片中的絕招──一隻刀變兩隻刀。

這部電影巧妙地組合了《七武士》與 300 位斯巴達壯士的故事(查克史奈德的《300 壯士》看來就像《戰神灘》的重製版)。電影層面上,這是王羽最受黑澤明啟發的電影,裡頭許多瘋狂反日的橋段帶來狂妄的娛樂效果。其中一位王羽找來最強悍的殺手這樣說:

「通常有人付錢我才會殺人,但說到要殺幾個日本鬼子,我可以免費。」

而另外一個角色說:

「要殺日本人?你怎麼不早說!」

《戰神灘》劇照。

《戰神灘》:「我就白幹一次吧」。

日本奸角們其實是由中國演員、還有來自香港、韓國與菲律賓的演員飾演。在《唐人鏢客》裡,王羽為了向滅村的日本人報仇,他甚至到了日本,把所有他看到的日本人殺光。在羅維導演的《精武門》裡的英雄時刻,是李小龍用赤手空拳擊敗整座日本道場、還有一堆日本軍人,以證明「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這種情節同樣發生在黃楓執導的《合氣道》與《跆拳震九州》裡,來自香港的小辣椒茅瑛與跆拳道大師李俊九 (Jhoon Rhee) 聯手擊敗日本人,或者還有一個例子:張徹的一部電影就名叫《忍術》(註:英文片名為 “Heroes defeating Japs”,另外昆汀搞錯了,這片並不是張徹執導,而是他的弟子郭追)。

《戰神灘》劇照。

《戰神灘》:我要日本鬼子血債血償!

王羽在《戰神灘》裡最浩大的戰鬥片段,發生在被火把點亮的海灘,安排在整部電影的後半段。這是 70 年代香港影壇武打電影類型裡最令人讚嘆的大規模戰鬥片段。這一段設下了極高的門檻,因為這是場該死的偉大打鬥戲。它能把奧森威爾斯 (Orson Wells) 過譽的《夜半鐘聲》(Chimes at Midnight) 法斯塔夫夜戰轟下銀幕。

這場中國流氓與全副武裝日本武士間的終局之戰,是如此的正點,而且花去了電影極長的篇幅,讓《戰神灘》看起來反而不太像一般的功夫電影,反而更像有如《七武士》、《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Braveheart) 或是《王者天下》這樣的歷史戰爭片。

《戰神灘》劇照。

《戰神灘》:最後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