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艾蜜莉在巴黎》:瘋狂亞洲富豪的刻板醜陋印象

《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 是 2020 年秋天在 Netflix 上線的十集三十分鐘美劇小品,由莉莉柯林斯 (Lily Collins) 主演,由長青都會美劇《慾望城市》(Sex in the City,1998-2004) 的主創達倫史塔 (Darren Star) 製作與編劇,並且由《慾望城市》的御用設計師派翠西亞菲爾德 (Patricia Field) 擔任《艾蜜莉》的服裝設計,讓《艾蜜莉》儼然是個 21 世紀的巴黎版《慾望城市》。

《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

不過,巴黎的艾蜜莉顯然與身在慾望紐約的凱莉(莎拉潔西卡帕克 (Sarah Jessica Parker) 飾演)不盡相同,因為艾蜜莉在眉宇與舉手投足之間,總帶著與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 1929-1993)幾分相仿的神情,讓艾蜜莉相較於《慾望城市》的凱莉又多了幾許純真與俏皮、正直與誠懇。雖然《艾蜜莉》與《慾望城市》同樣都在呈現都會的愛與慾,但是《艾蜜莉》更像是部致敬奧黛麗赫本的都會仕女圖,重現赫本在《第凡內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 1961)、《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 1953)、《甜姐兒》(Funny Face, 1957)等的時尚甜美身影。

《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

不過,顯然這位每天在巴黎表演時裝秀,同時渴望成為奢華品牌行銷的芝加哥女孩,並不受到法國人歡迎,因為她不僅不會說法文,還懷著「我可是帶著美國新觀念」的自信態度,想要前來改變古板的法國行銷團隊。

由這位美國甜姊兒所代表的美國價值觀看來,法國人除了男人帥之外,其他形象幾乎都是偏見式的樣板:不會說英文的胖老婦、喜歡養情婦與追求婚外情的法國男人、偏執的法國設計師等等。更糟糕的是,華人/中國/亞洲女孩更是被刻畫成典型的可笑暴發戶。

《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

不受法國人歡迎的艾蜜莉,總算交到一位好友——逃自中國的富家女孩陳敏迪(Mindy Chen, Ashley Park 飾演)。這位說著一口流利法文與英文的敏迪,是位能說中文的保母。保母這種工作應該是許多中國/華人女孩來到歐美最容易找到的打工/工作。

因為中文漸成優勢,沒有明確技能的女孩在歐美,就可以透過一邊照顧難纏的小孩,順便教教小孩說說中文,來為自己賺取生活費。這類搭配語言優勢的亞洲保母,大概就如同菲律賓的瑪利亞在台灣是種能夠順便教英語的多功能保母的概念。

《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

不過,敏迪又與東南亞的保母不一樣,畢竟敏迪抵達法國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躲避家大業大的培訓機會。敏迪其實是個任性的叛逆富家女,打著厭惡家人干預的藉口,卻以來自家庭的財富過著超越一般常人的華麗人生。

敏迪跟艾蜜莉一樣,隨時都是從頭頂到腳底的精心打扮,總是性感又嬌豔。一個照顧兩個屁孩的保母怎有如此財力可以支付日日時尚,原來,敏迪的底氣是來自上海拉鍊大王的父親。雖說敏迪宣稱她是靠自己的力量在巴黎生活,但是我們肯定也都聽過很多這類富家女的故事,她們帶著沒有底線的存款來到歐洲,一邊打工一邊生活,同時宣稱自給自足。

《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

敏迪這類美麗又有底氣的亞洲女孩,應該也是來自歐美對於華人/亞洲人的典型想像——花錢不手軟的富豪之女。

《艾蜜莉在巴黎》關於典型的亞洲女孩想像,特別展現在第八集〈家務事〉。

在第八集,當艾蜜莉跟著畫廊朋友回到酒莊的老家時,敏迪正好與來自上海的姊妹淘到夜店狂歡。夜店中的亞洲女孩,身著性感、家境富有、熱衷歐美自由、熱情西方男孩、開放大方又敢言敢秀,不只大聲喧嘩,還在興奮激昂時刻,拿著昂貴的香檳玩著象徵男性高潮的噴灑香檳雨。

《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

雖然在夜店中的香檳雨,給了艾蜜莉靈機一動的新點子,讓她能夠成功地提出行銷計畫給卡蜜兒(Camille, CamilleRazat  飾演)經營酒莊的母親;但是,將亞洲女孩刻畫成沉浸在香檳雨中的形象,肯定不是讚美,而是調侃——瘋狂開放的亞洲富豪。

不過,瘋狂亞洲富豪僅僅只是少數亞洲人的事實,現實中的亞洲女孩種類繁多,類似敏迪與敏迪姊妹淘的低胸短裙性感女性並非多數,能夠揮霍灑脫無視金錢存在的亞洲人更是極少。就像是 2018 年紅極一時的《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 所刻畫的亞洲人,不過只是金字塔尖端的少數,貧富差距的另一端才應該是大眾,甚至仍舊有些區域還有不少過得相當吃力困窘的亞洲人。而且,也不是所有亞洲女孩都會以性感與開放來面對歐美男性。

《艾蜜莉在巴黎》(Emily in Paris)

在《艾蜜莉在巴黎》,雖然艾蜜莉積極的工作態度讓人激賞、那些發酵自日常發現的行銷奇想總能讓人拍手叫好、她周遊於各類法國男人的曖昧關係同樣令人欣喜甜蜜。但是,就在我們認同艾蜜莉的同時,難道不會覺得敏迪的瘋狂開放的富女形象很詭異,而更讓人想起來會頭皮發麻的是,我們跟她還長得一個模樣呢(就外國臉盲者來看,我們應該都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