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角大失敗?當全世界的目珠都被蛤仔肉糊到(十):當蓋瑞歐德曼突然變成侏儒,所有人都憤怒了

所以看到《愛的迷你奇蹟》畫面裡的歐德曼,不是一種享受而是一種荒謬的折磨。他在劇中的角色,需要戴起又大又厚重的深度眼鏡,直接遮掩了他大部分臉龐;他不但要跪著演戲,而且還要根據角色不同片段裡的姿態,做出不同的肢體扭曲,像是如果羅菲坐在沙發上,歐德曼的下半身就得塞在沙發裡;如果羅菲必須邊走路邊揮舞雙臂,那歐德曼必須先把雙手手肘在背後綁在一起,讓兩隻前手臂看來短小,然後再跪著走路。

你可以看看《愛的迷你奇蹟》宛若全片濃縮版的預告:

凱特貝琴薩表示:

「看劇組在歐德曼全身上下佈置機關還蠻有趣的。」

,但是電影監製克里斯漢利 (Chris Hanley) 堅稱:

「(歐德曼)的戲份有很多侏儒替身代勞,這部電影使用了很多視覺特效。」

這個嘛,時光飛逝,我們現在能輕易辨別 2003 年哪部電影有沒有使用視覺特效,而看來,監製很不想讓大家再度批評這部已經被批慘的電影。

《愛的迷你奇蹟》劇照。

《愛的迷你奇蹟》:很難認出這就是歐德曼。

為什麼要選角四肢健全的歐德曼,來演一位侏儒?事實上,彼得汀克萊傑是一個更加完美的選擇:馬修麥康納與汀克萊傑都是 1969 年出生,而汀克萊傑還剛好比麥康納早了 4 個月出生,更別提他們都有尖削的下巴與高聳的眉骨。當然,平常我們不會說汀克萊傑與麥康納根本長得像兄弟,但至少汀克萊傑比歐德曼還更像麥康納一點——而且汀克萊傑是完美的侏儒!而不是一個假侏儒!汀克萊傑本人也覺得很無奈、詭異的無奈。

彼得汀克萊傑。

汀克萊傑後來飛黃騰達。

「當時是有一些批評,像是『為什麼讓歐德曼跪著演侏儒?這根本就像叫白人演黑人 (blackface) 一樣!』而我有我自己的政治正確標準,對這件事我只能說:『他可是蓋瑞歐德曼,他想幹嘛就能幹嘛。』」

汀克萊傑表示。

歐德曼在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對《愛的迷你奇蹟》發表過意見。但是這麼多年來,一直有傳言歐德曼本人與經紀團隊對這部電影超級憤怒。對此,編導馬修布萊特強調並非如此:

「我告訴你,蓋瑞歐德曼還塞了一筆錢給我,讓我能從墨西哥市飛到日舞影展去展示這部電影。」

不過,沒有人能證實他說的是真的。

《愛的迷你奇蹟》劇照。

《愛的迷你奇蹟》:有一些經典侏儒演員,像是在《雙峰》裡嚇死大家的麥克安德森(左)。

無論如何,這部電影都陷入了更大的災難:馬修布萊特在後期被趕出這部電影,被監製克里斯漢利拔除剪輯權。而監製高層自己將原本布萊特的 150 分鐘超長電影版本,修剪成僅有 90 分鐘的精簡版。布萊特堅稱,他沒有看過最後這個沒有經過他手的公映版本,他表示:

「我從來沒看過最後的《愛的迷你奇蹟》,我無法忍受觀賞這玩意,我知道它一定太恐怖了,我光是想到它就感到憤怒……我現在有了一部超爛的電影,然後四位主演的大明星都覺得很噁心,《愛的迷你奇蹟》還切斷了我所有的人脈。」

《愛的迷你奇蹟》劇照。

《愛的迷你奇蹟》。

從 2003 年之後,馬修布萊特再也沒有拍過另一部長片電影、沒有寫過任何一部劇本被拍成電影,他等於被逐出了好萊塢——不,他不是被逐出主流好萊塢,他原本就在獨立製片界討生活,而連獨立製片界也不要他了。

《愛的迷你奇蹟》爛到變成一個謎團:這部電影到底是誰搞爛的?是原本的編導馬修布萊特嗎?還是他其實拍了一部好電影,然後被監製刪掉了那精彩到令人泫然欲泣的 1 小時片段嗎?這也是個多年來無解的答案,也是個沒人想去追查的答案。反過來,海邊有逐臭之夫,仍然有許多個性影迷因為《愛的迷你奇蹟》的爛而忘不了它,它變成了一部意義上真的很邪的邪典電影 (cult film),據說,名導尼古拉斯溫丁黑芬 (Nicolas Winding Refn) 是《愛的迷你奇蹟》的忠實粉絲,不過,這絲毫無損於這部電影在影史上的超低地位。

《愛的迷你奇蹟》劇照。

《愛的迷你奇蹟》。

不過,即便我們看不到被刪除的一小時內容,選角蓋瑞歐德曼(外加歐德曼本人也同意演出),的的確確是這部電影變爛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明顯不合的編導與監製都異口同聲地表示,這部電影不是要歧視嘲笑侏儒,但他們在這齣戲裡有另一位優秀侏儒演員的情況下,使用明顯不是侏儒的演員來飾演侏儒,這種安排實在令人匪夷所思,而且令許多觀眾感到憤怒——難道他們覺得歐德曼的逆天演技可以比真侏儒演得更像?這種選角行徑無疑地實質是另一種層面的歧視。

所以,總而言之,這次選角大失敗,不是全世界的目珠都被蛤仔肉糊到,很明顯的,是蓋瑞歐德曼的目珠有了問題。

>> 看完整 「選角大失敗?當全世界的目珠都被蛤仔肉糊到  」專題文章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