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谷歌、FB 前工程師揭:毒品和軟體業有 1 個共通點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The Social Dilemma) 是部讓人看了會頭皮發麻的紀錄片,它道出了社群媒體的 10 點殘酷現實:

  1. 影響凡人生活的巨大體系必定有害。
  2. 在社交媒體的世界,文化的意義變成操弄;我們把欺瞞滲入所有行為的核心。
  3. 如果你沒花錢買商品,你就是商品。
  4. 我們都是商品,我們的注意力就是販售給廣告商的商品。
  5. 社交媒體不是等著你來用的工具;媒體都有目的,而且都有自成一格的機制以達成那個目的。
  6. 科技只要夠先進,就會跟魔術一模一樣。
  7. 社交媒體愈挖愈深,要深入孩子們的腦幹,要佔據孩子的自我價值與認知。
  8. 社交媒體就是毒品。
  9. 全世界只有兩種產業會把客戶稱為使用者,一個是毒品,一個是軟體。
  10. 這是新形態的市場,這個市場以前並不存在,這個市場只以人類期貨當成交易內容。

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我們都聽過「免費的最貴」,概念是「以為無須花錢,實則付出更多」,但我們多半是以玩笑的心態面對;從未真實理解在免費的系統下,到底必須付出哪些犧牲或受到什麼傷害。

因為無知,我們面對方便的免費軟體,毫無戒心,甚至盲目信賴。

但是,透過多位曾在 Google、Facebook、Twitter、Youtube、Instagram 的創辦者、領導者和工程師,《智能社會》鉅細靡遺分析使用免費軟體背後的隱憂與危機,也層層撥開免費軟體公司的陰謀與目的。

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想像一個畫面:在一個巨型的空箱裡,以透明壓克力隔出一條一條宛若迷宮的走道,許多小老鼠開心地在巨型空箱中奔跑,沿著透明壓克力走道四處搜尋美味食物。

所有老鼠能看見彼此,以為彼此沒有界線,也以為食物都是以自己的嗅覺找到;殊不知,所有老鼠早已被壓克力隔板區隔,食物並非自找,而是受到隔板的引導。

小老鼠們樂滋滋地認為,自己生活在充滿自由的民主國度;事實上,牠們只是一群盲目無知、且被人類所操縱的傻瓜傀儡。

這種荒謬的假自由情景,就是我們目前身處免費軟體世界時,重度依賴又十足信任的可笑窘境。

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我們自以為是自主自由的使用者,搜尋到的內容都是客觀的資訊,閱讀到的友人消息也都是隨機排列。殊不知,Google 搜尋結果列出的每條訊息,都是精算過的設計;在臉書上閱讀到的每則文章,也都是刻意的算計。

在免費的世界,沒有客觀與隨機,所有呈現在我們面前的資訊,都是主觀的設計與操控。所有遊蕩於網路世界的我們,都是巨型空箱中的白老鼠,自以為正在自由地選擇,事實上卻都漫遊在不著痕跡的迷宮走道。

臉書、IG、Google 等等免費軟體,從未把使用者當成客戶,他們的客戶是企業;這些免費軟體的服務對象,是出錢買廣告的金主,從來都不是信仰自由的網路小白鼠。

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楚門的世界》

於是,這個荒謬的場景會是:這些科技巨頭與商家企業,都是站在巨箱外面的觀察者,隨時觀察老鼠行為、調整誘餌、也更改路徑。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讓小老鼠以為牠們需要這個或那個,讓老鼠們以為自己的行為都是始於自由意志的理性活動,最後願意按下付款按鍵,並且刷卡結帳。

企業賺錢,巨頭就賺錢,而我們全部都是資本主義網絡下,受到操控的無知綿羊。

或者你會想說:

「怎麼可能,我們才沒有被買走,每項行為真的都是始於自己的需求與喜好!」

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我們會有這樣的想法相當正常。20 世紀之前,能夠交易的「商品」大多是實體可見的物體;20 世紀後我們已經習慣,無形服務也能當成交易的商品。但是在 21 世紀,交易的商品已深入思想與意識,也就是人類腦中的一切。

這意思是說,我們都曾經聽聞「個資被賣」,卻始終不完全明白它的真實意義。

所謂販售個資,並非他人想獲得我們的電話號碼,以便打電話來詢問貸款;或需要我們的地址,方便丟個廣告宣傳單到我們的信箱。個資被賣或被盜,有更嚴重的後果,遠勝於失去我們的電話、地址、或身分號碼。

科技巨頭積極熱衷地收集我們的個資,而且還鼓勵我們分享個人的喜好與行蹤;因為他們想獲得的資訊,不僅是文字與數字,而在於每個人的意識活動層面。

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海報。

個資所代表的意義,就是一個人的性格人品、思想意志、選擇方向等等。一切所有我們大腦內部的活動,都是科技巨頭想獲得的資訊。獲得這些訊息之後,通過一連串數據化的計算與換算,便能達到符合企業的需求,進入商業的運用。

當腦內的一切活動(也就是個人資訊),通通在網路上透明化,那些我們使用的免費軟體,就能隨時將我們的活動與選擇(也就是我們私以為的自由意志),偷偷導向企業已經收買好的路徑(也就是在小白鼠巨箱中由透明壓克力板規劃好的路線)。

如此,所有網路使用者,幾乎都是網路巨頭與企業商家的甕中之鱉。

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海報。

《智能社會》想告訴觀眾的是,免費使用肯定是場不公平的交易,使用者、軟體公司與企業三方,完全是站在不對等互惠的關係。使用者是全然盲目、且被操控的弱勢,任由軟體巨頭與企業雙方壟斷、操弄與剝削。

甚至,巨頭與企業還能掌控政治風向與影響選舉結果,以此收買候選人。

換句話說,當軟體巨頭在完全掌控使用者個資,並且沒有任何法律管理的情況下,幾乎是為所欲為地任意擺佈群眾,成為「隱形地下政府」——此時,自主、自由、獨立都只是幻象;實像是,我們已逃不出網路巨頭的五指山與企業的手掌心。

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海報。

悲傷的是,在電視普及的時代,法律可以制定廣告原則,限制兒童節目時間的廣告內容;但在網路時代,科技進步的速度,宛如光速般地超越法律能夠限制的範圍,當代兒童完全暴露在不受保護與限制的廣告內容之外,與美醜、膚色、身分、或垃圾食物等等相關廣告,都能肆無忌憚地充斥在兒童所能觸及的網絡之中。

再不訂定法律管理網路、限制軟體,21 世紀的兒童們將會從很小的年紀、自大腦的深處,徹底地被資本主義惡意掠奪,成為軟體公司的俎上肉。

Netflix 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海報。

明知犬吠火車,這些曾經待在軟體公司的覺醒者還是帶著希望,製作《智能社會》以喚醒眾人:期待終有一日,人類能蚍蜉撼樹,讓勢不可擋的網路資本霸權,受到法律的束縛與眾人的制約——如此,才能福利人類,維持和平。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預告:

文章轉載自:未來城市@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