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忠於《侏羅紀公園》精神,影迷不可錯過的《侏羅紀世界》動畫外傳

人狼屋

打從 1993 年,環球電影公司就已有製作《侏羅紀公園》動畫版的念頭。這個名為《逃出侏羅紀公園》(Escape from Jurassic Park) 的企畫一旦成真,將是當時成本最高的動畫影集。根據現存的資料,《逃出侏羅紀公園》與《失落的世界:侏羅紀公園》的故事十分相像,同樣有競爭對手企圖獵捕恐龍,在他處另起爐灶的陰謀。但動畫版的場景仍在努布拉島,且敵對公司的公園位於亞馬遜雨林。另一方面,環球公司打算在影集介紹更多新恐龍,甚至早在《侏羅紀世界》誕生之前,就想到混種恐龍的點子。可惜的是,擁有最終決定權的史蒂芬史匹柏已經對《侏羅紀公園》引發的狂熱效應感到身心俱疲,因而否決了《逃出侏羅紀公園》的計畫。四年後,再接再厲的環球與肯納 (Kenner) 玩具合作的動畫企畫案《侏羅紀公園:混沌效應》(Jurassic Park: Chaos Effect) 由於不明原因而胎死腹中,這也是世人最後一次聽到《侏羅紀公園》動畫版的相關消息。

在《逃出侏羅紀公園》登場的滄龍。

在《逃出侏羅紀公園》登場的滄龍。

時間拉到二十一世紀,《侏羅紀公園》系列雖然成功地跨足多種領域,在動畫上卻始終不斷碰壁。即使目前有環球與樂高合作的《侏羅紀世界》動畫,它與長篇影集的規格仍有一段距離。因此不難想見《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Jurassic World: Camp Cretaceous) 從宣布製作開始就受到的注目與期待。它看似主打兒童路線的劇情,與造型略顯突兀的 3D 人物曾引發不少影迷的疑慮。但從成品來說,這部銜接《侏羅紀公園》世界觀的官方外傳影集可說相當優秀。它不但為《侏羅紀世界》三部曲保留一條自由發展的新支線,也讓我們憶起《侏羅紀公園》首集的人情味與過往風華。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影集劇照。

《白堊冒險營》的故事與《侏羅紀世界》處於同一時空,《侏羅紀世界》的恐龍、關鍵人物及事件也會以串場的方式,與主角們的冒險旅程交錯並行。換句話說,它就像從青少年視角重新審視侏羅紀世界的大災難,也披露更多電影從未提及的設施與運作內幕。「白堊冒險營」是侏羅紀世界試辦的夏令營活動。六名來自不同國家與社經背景的孩童受邀來到努布拉島,在參與公園的探險行程途中,不幸遇上帝王暴龍脫逃及襲擊營區的事件。被遺留在島嶼另一端的他們,只好彼此合作,試圖在全島疏散前逃出被恐龍佔領的侏羅紀世界。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影集劇照。

雖然沒看過《侏羅紀公園》系列並不會影響其觀影樂趣,不過《白堊冒險營》安排的某些小驚喜的確會讓影迷會心一笑。此外,它也解釋了《侏羅紀世界》及《殞落國度》之間的劇情銜接與轉折,例如帝王暴龍的情報為何外洩、牛龍的現身,以及恐龍從地下通道入侵的原因。令人驚訝的是,即使影集為了兒童觀眾而縮減尺度,它卻保留了人類在恐龍爪牙下掙扎求生的驚悚恐怖感。沒有武器護身的主角們一次又一次地遭遇意想不到的恐龍襲擊,前一秒才塵埃落定,下一秒立刻有新危機出現。劇本緊湊明快的敘事步調,加上不讓電影專美於前的恐龍動作戲,使《白堊冒險營》的緊張效果及娛樂性不亞於其他《侏羅紀公園》相關作品,甚至更勝一籌。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影集劇照。

不過《白堊冒險營》在營造災難之餘,還是保留充份的篇幅,讓劇本講好一個關於勇氣及自我成長的故事。六位主角都有不為人知的另一面,也都有各自的心理障礙要克服。他們的形象雖然符合青少年電影的角色公式,但他們的成長旅程並未依循老套的角色弧線前進。《白堊冒險營》鼓勵人們挑戰自己的潛能、發現自己的思考盲點,且沒有強迫他們改頭換面。相反的,它不斷提醒觀眾接受自己的本質、聆聽自己的心聲,與接納自己的優缺點。每位角色都有輕率莽撞的時刻,但不代表他們沒有可愛討喜的特質。這段萍水相逢的經歷不一定使他們成為知心好友,卻讓他們理解如何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與發掘彼此的長處或優勢。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影集劇照。

角色間真誠的情感交流,與劇本對白的人情味,正是《侏羅紀公園》的眾多續集所欠缺的重要元素。原作者參與的首集劇本,在人物互動有限的情況下,仍放進令人印象深刻的情感戲(如格蘭博士放下身段與孩童相處的過程),其樂趣無窮的對白也充滿機鋒及巧思(如格蘭與馬康姆的較勁,及艾莉博士話中有話的女權論述)。但在之後的續集裡,人物互動與人性描寫越來越蒼白無力,《侏羅紀世界》的歐文與克萊兒即便模仿了格蘭與艾莉的形象,也無法複製他們對戲的火花。相較之下,《白堊冒險營》的情感戲雖然尚有進步空間,但已稱的上可圈可點。整部作品也可說是最忠於《侏羅紀公園》精神的衍生作品。從第一季的未完結局來看,觀眾還要與六位主角再相處一段時間,而《白堊冒險營》的優秀成績,讓我們對眼前的冒險旅程更加期待。

《侏羅紀世界:白堊冒險營》影集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