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自私自利的人類文明演進(有雷)

杜麥特

相信有諸多影迷(包括我在內)對於1993年由史蒂芬史匹柏執導的《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感到難以忘懷,同樣身為史匹柏影迷的我,《侏羅紀公園》三部曲更是對我意義重大的童年回憶之一;在2015年環球影業與Amblin娛樂公司再次推出全新的系列續作《侏羅紀世界》,延續此系列的世界觀,並由柯林崔洛執導、史匹柏則擔任執行製作人,獲得了極佳的票房收益,在上映即將滿25周年的《侏羅紀公園》,同樣在今年也順勢推出了系列新作《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

《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將最初《 侏羅紀公園 》三部曲描寫人心的貪婪違反道德的價值觀刻劃地更加地鮮明

不過實不相瞞,本人對於《侏羅紀世界》不斷賣弄《侏羅紀公園》中的「恐龍財」與懷舊情懷之舉感到非常感冒,甚至認為足以背負剝削童年的臭名,加上本系列常犯下的令人詬病之處造成雪上加霜,成了我不喜歡前作的主因;原以為史匹柏的《侏羅紀》系列會步上如麥可貝的《變形金剛》系列的後塵,成了一個趨向於商業利益而拍的電腦動畫大堆頭,好險續集《殞落國度》的整體給我的觀感並不差,從前作的「偽」史匹柏冒險動作風格轉變為時而帶有Jump Scare(突發驚嚇)的恐怖驚悚電影格局,對《侏羅紀》系列而言,算是跨出並逃脫以往格局的第一步,可惜仍舊侷限於「家庭族群」合適觀賞的影像內容之中。

如預期中的相同,《殞落國度》與前作亦然,移植了《侏羅紀公園》三部曲的劇本骨幹與套路,《殞落國度》無疑是移植了《侏羅紀公園2:失落的世界》的文本架構,《失落的世界》前往索納島、《殞落國度》則重回荒廢的努布拉島,約翰哈蒙德成了片中的班傑明洛克伍德,克里斯普瑞特的歐文與布萊絲達拉斯霍華的克萊兒在故事中的感情支線簡直成了傑夫高布倫的伊恩馬康姆與茱莉安摩爾的莎拉哈丁的翻版,仍然不變的則為商業利益為重、再次犯蠢的人類角色。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劇照-布萊絲達拉斯霍華: 飾演-克萊兒

電影《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傑夫高布倫-飾演:伊恩馬康姆

《侏羅紀公園》的文本內容雖是取材自麥可克萊頓的小說,論與史匹柏的作品相比,《侏羅紀公園》簡直能與1975年《大白鯊》形同姐妹作一般,形塑為了利益而造成災害與附帶傷亡的母題、侵佔並踐踏大自然自私自利的人類文明,只是《侏羅紀》系列的創作脈絡更為廣泛,將人們對於恐龍來到現代的嚮往,將此理想主義化為如夢魘般的恐懼與殺戮,約翰哈蒙德的信念與身份形塑為創造「跨時代物種」的上帝,其實骨子裡的本質同樣也是傲慢尋求利益的商人,哈蒙德的理想與信念套用到其他商人(如:國際遺傳科技公司)之上便更加地無限上綱;前作《侏羅紀世界》唯一能夠信服的點,正是將哈蒙德心中自稱的理想樂園給具體化(當然附帶風險也亦被具體化),《殞落國度》將最初《侏羅紀公園》三部曲描寫人心的貪婪違反道德的價值觀刻劃地更加地鮮明。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劇照

不同文明世界中所謂的「理想」

《侏羅紀》系列一直以來的故事宗旨與命題,「生命總會找到出路」這番格言,以人性之中的「貪婪」捆綁人們對於「生命」的價值觀;到了《殞落國度》反觀套用於人類與恐龍(大自然)的文明上頭,生命這次終於找到出路,恐龍們找到屬於自己的棲身之處與全新文明,同樣的新的文明演變,也代表舊文明的殞落,而這個舊文明即是我們的人類文明,哈蒙德心中所創造的理想國度雖然成真,但本質上卻與心中的「理想」大不相同。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劇照-歐文 與 小時候的 小藍

《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 》為本系列埋下最終伏筆?

整體而言,《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扶正了些許前作的缺陷,加深《侏羅紀》系列一直以來的故事宗旨,反觀故事進展與路數仍然毫無長進,時而帶點微薄的驚喜與新意、時而舊酒裝新瓶、換湯不換藥的敘事與故事骨幹仍然清晰可見,基改恐龍與趨向商業化的文本內容,不斷地抹煞舊作與原作的創作意識;舉凡與《星際大戰》系列相比,《侏羅紀世界》亦與《原力覺醒》達到承先啟後之成效相同,《殞落國度》則如《最後的絕地武士》般開創系列的全新視野;抑或是如同《猩球崛起:黎明的進擊》為最終章埋下伏筆,假設後者《侏羅紀世界3》發展為如《猩球崛起:終極決戰》般的反烏托邦末世電影,本人可相當樂見。

PS:其實片中那些為了利益的商人們根本就是環球影業與Amblin娛樂公司嘛 XD,只差在沒被恐龍給吃掉(票房數字踢到鐵板或被老影迷唾棄),利用基改恐龍(侏羅紀世界)再來海撈一票,而那些好奇心強的人們就是身為觀眾的我們吧!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影視狂熱份子,超級英雄迷與影痴身份兼具,以腦中想法及文字來表達我對於影視的熱情及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