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正在破壞民主!」Netflix 劇情式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繼「劍橋分析事件」再對社群成癮的你我敲響警鐘

電影神搜

今年 36 歲的傑夫奧洛夫斯基表示,看著年輕人在社群媒體的圍繞下成長,真的讓他非常害怕,而這些社群媒體都是由以營利為第一目標的商業公司所精心設計的,而非兒童心理學家。根據導演的說法,接下來似乎還得再花上好幾年,才能完全看出社群媒體對於人與人之間關係與溝通上帶來怎樣的影響:

「如果我們不及時做出改變,那我們將看到接下來一整個世代的人們,無論性格與思想都會由這些科技公司所塑造,最終可能導致的結果,也會是我們完全無法預料的。」

Facebook 和推特等科技公司,最初創立時似乎沒有預料到這些可能性,但《智能社會:進退兩難》則指出這些不是重點更不能當做藉口,無論這些公司的初衷為何,以現況來看,他們對於全球社會所造成的潛在危害已經不亞於石化工業了。當人們發現地球上的石化資源,並作為推進文明快速成長的重要來源後,「造福人類」的同時,對全球環境帶來的影響後果也逐漸顯現並反噬。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劇照。

無論石化業者或是網路社群巨擘,大多「只看好,不看壞」,將美好願景推在眼前,意圖隱瞞可能對世人有害的事實。近年來人們關心並監督這些石化工業必須得做出改變,但身處於溫水煮青蛙的社群環境裡,依然有人們感受到這些越來越切身的問題徵兆,也因此,科技公司是否能負起社會責任做出改變,還是會繼續為了完成錢進來發大財的目的,讓人們邁向未知的後果?

本片中,許多受訪者,都希望靠政府立法,來規範社群業者避免做出侵犯個人隱私、財產或自由意志……等超過的行為,但傑夫奧洛夫斯基則表示,不是自己改變,就是被迫改變:

「到最後,以我的觀點來看,這意味著他們必須要捨棄原本的商業模式,他們也必須要將服務社會視為優先考量。他們成長的規模,基本上已經讓他們成為了一種公共設施。如果他們想要扮演好這樣的角色,他們就必須要以服務社會為重,而不是導購成交等商業目標。

 

他們不能為廣告模式而服務,他們不能以這種方式發大財的同時也騙取社會大眾的信任。」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劇照。

在社群尋求同儕認同感的少女,因為社群上的按讚或互動左右了自信與情感。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直指社群帶風向,分裂民眾更恐將引發戰爭

此外,隨著美國總統大選逼近,政治人物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利用社群媒體宣傳各自的政治理念。傑夫奧洛夫斯基對此十分擔憂,擔心政治人物會利用社群媒體傳達僅對自己有利,而貶低對方陣營的各種偏頗訊息,讓事實更加破碎。導演也注意到在網路上,人們越來越難以和意見相左的人們進行「有意義的討論」。如果對立面的人們總是先反對而反對,無法好好地一同探討問題的真相,會讓整個社會陷入危險之中。

這部紀錄片中,Pinterest 網站前總裁提姆肯德爾 (Tim Kendall) 也表示他相當擔心內戰勃發,起初導演對此也有點質疑,但隨著肯德爾的仔細說明,導演也漸漸能看見一個漸漸走向自我毀滅的社會:

「我們擁有一台機器,這台機器最主要的貨幣就是憤怒。如果這就是我們已經被編寫好的發展軌跡?如果我們不斷接收讓我們感到憤怒不平的資訊?而這都是我們的生活經驗,一件天天都在上演的事情,這樣一來未來怎麼可能不走向那樣的結果呢?」

Netflix 劇情式紀錄片《智能社會:進退兩難》劇照。

根據導演的說法,如果這些社群龍頭能試著創造出一種真正能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的技術,不再造成各種分裂,絕對能防止分裂與戰爭。隨著各種資訊不斷以傷害社會的方式持續被分享著的當下,傑夫奧洛夫斯基也希望這部《智能社會:進退兩難》能夠喚醒社會大眾,更加重視這些問題背後的嚴重性。

《智能社會:進退兩難》現正於 Netflix 平台熱播中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