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MIU404》最終話之後: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到底有多遠?

在《MIU404》全劇播出之後,再來看整齣戲,第八集是全劇的核心

這集的關鍵之處,在於前幾集透過一些小角色來串場,讓觀眾知道《MIU404》與兩年前《UNNATURAL》(法醫女王)是處在同一個世界觀,而這一集的「復仇」主題更能讓觀眾感受到《MIU404》與《UNNATURAL》,不只是因為由同一個攝製組所拍攝這個理由這麼簡單,而是,野木亞紀子的編劇以及整體的架構,確實讓警匪類型的《MIU404》,在精神上確實延續了法醫解剖醫為主題的偵推劇《UNNATURAL》──甚至可以說,這兩齣戲要談的主題,是一致的。

野木亞紀子編劇日劇《UNNATURAL》(台譯:法醫女王)。

《UNNATURAL》。

 

延伸野木日劇宇宙的《MIU404》

野木亞紀子的兩齣偵推劇《UNNATURAL》與《MIU404》,前者的職場背景為法醫「UDI」,是兇殺案死後,關於「大體」的第一道關口,而這機研「MIU」,除了可以是犯罪前先制止的第一道關口,也是兇殺案死後,關於「現場」的第一道關口。而這就是野木亞紀子的小野心:她將兩齣可以拍的非常燃非常熱血的職場劇,將主角職業放在很難耍帥的位子上──法醫是逼不得已才需要出面,而機搜是要開始正式查案的時候,他們的工作就結束了。

在日劇《MIU404》中可看到《UNNATURAL》與飾演所長的松重豐彩蛋。

第八集,主角兩人因為辦案而專程到了《UNNATURAL》的主場景「UDI研究所」,並且透過所長之口得到這集的破案關鍵──由《UNNATURAL》的重要角色「中堂醫生」發現。(這張是花絮照,第八集並沒有這麼歡樂謝謝)

他們處在一個想帥,卻熱血不起來的職位(當然為了劇情需要,他們偶爾還是得充當衝鋒陷陣的英雄角色),因為《MIU404》終究無法成為《派遣女王》系列,成為企業公司裡的爽片,也無法成為《半澤直樹》系列,成為銀行機構的爽片,因為打從一開始,野木亞紀子的職場劇目的就不在此。在《MIU404》裡,比起不斷給予觀眾解答、有如闖關般的劇情,野木亞紀子逆向而行,她寫出一項又一項的社會問題,但是不一定給出正確答案,因為她希望我們思考這個問題:我們要怎麼接住社會裡的弱勢?

第三集〈分歧點〉是教育,第四集〈一億元的女人〉是犯罪者的人生選擇,第五集〈夢之島〉,更直接講出日本的外藉勞工問題。野木亞紀子寫出這些人的犯罪,寫出這些人為惡的過程,「但為什麼要去做壞事?」這樣的大哉問,留給觀眾,若看完後再回顧,仍有可觀之處。

日本創作歌手岡崎体育也在日劇《MIU404》登場。

但岡崎体育來客串……真的就是來搞笑的而已。

最後一集第十一集 〈零〉,讓主角們與菅田將暉飾演的反派對決後,仍然沒有給出這社會普遍想聽到的「正確」答案。菅田將暉在劇中的名字「久住」,是化名,可以是人渣,也可以是垃圾(編註:劇中「久住」念法為くずみ,くず發音與「人渣」「垃圾」相同),他自言居於社會底層,沒有必要得到他人的憐憫,不願成為他人口中的故事──野木亞紀子的留白,讓我們可以擅自填空,這個有著菅田將暉臉孔的犯罪者的過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菅田將暉跨刀演出野木亞紀子日劇《MIU404》。

「久住」可能是菅田將暉這幾年最出人意表的電視劇角色。

 

即將成為惡的種子前,我們能穩穩接住他們嗎?

原本預定十四集大製作的《MIU404》,因為疫情緣故,最終以十一集面貌,呈現在觀眾面前,而其中幾集不難發現,因為礙於東京疫情關係,造成攝製困難而改動的劇情瑕疵。比方說最明顯的,第十一集最後二十分鐘,反派久住以極度的聰明計謀綁住兩位刑警,但刑警逃離時的方式又太過草率(此一對照可以回到《UNNATURAL》第二集後段充滿緊張氛圍但合理的被困情境);而久住最後的逃脫手段──想再用上第十集的「網路輿論」轉換風向,但是在舖陳不夠的情況下,轉折稍微牽強,不免讓人覺得「嗯?就只有這樣?」。

日劇《MIU404》於日本播出最終集時更竄上推特熱搜冠軍。

但《MIU404》引起的討論熱度,應該是今年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

但儘管如此,擁有瑕疵的《MIU404》確實以誠實的態勢,拍出日本國家的問題(包括最後五分鐘的「奧運中止」),確實且誠實地發問:我們來得及挽回那些被視為「Not Found 404」,被社會視若無睹,即將成為惡的種子嗎?我們能穩穩接住他們嗎?

主演日劇《MIU404》的星野源與綾野剛。

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著我們。

在最後一集,捜査隊隊員們因為落水而換上了「I ❤ Japan」T恤,在這樣的小小細節裡,我們可以知道《MIU404》這劇最後傳達出來的意念:即使這個國家充滿問題,但這些優秀的人們仍然愛著自己的國家。因為他們深信──只要努力,確實能挽回那些種子,確實能穩穩地接住,那些再一步就會墮入惡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