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劇《以家人之名》從高分神作淪落狗血爛尾 是蓄意操作或非戰之罪?

潘光中

八月初開播的時候,還是天天收視第一、微博熱搜冠軍、豆瓣評分上衝 8.6 的現象級神劇;現在下檔才不過一個多禮拜,全網負評,豆瓣評分下洗 7.0,搞不好還會往下掉。是的,本篇主角《以家人之名》就是這麼暴起暴落、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一部時裝劇。

《以家人之名》故事開篇的架構很獨特:一個五口之家,兩個爸爸,三個異姓兄妹;不搞婆媳失和、家暴外遇這些套路,靠日常生活體現真情,用細微事件並陳笑點與淚點。主打溫情療癒的畫風,在陸劇來說非常少有。

《以家人之名》。

有網友說這部很像是華語版的《請回答 1988》,的確像;可惜只有前半部像,後半部整個大走鐘。劇情大綱這裡就不贅述,但以下多少會帶到劇情,如果擔心劇透的話,可以先去看個幾集再回來對照。

從基本看,《以家人之名》在前期是以「淡而有味」的日常溫馨令觀眾驚豔,但是在大家紛紛入坑之後,整個故事卻在中期奔向爛俗言情橋段。想棄坑卻棄不掉的,除了三位年輕主角譚松韻、宋威龍、張新成的無敵顏值,以及兩個爸爸涂松岩、張晞臨的入魂演技,大概就是像我一樣:等著看編劇水阡墨、王雄成,最後能把這故事寫到多爛?

同樣身為編劇,我知道為了增加劇情強度,必要的衝突情節絕不可少。但要是劇情本身單薄,把衝突當成主幹、甚至是落入為了衝突而衝突的迷思,那就反客為主了。

《以家人之名》陸劇

比方說宋威龍飾演的淩霄,十幾年沒見過的生母陳婷突然回來的這一趴。改嫁後的陳婷成了闊太太,先是唆使自己再婚生的小女兒黏著淩霄,接著又挑撥離間,不讓凌霄認海潮做爸爸。一個做人妻子、母親的,不但忘卻自己當年拋夫棄子的前科,還恬不知恥回來搶人,這種狗血設定實在太刻意、太輕浮、太平面。

再來是張新成飾演的子秋,從出生前就沒見過的生父趙華光,居然也出現了,還是個暴發戶。因為和元配沒有生育,回頭想起以前在外面留了個種,現在就想當個現成親爹,絲毫不考慮自己和子秋沒半點父子感情,更不顧子秋的一再抗拒,逕自炫耀自己的身家,還夸夸其言說是為了子秋的前途著想。路線設定不但和陳婷重疊多餘,刻意、輕浮、平面的程度也不遑多讓。

《以家人之名》

更糟的是,正常邏輯都應該讓凌霄、子秋拒絕生母生父,編劇居然硬是安排出一連串奇想天外的事件,靠著道德綁架、情緒勒索,讓兩人就範,把這個好不容易組起來的家給拆了。

是,戲劇張力無非是憑藉「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來給觀眾驚喜,但這麼反智的做法,帶給觀眾只怕不僅有驚無喜,還有滿滿的憤怒。看到凌霄、子秋智商下線的決定,身為觀眾的失望程度,真的跟《權力的遊戲》最終季不相上下。

《以家人之名》。

更扯的是,兩人這一走,整整九年沒有回來,一次都沒有。那你們前面父慈子孝、兄友妹恭都是演假的嗎?然後突然回來,就是上演兩男搶一女的三角戀戲碼,毫不猶豫往三流偶像劇的路子奔去,讓觀眾無法參透:這是編劇換了人?或根本是把不相干的兩部劇本硬套在一起了?詭異之處就在於:後段劇情的收視率依舊是同時段第一。

從大環境看,我很同情中國的編劇同行,特別是時裝劇的編劇,經過層層審查限制,真的沒剩多少空間可以發揮。但是在自由市場的激烈競爭下,對故事創意的鑑別篩選也相當嚴格。讓《以家人之名》從出發點立意創新,最後卻淪為偶像言情四不像的總崩,根本問題還是在於集數規格。

《以家人之名》。

陸劇通常是一套四十集,每集劇情實長約四十分鐘,總計需要一千六百分鐘的情節量。相比之下,港劇是卅五集、每集四十分鐘,劇情量一千四百分鐘;韓劇是十六集、每集七十分鐘,劇情量一千一百二十分鐘;台劇是十三集、每集七十二分鐘,劇情量九百卅六分鐘;日劇是十一集、每集四十五分鐘,算上首尾集加長,劇情量是五百分鐘上下。

也就是說,中國編劇面對著最嚴格的創意限制,又無法依賴邊拍邊播吸收觀眾反應修正後段劇情,卻得編寫那麼龐大的劇情量。劇情結構和走向的最終決定權,終究還是握在自認明白觀眾需求的出資方和平台方的手上,劇情中後期那些爛俗橋段,到底有多少是出自編劇本意,只怕是很有商榷;劇情崩壞的千斤重擔對編劇來說,終究是非戰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