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 :描述憂鬱的影像詩,美麗而令人難熬

史巴基

「我記得第一次在夕陽餘暉下前往奧斯陸。」 

「我們搬到了奧斯陸,好似一切都會好轉。」 

「我記得第一次到奧斯陸那種自由的感覺,而後才意識到這座城市是多麼渺小的地方。」 

「如今那裡已變成停車場。」 

「還記得他們何時拆了那棟大樓。」 

家庭錄像的片段,不同的聲音,述說的內容從對挪威首都奧斯陸這座城市的美好嚮往,隨著錄像畫面換成飛利浦大樓的倒塌而似乎變得破碎。挪威導演尤沃金提爾的第二部劇情長片,鬆散改編 1931 年的法國小說《鬼火》(Le feu follet),《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Oslo, 31. august),宛如日記標題的片名,傳達出了時間、地點。此片就像主角昂納斯(安德斯丹尼爾森李 飾)的影像日記,記述著從 8 月 30 日清晨到 8 月 31 日早上約莫 24 小時他身上發生的事,就如同這些錄像的呈現過程,我們看到這 24 小時的事如何令昂納斯的內心崩解。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中文海報。

昂納斯打開窗簾,清晨的陽光,伴隨公路上的車聲透了進來,回頭看了看床上的女人,這是昂納斯六年來首次的「晨歸」,他與過去認識的女人過了一夜,發生了關係,卻好似沒有進一步的交集,沒有交談、沒有一起用餐。下個場景,昂納斯跨過公路的欄杆、穿過樹林,來到波光粼粼的湖邊,他將口袋裝滿石子,抱著一顆巨石,投了下去,最終失敗而歸。勒戒所的人看到濕透的昂納許,並沒有多問些什麼,只是閒話家常。我們隨後知道昂納許在今天有個工作面試,並即將在勒戒所期滿,準備回歸社會生活。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安德斯丹尼爾森李。

此片的開場,簡單、沒有太多對話,但已經建立起主角昂納斯內心對周遭人士築起高牆,以及他雖然沒有如此決然,但已經將自殺訴諸行動,好不容易已經快支撐過漫長戒毒過程的昂納斯,回歸社會就近在眼前,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選擇自殺呢?就算透過整部片,我們依舊沒有辦法明確得知緣由,但自殺的理由往往不是單一原因所導致,可能是他人對他的溫柔、可能是他人對他的苛刻,但也許回歸社會這件事本身正是主因。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安德斯丹尼爾森李。

一個有前科、中斷 6 年人生的人要怎麼繼續下去?我清楚地記得昂納斯是怎麼回到奧斯陸的,昂納斯搭乘的計程車在穿越隧道時,車內音樂漸漸變得大聲,在刺眼的亮光中,城市的輪廓逐漸分明,然後音樂嘎然而止,昂納斯走在城市當中,久久他的臉才從失焦變得有焦,彷彿昂納斯需要許久才能回神過來。導演尤沃金提爾在本片中善於運用鏡頭的焦距、跳接,或是環境音等方式處理角色的思緒,將難以視覺化的憂鬱傳遞給觀眾。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安德斯丹尼爾森李。

在餐廳的場景便是極佳的例子,面試完的昂納斯坐在餐廳裡,望向窗外沈澱。餐廳裡人們的對談聲於是變大了起來,看起來像初次約會的男女談論彼此的興趣、一群女生在開自殺的玩笑、有人在談心,也有人在講述自己的願望⋯⋯在一個鏡頭之中,昂納斯在前景的臉是失焦的,有焦的是背後在聊天的人們,這些聲音似乎消弭了他的存在。這個場景嚴格來說沒有戲,也沒有新資訊,若在好萊塢,這樣的場景遲早會被拿掉,但此片當中,極為傳神地呈現出昂納斯的心思,他的心神不寧。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安德斯丹尼爾森李。

而另一場昂納斯在城市中漫遊的場景與餐廳場景的功能雷同,都沒有太多戲劇,專注地呈現昂納斯的心境:昂納斯跑完了行程,並沒有打道回府,他在奧斯陸當中漫遊,在公園裡的草皮躺下,打發著時間,而這次我們聽到了一個旁白,似乎是講述著自己父母如何教養自己,隨著旁白陳述,才發現說話者的形象漸漸好像與昂納斯重疊,然後昂納斯醒來,才發現原本有許多人的草皮現已空無一人,天色已晚了。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安德斯丹尼爾森李。

這兩個場景分別接在昂納斯面對這天重大挫敗——面試不得已揭露自己瘡疤、姊姊不願意親自赴約——之後,除了不太有戲、更深刻雕琢人物的思緒之外,也像是場間給觀眾緩頰的時間,並提高觀眾對這一天時間的漫長感受,可以看出導演對劇本結構精巧的設計,一靜一動兩種樣式的排遣時間讓觀感不像刻意為之,而在兩者之間導演也注入了一項重大變化——在餐廳的場景中昂納斯還是喝著咖啡,但在漫遊城市之際昂納斯卻抽起了菸來。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安德斯丹尼爾森李。

菸是入門毒品,就像代表事情將會惡化的開端。對戒毒者來說,境遇不好還不是最糟,更糟糕的情況是因此破戒、墮回毒品的懷抱。《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扎實地提供這樣的過程,讓觀眾目睹昂納斯一天下來的所見,與友人的話不投機;剛提及的面試失敗、姊姊不願意見他;舊情人特地為他提早一天舉辦生日派對;朋友並未赴約⋯⋯,而片中昂納斯最明顯的目標——重新聯繫到前女友——卻始終未得到回電。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安德斯丹尼爾森李、英格麗奧拉瓦。

我們看著昂納斯是如何被這座喧囂的城市所壓垮,然後看著他接連訴諸香菸、酒精,去夜店狂歡,還記得他跟朋友騎著單車,奔馳在無人的道路,一人向後噴出滅火器的白色粉末,形成一陣陣的霧花蔓延,然後消失。我想到新版海報上那朵在黑暗中枯萎的白色花朵,恍如鬼火,恍如過往雲煙,像是昔日之事、也像他做過的努力。不禁思索,就算他的前女友真的回電了,真能改變什麼嗎?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電影劇照。

「今天是幾號?」

「八月三十一日。」

「真幸運,再過一天泳池裡的水就會被放乾。」

八月三十一日就像美好夏日的終結,接著挪威便要迎來夜晚越來越長的日程。標題文字「八月三十一日」,僅僅出現在這段對話,是昂納斯來到奧斯陸的隔天;而「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這個標題,就好像只有在這天他才真正感受奧斯陸,令人感到諷刺而心碎。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安德斯丹尼爾森李。

電影資訊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 Oslo, 31. august

上映日期
2020/08/28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_Oslo, 31. august_電影海報

劇情

即將戒毒期滿的安德斯獲得面試機會,這一天奧斯陸陽光普照,他試圖和自己的過去重新搭上線。他拜訪老友、參加派對、認識陌生人,也嘗試與前女友連絡,但心中仍不斷為過去他曾辜負過的人事物感到愧疚,他還年輕,但感覺自己的生命在各方面都已然結束,彷彿這一切只是徒勞無功。過去綑綁著他的夢魘再度浮現。這一天,他能否重新開始新的人生?

IMDB
7.6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_Oslo, 31. august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