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出手不同凡響!HBO 科幻神劇《異星災變》史考特父子檔合力解開生命起源大哉問

潘光中

在科幻、史詩類型都卓然有成,高齡八十二歲的雷利史考特 (Ridley Scott) 又有新作,而且是在小螢幕。和某位喊完退休又復出、來來回回不知多少次的動畫導演不同,雷利老爺爺似乎打算一直拍到人生最後一天為止。

大家期待已久的 HBO 科幻影集《異星災變》(Raised by Wolves),終於在 9 月 3 日上映,而且還一次釋出三集。

《異星災變》劇照。

根據雷利老爺爺的說法,他一直在尋找科幻題材的所有可能,試圖藉由《異星災變》展現一個與眾不同、充滿想像力的世界。

「同時這部影集也提出了一個大哉問:是什麼使我們得以成為『人類』?『家庭』是如何構成的?如果人類文明能重新洗牌,地球是不是不會像現在這樣一團混亂?人類還能成為文明頂端嗎?我們能否做得更好?」

從《異形》(Alien)、《銀翼殺手》(Blade Runner) 這兩大系列的故事走向,可以看出史考特對「神、人、人工生命」三者間的封閉迴圈關係,有著非常深的執念。事實上,雷利史考特本人既是無神論者,卻對各種古代宗教的源起、東西方神話脈絡,都相當有研究。《異星災變》的故事中也可以看到許多不同宗教和神話的元素。

《異星災變》劇照。

人造人「母親」。

《異星災變》的畫風與重啟後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異形:聖約》(Alien: Covenant) 近似。時空背景設定在廿三世紀的近未來,地球文明雖然在科技上高度進化,社會制度卻退化到與中古世紀相近。政教合體的「密特拉教團」(Mithraism) 成為最高統治集團,一群沒有信仰的「無神論民」(Atheism) 從底層發起革命。

戰爭導致農糧及工業生產都遭到破壞,教團為了維持社會結構正常運作,大量投入人工智慧及人造人從事低端生產工作。產生自我意識的人造人不甘受壓榨開始反抗,自我相殘還沒結束的人類,在數量、體能、智能上都遠遠不敵,節節敗退的教團用上最終手段──將倖存者送上殖民太空船「方舟號」(The Ark)撤離。

《異星災變》劇照。

被人造人養育長大的人類小孩。

劇情的開頭,方舟意外墜落在邊境星球「克普勒 22b」(Kepler-22b)。被稱為「母親」(阿曼達科林 飾演)和「父親」(阿布巴卡爾沙連姆 飾演)的兩名人造人,從探測船上偷走嬰兒胚胎,在星球上的僻靜角落建立了開墾村落,養育六名人類幼兒。

方舟上的倖存人類中,混入了兩名無神論民──馬庫斯(崔維斯費米爾 飾演)和蘇(妮雅姆艾格 飾演),他們被教團編入討伐人造人、救回人類幼兒的搜救隊。但是這個荒涼星球上,並不是只有人類和人造人,隱藏在地層下的神祕生物,正在蠢蠢欲動。

《異星災變》劇照。

人類倖存者組成的搜救隊。

英文原劇名「Raised by Wolves」,就是古羅馬帝國的立國神話「狼少年傳說」,人造人母親自然就是傳說的母狼,密特拉教團的信仰、階級制度,士兵的配備,也都可以看到羅馬共和時期的影子。

《異星災變》開局三集的企圖很大,空間跨度卻很小。集中在小小的凱普勒 22b 上,但是塑造出母親、馬庫斯、方舟三方的生存競合為引子,探討人工智慧、地外生命、階級制度、宗教信仰等一系列的議題。

《異星災變》劇照。

在人類起源學說裡,社會化的優先趨勢是發展宗教信仰,次要趨勢則是從多神論跨入一神論,最後則是壓制無神論,也就是排除異議;但是文明現代化的優先趨勢卻是去道德化的無神論抬頭,因為一神論宗教的獨一性及道德觀,對自然科學和工業技術的發展牴觸發展。《異星災變》對這兩個趨勢的互相矛盾,花了不少篇幅著墨。

「我是誰?我從哪來?要往哪去?」

從上古智人仰望星空開始,這個問題就是整個人類文明共同的大哉問。一神論宗教的「上帝造人」說,解決了問題的前半,卻無法提供完整解答;但是當人類也可以打造出人工智慧、人造生命的時候,是不是也可以自稱為「上帝」?

《異星災變》劇照。

史考特和編劇亞倫葛兹考斯基 (Aaron Guzikowski) 藉由人造人父親在第二集中段說的那個「人造人、牧師、與貓」的彆腳笑話,隱隱提供了答案。有興趣深究的話,不妨在開追之後,上網搜尋「貓的存在悖論」,就可以略知一二。

不過再怎麼說,雷利老爺爺也已經八十二了,要在外景地和虛擬棚之間往返奔波,還是太吃力,這次也帶上了次子路克 (Luke Scott) 擔任B組導演,主責外景和分攤部份後期特效。大兒子傑克 (Jake Scott)、么女喬丹 (Luke Scott),這次雖然沒有列入工作名單,但都有參與劇本修訂工作。

和某位不想和兒子一起工作、看完兒子作品就擺臭臉的動畫導演不同,史考特爸爸很積極讓子女傳承衣缽,這個電影世家看樣子還能影響好萊塢科幻類型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