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壞蛋?《魔戒》裡的他是殺人兇手?無辜精神病患?還是佛羅多的受害者?

執念可以成魔

但是山姆回來了,他太執著於佛羅多,即便被誤會被討厭,他還是要回來破壞咕嚕的送餐大計。某種程度上,這一段的佛羅多、山姆與咕嚕,完美地呈現了充滿危機的三角態勢:山姆與咕嚕都展現了異於常人的執著,山姆一直想要保護佛羅多,而咕嚕一直想要奪得魔戒,兩人在佛羅多眼皮下上演明刀暗槍的爭寵。

《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劇照。

咕嚕罵山姆是「蠢肥哈比人」。

但這並不是一場公平的競爭,因為佛羅多對咕嚕表現了更多的同情——他隱隱知道咕嚕就會是未來自己的命運模樣,佛羅多已經與魔戒產生太多的羈絆,無法輕易脫離,而有一天他也會變得跟咕嚕一樣「相由心生」。同樣身為魔戒成癮受害者,佛羅多與咕嚕之間有渺小但堅定的共感。

《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劇照。

相信山姆也理解這一點,但山姆更不能忍受眼見這種事發生在畢生摯愛身上。這讓這段三角關係變得無比險惡,隨著一行人越來越接近末日山脈,山姆的舉動也越來越像不肯甘心放手的前男友,還是不甘放手的恐怖前男友。姑且不論這是否正當或正確,但令人生厭的山姆,也貌似越來越像因執念而變得醜怪的咕嚕(「我能為魔戒做出任何事!」):近乎偏激的執念也許比魔戒還要毒,能讓平凡善良的哈比人,變成辣手毒心的惡魔。

 

果然……他還是壞蛋嗎……

《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劇照。

到了熔漿邊緣的懸崖,咕嚕發動了最後的掙扎:他擊倒了山姆,然後攻擊戴上魔戒而隱形的佛羅多。他真的咬下了佛羅多的食指,只為了得到魔戒,真正做到了他「我能為魔戒做出任何事」的誓言。

最後,嫌疑犯隨著魔戒沉沒在熔漿之中,也許總結以上的結論,我們可以說,咕嚕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蛋……或者一位為當年殺弟罪孽、與魔戒誘惑兩相夾攻之下,引發解離性人格障礙的可憐病患。《魔戒》並沒有對咕嚕往死裡打,反倒使用這種善惡難辨的手法,一方面鋪陳咕嚕的罪行,一方面卻又解釋他背後的動機,與不由自主的沉淪感。最有趣與最令人寒心的一幕,事實上發生在咕嚕死亡的前一刻:被搶走魔戒的佛羅多,憤怒地往前撲向咕嚕,在一陣扭打後兩人掉落懸崖。

《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劇照。

請注意,佛羅多是「憤怒地」衝上去,這暗喻了佛羅多的行動,並不是被「奪回魔戒拯救世界」的大義理由所驅動的,伊利亞伍德 (Elijah Wood) 臉上的凶相,證明這完全是私人恩怨:佛羅多的表情彷彿說著「這是我的寶貝!」事實上,彼得傑克森導演確實是這樣想的。

 

原來他才是壞蛋?

《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劇照。

「我們最初拍攝這個橋段時,咕嚕咬下了佛羅多的手指,而後佛羅多將咕嚕推下了懸崖。這是一場徹底的謀殺,我們拍攝當時覺得這是很合理的,因為我們以為,所有觀眾都希望佛羅多殺了咕嚕。但是,當然,這種修改『很不托爾金』,因為這種安排,違反了托爾金對他的英雄的所有期望。」

傑克森表示

《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劇照。

佛羅多走向咕嚕。

因此他們又重新拍了一段,但是,傑克森卻仍然沒有忠實仿照托爾金原著的安排——像是 1980 年的動畫電影《魔戒》電影就比較忠實,搶到魔戒後的咕嚕,興高采烈地跳舞著,渾然不知腳下已經漸漸接近懸崖邊緣……最後他失足掉了下去。傑克森不想這麼簡單地讓咕嚕自食惡果,他仍然讓佛羅多衝了上去,讓他與搶到魔戒的咕嚕打成一團。

1980 年動畫電影《魔戒》最後懸崖片段:

但是,傑克森特別交待伊利亞伍德,他衝上去時眼神必須非常

「曖昧不明」

。不能讓觀眾明確認為,佛羅多上前是一件英雄舉動。傑克森決定遵照原著的安排,但加進一些解釋空間,半隱藏他對這場打鬥的看法。讓觀眾在 N 刷時,也許才會發現佛羅多最終的動機,其實並不單純——傑克森認為,假設咕嚕還沒到懸崖前就死了,那佛羅多應該最終仍然會選擇保留魔戒。是咕嚕成為了推進這個結局的主要動力,沒有他的偏執,魔戒不會墜落懸崖,但如果沒有他的偏執,觀眾未必會發現,佛羅多其實也有一樣魔性的偏執:咕嚕與佛羅多最終仍是同一種人。

佛羅多。

在《雙城奇謀》刪除片段裡,佛羅多最終變成了類似咕嚕的模樣

 

揭曉答案,真正的壞蛋是……

這是《魔戒》電影許多令人著迷的原因之一,他放大了托爾金原著中那些隱晦不明的細節,不給觀眾一個明確的答案:因為善惡之間原本就沒有明確的界線。咕嚕是不是《魔戒》三部曲裡的大壞蛋之一呢?也許是,但是看完電影後,我們應該更加了解這些罪行背後的根源:一切都是來自於執著。偏執讓史麥戈成為咕嚕,偏執讓咕嚕不擇手段,偏執讓佛羅多的步伐越來越堅定,最終,偏執讓兩個咕嚕在懸崖邊爭個你死我活。

《魔戒》。

今天,魔戒可以是黃金、鑽石或任何物品,但偏執的本質仍然沒有變化,它會令我們成為自己都不認得的殺人兇手。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