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親愛的房客》: 其實是一部懸疑電影──為什麼房客會是「親愛的」?

看《親愛的房客》晚上九點試映前,鄭有傑導演在開放觀眾進場時就已經在影廳裡,有點緊張在觀察進場觀眾的樣子。雖說這部電影在今年台北電影節就已經首度放映,獲得的評價也相當不錯,再加上貫穿整部電影最重要的、飾演主角林健一的莫子儀,也在北影拿下最佳男主角,但是,這位應該很習慣在鏡頭面前表演的導演,站在觀眾前仍靦腆且誠懇地說:

看到有這麼多人站在外頭,真的很不好意思,而自己其實也沒有什麼要說的,因為想說的話,都已經放進電影裡。

 

《親愛的房客》如何是「親愛的」,又為何「親愛」?

不知為何,他說這話的時候,讓我想到是枝裕和。

某部份是因為是枝裕和說過類似的話(2017 年《第三次殺人》在東京首映時),某部份是知道他與是枝裕和之間淵源(鄭有傑是《橫山家之味》小說版的譯者),所以在看《親愛的房客》的過程中,我確實感覺到這部電影有著是枝裕和「留白」的那種餘韻,並不是為了故弄玄虛而故意切換敘事──電影運用了倒敘及插敘,所以看來格外繁複,但卻是必要,因為鄭有傑利用這樣的方式,去講述了住在頂樓加蓋的房客,如何是「親愛的」,以及他又是為了什麼而「親愛」。

電影《親愛的房客》劇照。

是的,《親愛的房客》是一部同志電影,莫子儀飾演的正是愛著原屋主的男伴侶,照顧已逝世的他遺留下來的老母親及小兒子,雖在電影開頭,透過敘事卻又全然不說破,透過些許表演讓觀眾只知道老母親對於他這個房客,態度不佳,但為何態度不佳,一部份是歸類於對於同性戀之間的歧視,另一部份卻又是不能說的秘密──而這個秘密要到電影的後段才會揭露。

鄭有傑的留白及倒敘,不只讓這部電影停留在同志電影,讓它更像是一部懸疑作品,只有看到最後,我們才能得知這部電影的全貌。

電影《親愛的房客》劇照。

而《親愛的房客》另一意圖讓觀眾感同身受的部份,是刻劃同志在社會上所遭遇的歧視。家庭也好,職場也好,男主角在法院及監獄裡的政治機關也好,這些微妙的歧視,以及他人刻意的眼光,在電影以各種方式展現(語言暴力等等),莫子儀以本人非常投入,也相當沉穩的表演方式(有幾場哭戲非常好,你完全能感受到他在那個當下的情緒),表現了這樣的苦悶及痛苦。

電影《親愛的房客》劇照。

 

莫子儀、陳淑芳與白潤音的演技火花

《親愛的房客》是莫子儀的主場,幾乎可以說是莫子儀的獨角戲,但不得不提飾演老母親的陳淑芳及小兒子白潤音,正好是兩種對比。

陳淑芳資歷相當豐富的表演經歷,讓這個始終無法擺拖同性戀歧見、但在心裡卻又默默非常疼惜主角的演出,只需要短短的幾個動作就能明確表達,並且足以讓觀眾對這老母親感到不捨;而童星白潤音的表演靈動,無法理解自己的父親的本質,以及眼前這位「親愛的房客」始終都在對他隱暪什麼,所以他不解也憤怒,白潤音也恰如其分演出了這樣不理解,以及之後的體諒。

電影《親愛的房客》劇照。

《親愛的房客》節奏不快,再加上在倒敘及插敘之間的敘事,容易讓觀眾在看電影的過程中較難理解(事實上,看試映時坐我旁邊的男觀眾看到一半就拿手機出來滑,但看到結尾時,他也是跟著鼓掌的其中一人),但隨著電影讓觀眾知道,主角為何「親愛」,以及如何「親愛」他人的理由,當那些留白通通都告訴你的時候,你就會知道,《親愛的房客》的誠意是足以打動人心的。

電影資訊

親愛的房客 Dear Tenant

上映日期
2020/10/23
親愛的房客_Dear Tenant_電影海報

導演

鄭有傑

劇情

林健一不只看護生病的房東周秀玉,還收養她 9 歲的孫子王悠宇。他的行為看似超出普通房客,但其實這都是他思念一個人的方式。然而在周秀玉過世之後,他的動機開始受到質疑。在檢警調查之下,發現越來越多對健一不利的證據......。

IMDB
7.7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78%
觀看完整介紹
親愛的房客_Dear Tenant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