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天能》:把十年前《全面啟動》原聲帶最後一首〈Time〉倒帶,再拉長成二個小時半

作為現今好萊塢奉行「作者論」的導演裡,最受矚目的克里斯多福諾蘭(必須要補一句「沒有之一」),「時間」永遠是他創作裡最重要的母題。

對我來說,諾蘭的做法其實跟村上春樹的小說有些類似,都是在極其寫實的世界觀裡去解釋超現實的題材:除去創造經歷裡三部有原作的電影《針鋒相對》及《頂尖對決》,和《記憶拼圖》的全面倒敘,《黑暗騎士三部曲》用寫實風格的槍戰警匪電影去解釋歷史悠久的漫畫裡超級英雄,《全面啟動》意圖用科學設定,在人類的潛意識裡不斷將時間擴大,《星際效應》意圖用科學設定,在未知的太空領域裡不斷將時間概念拉長;而《敦克爾克大行動》是用極其純粹的戰爭片方式,讓海陸空三條敘事線各自濃縮或放大,成為不同的時間感──但是在描寫同一場戰爭。

《天能》。

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及男主角約翰大衛華盛頓。

諾蘭的第十一部電影作品,對比三年前《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刻意簡單,三年後的《天能》卻完全不簡單,敘事刻意複雜,甚至異常複雜,複雜到讓普通觀眾難以理解的程度,複雜到散場後跟朋友說的第一句話會是

「你有看懂嗎?」

,複雜到散場後直接回到電影院門口再看一次,你都還不一定能完全看懂。

《天能》是諾蘭的 007 電影,但他卻利用這種「諜報電影」的典型,摻入自己最執著的時間母題,各種複雜的「倒敘」:《記憶拼圖》是片段式的一段段倒敘,而二十年後的《天能》卻是倒敘到了極致──而你還記得十年前的《全面啟動》的開場及最後的段落合在一起,正是倒敘嗎?

《全面啟動》劇照。

他的老去貫穿了整部電影。

一個二十年,一個十年,一個 2020 年,卻是一個從獨立製片躍成好萊塢華納公司的當家導演,貫徹自己的作者論,以及堅持在大銀幕(也堅持膠卷拍攝),一次次做出與其他商業大片不同的讓觀眾驚嘆的視效奇觀,以最純樸的寫實手法(刻意盡量不用電腦特效)去翻新商業電影的模式。

《天能》劇照。

讓阿公一直來出演自己的電影也是諾蘭的堅持嗎。

今年因為疫情關係,一向是好萊塢暑期大片的常勝軍諾蘭,《天能》自然是要拯救全世界電影院的終極救星,但這部《天能》,卻是一部不折不扣的作者論電影,就像諾蘭崇拜的電影導演希區考克一樣,透過劇情是要創造出讓觀眾提心吊擔的懸念,也是商業屬性的簡單直白(在希區考克的術語裡就是「麥高芬」)。

角色的情感,並不是為了取得觀眾的共鳴,他們的演出只是導演掌控底下的一枚棋子,只是為了推動劇情,讓觀眾走到電影最高峰最精采的場景之前的過渡,只是為了滿足讓觀眾在電影院裡的大銀幕看到的視效奇觀──而諾蘭在《天能》達到了這些目的,儘管在某部份來說是缺點。

《天能》劇照。

但希望羅伯派汀森可以憑這部電影成功轉型成動作巨星,作為下一任蝙蝠俠會是好的開始。

是的,敘事刻意複雜,講了大量的科學原理──甚至整部電影二小時約又三十分幾乎都在解釋「為什麼這個場景會變成這樣」,卻又是一部真正的商業電影,一部你必須在大銀幕上看才能看到壯麗的厲害視效。只是這部電影卻又並不特別迎合電影市場,即便是在 2020 年因為疫情而冷淡,所以備受矚目的暑期檔,但這終極成果,卻仍是克里斯多福諾蘭的「時間」想像,仍是純粹的作者論電影──就算看不懂也沒關係,我們仍能享受到諾蘭想讓我們享受到的那些美好時刻,只有在電影院才能享受的「壯觀」。

電影資訊

天能 Tenet

上映日期
2020/08/27
天能_Tenet_電影海報

劇情

克里斯多福諾蘭作品,以 IMAX 技術、跨越 7 國拍攝,瞄準呈現另一部動作史詩,不是時間穿越,與時間逆轉相關。約翰大衛華盛頓是《天能》一片中的全新主角,必須僅靠一個字「天能」為地球全人類的存亡誓死奮戰,他將進入一個幽冥晦暗的國際諜報世界,並且執行一項即將超越現實時間限制的重大任務。這不是時空旅行,而是逆轉未來。

IMDB
7.8
Rotten Tomatoes
71%
PTT
好雷
72%
觀看完整介紹
天能_Tenet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