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美麗佳人歐蘭朵》:見證女神蒂妲絲雲頓的多變,性別意識覺醒經典傑作

圓點點

1992 年出品,莎莉波特 (Sally Potter) 編導,蒂妲絲雲頓 (Tilda Swinton) 主演的奇幻電影《美麗佳人歐蘭朵》(Orlando) 改編自維吉尼亞吳爾芙的小說,描述出身貴族的美少年歐蘭朵,曾為伊莉莎白一世的侍衛,備受寵愛的他,被女王賜予「不凋零不老去」。歐蘭朵經歷過愛情的失落,也曾深受寫作之苦,甚至自願出使東方,還與可汗結下友誼。然而,某次沉睡後,他醒來竟化為女人,飽受社會對女性的歧視與拘束。四百年後,歐蘭朵帶著女兒回到曾屬於他的領地,終於體會身為女性的美好與自由。

《美麗佳人歐蘭朵》劇照。

 

蒂妲絲雲頓忽男忽女,性別意識覺醒

本片時隔多年再度重映,看女神蒂妲絲雲頓性別曖昧的演出,從追求俄羅斯公主、狠拋未婚妻的美少年,到化身女性,參與社交聚會聽著男人對女人的批評,險些嫁給貴族以保封地,乃至品嚐性愛的美好,揭露其曲折離奇的人生,在失落中堅強,於冒險中獲得友誼,更看透政治的利益衝突與戰爭的毀滅性。

《美麗佳人歐蘭朵》蒂妲絲雲頓。

蒂妲絲雲頓的皮膚吹彈可破,宛若大理石的肌膚令人羨慕,演男人時的俊俏,迷倒一票女性,而化為女人,又讓男人眼睛大吃冰淇淋。這是一部性別意識覺醒的電影,歐蘭朵隨著時代流轉,擁有不老童顏,卻因生理的轉變,體會當時社會對女性的婚姻與財產權的限制,在保有財富與追求自由間選擇了後者。

《美麗佳人歐蘭朵》蒂妲絲雲頓。

電影超脫了性別框架的課題,讓一個性別曖昧的角色兼具剛毅、果敢與嫵媚的特質,可以用女人姿態讓男人魂牽夢縈,也能騎著機車大展帥氣,卻在歐蘭朵凝視鏡頭與對觀眾說話的瞬間,投射出不同時期的情感與態度,帶出長生不死的美麗與哀愁,因此現在看這部電影依然發人深省。

 

長生不老的孤獨,是禮物還是詛咒?

歐蘭朵是孤獨的,沒有人可以陪伴他一輩子,因此特別多愁善感,從一場其與俄羅斯公主的戲,揭露他害怕未來而無法享受當下的喜悅,帶出長生不老的孤單。

永不凋零究竟是詛咒,還是幸運呢?電影沒有給答案,卻在歐蘭朵的淚水中,演繹憂鬱與快樂的一體兩面,就跟他的愛情與異國冒險一樣,感情與政治不可能永遠不變,而他所能做的並非改變環境,而是在重重限制中活出自我,等待屬於他的時代來臨。

《美麗佳人歐蘭朵》劇照。

片子幽默呈現眾人對歐蘭朵永不凋零又性別難分的視而不見,嘲諷了人們慣於合理化現實,也因此沒有人懷疑歐蘭朵的身分。某方面來說,歐蘭朵是幸運的,因為他可以有千百次機會,體會不同性別與時代的氛圍,有大把的時間成就夢想。雖然歐蘭朵一度付錢請教詩人,還被恥笑,卻在數百年後得到出版社賞識,印證了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而他眼神中的堅定與自信,更是他迷人的原因。

 

《美麗佳人歐蘭朵》宛若一場華麗與細膩的時空旅行

故事橫跨四百年,電影場景與服裝華麗,畫面唯美又極富動感,從溜冰上菜、宴會跳舞、沙漠飲酒,再到現代的騎車英姿,揭露不同時代的流行與風情,宛若一場時空旅行,令人目不暇給。

電影讓觀眾經歷一場視覺與聽覺的饗宴,體會超脫性別與活出自我的美妙。片子細膩動人,時而喜悅、瘋狂,時而哀傷、低迷,用煙霧繚繞來轉場,增添唯美,而一場歐蘭朵在迷宮奔跑的戲,百轉千迴中換了衣服,同時顯現對於愛情的自主與個人的蛻變,堪稱全片筆者最喜愛的戲。

《美麗佳人歐蘭朵》劇照。

《美麗佳人歐蘭朵》是歷久彌新的電影,你會在片中找到有感的篇章,不論是死亡、愛情、政治或社交,不變的是個人的覺醒與成長。我們無法活得像歐蘭朵一樣久,可是生在這個時代,能享受獨立與自由的空氣,已經是幸福了!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