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腦細胞》20 週年:最被忽略的超現實電影,讓你看看腦洞裡原來這麼美

20 年前的這個 8 月,一部神秘電影首映,它看來像在仿效世紀終始的驚悚連續殺人魔電影類型、又像一部故作玄虛的科幻電影。它由一位好萊塢生面孔導演執導、而由當年好萊塢女神領銜主演。20 年來,似乎僅有對電影美學挑剔的觀眾還記得它。即便在武漢肺炎疫情導致的經典重映風潮下,這部電影仍然持續被遺忘。它極其殘酷、極其華美、它是《入侵腦細胞》,它當然是影史最被低估的電影,我們沒有理由不再次重溫這場挑戰心靈極限的惡夢。

2000 年電影《入侵腦細胞》劇照。

美麗的《入侵腦細胞》日版海報。

 

塔森辛導演與他絢麗奪目的映像世界

塔森辛是個在好萊塢不常被提起的名字,這位印度裔導演有著東方民族天生拘謹的個性,但他把性格中所有放肆浪蕩的部份,全放進了作品裡。

這樣說來,塔森辛應該是個極其自大的傢伙,因為沒有人像他那樣,把廣告拍得氣勢磅礡、一副唯我獨尊。《入侵腦細胞》是他的執導處女秀,自然默默無名。但是在那之前,就有許多觀眾已經嚐到塔森的獨特影像魅力而不自知:1997 年集結全球足球紅星的 Nike 廣告《善惡對戰》(Good vs Evil),成為當時最紅的熱門話題,而這正是塔森辛的手筆。

Nike 廣告《善惡對戰》:

張牙舞爪的惡魔大軍從烈火中竄出,要與坎通納 (Eric Cantona)、羅納度、「花蝴蝶」坎波斯 (Campos)、葡萄牙的菲戈 (Figo) 等人類捍衛者在足上對決。

火焰在雄壯的羅馬競技場上點燃邊線,穿著釘鞋的惡魔們想抓準時機弄殘對手,頭鎚拐子無影腳等等賤招盡出,惡魔還想一腳將尖釘刺進菲戈的帥臉(這個畫面從美國版廣告中被刪除了,怕嬌弱的美國觀眾產生心靈陰影);最終,惡魔隊的門將、地獄統帥路西法晨星登場,他展開雙翼,一副滴水不露模樣要封鎖人類進球!

而人類已經開始反擊、義大利的馬爾蒂尼 (Maldini) 鏟球……花式盤球的羅納度絲毫不怕邊線杜賓狂吠……大帝坎通納定球、立起他的領子、說了聲「掰掰」(au revoir)、黃金右腳無視後頭撲來的惡魔大軍,一記大踢勁射,極速火球貫穿了自信滿滿的撒旦,進網得分。

另一段塔森執導的 Nike 廣告:

即便你對 90 年代足壇不太熟,這段 Nike 版少林足球一樣能讓你熱血沸騰,塔森辛對於力量的崇拜,融合在他偏好的希臘羅馬風格美學之中,讓 90 年代球星化為競技場上的神腿角鬥士。但這只不過是一段 1 分半的廣告,篇幅太短,當塔森有機會執導 100 分鐘的長片《入侵腦細胞》時,他當然要將各式美學塞好塞滿。東方血統的好萊塢導演,自然能毫無違和地融合印度美學、BDSM 與現代藝術,塑造出無人能及的超現實美感。

曾執導眾多視覺風格強烈廣告及電影的印度導演塔森辛。

塔森辛曾經非常不願意公開露相,認為導演應該躲在攝影機後就好了。

《入侵腦細胞》當然應該要在大銀幕上觀賞,這樣觀眾才能在開演第一秒就體驗強大的視覺衝擊:納米比亞 (Namibia) 的納米比諾克盧福國家公園 (Namib-Naukluft National Park) 壯觀又詭異的沙漠景觀,立刻警告你這不是一部棚內搭景的廉價 B 級電影。

塔森辛太愛這片奇幻的真實美景,在他後來的電影《墜落》(The Fall) 裡又再次來此拍攝。他形容過此地:

「這裡一切看起來就像人工佈置的成果,但事實上這裡卻是渾然天成的景觀,多年來它一直維持這個模樣,就像是異次元世界一般。」

塔森辛導演電影《入侵腦細胞》劇照。

這片納米比亞的風砂,與美國中西部的變態殺人魔好像沒有太大關係,但這是塔森的堅持,他要觀眾理解,人類的心靈如同這片沙漠一樣無邊無際──我們在開頭看到的沙漠,事實是一個因意外而昏迷男孩的心靈。

塔森表示:

「我不想因為這部電影會深入人類心靈,而讓觀眾誤以為整個場景就只限定在室內而已。」

儘管這部電影的預算僅有少少的 3 千多萬美金,整個劇組還是遠赴納米比亞,拍了這一幕長約 4 分多鐘的開場。

塔森辛導演電影《入侵腦細胞》劇照。

 

《入侵腦細胞》帶你進入驚悚難耐的病態意識空間

曾經是宇宙第一美臀的珍妮佛洛佩茲在本片飾演精神學家凱薩琳,她正在研究一項大膽的精神病學臨床研究:進入病人的心靈,找出精神疾病的根本病因。她困於長年的療程沒有成效,無法挽救因海灘意外而昏迷的富翁兒子。此時警方找上門來,文森唐諾佛利歐飾演的變態連環殺人魔史塔革 (Carl Stargher) 因病昏迷被捕,但他仍有一個囚禁的犧牲者未被找到。

史塔革喜歡將他的獵物囚禁在玻璃櫃中,持續灌水並紀錄她們死前的掙扎。文斯沃恩飾演的 FBI 探員諾伐克 (Peter Novak) 與時間賽跑,得在被害者被溺斃前找到她被囚禁的地點,只能找上凱薩琳,藉由她進入史塔革內心,找出最後人質到底被藏在哪裡……

塔森辛導演電影《入侵腦細胞》劇照。

《入侵腦細胞》有一套很像《駭客任務》的遊戲規則:要進入心靈,必須進入冥想狀態;而人類的心靈虛實難辨,在那裡可能發生任何意想不到的狀況,而如果你在別人的心靈裡受傷了、甚至因此死亡,你在現實世界裡也會因此死亡。但是,看起來很像《駭客任務》的《入侵腦細胞》,卻比《駭客任務》美多了,光是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方式就截然不同。

進入者與被進入者都要穿上宛若肌理外露的鮮紅緊身衣,懸吊在半空中──電影裡還有理論支持這種設計:

解離性人格患者喜歡失重的感覺

不過,無論這個論調是否真實,畫面上呈現景象透出的難解詭異感,已經先征服了觀眾:在藍色房間裡,兩個全身血紅的軀體,以平躺姿勢懸浮在空中,他們的臉上蓋著藍布。遠看像是太空中的太平間,渾身血污的屍體動也不動地在空中靜止,有一種強烈的死亡美感。

塔森辛導演電影《入侵腦細胞》劇照。

在沙灘遇難的小男孩,昏迷心靈中是一片無水的沙漠,但是虐殺成性的成年殺人魔呢?那宛如一間惡夢博物館。史塔革的潛意識裡有著生鏽的齒輪機關、大量的親水設計(後來我們才理解水對這個悲哀靈魂所代表的受苦意義)、蛇鱗花紋與惡魔的圖騰。

他在其中展示他的歷年「戰利品」,肌肉隆隆的獄卒看守這些形式不一的受害者們,有全身被漂白的女體、被綁縛在病床上被勾爪撐開嘴巴的女體、被繫上鋼勾籠頭拉著嬰兒車的女體……這些畫面即便放在 2020 年的現在,其中病態的美感仍然能讓許多觀眾不適。

塔森辛導演電影《入侵腦細胞》劇照。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