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標誌的故事(二):索爾巴斯與庫柏力克的《鬼店》大對決

人狼屋

然而,庫柏力克有如批改作業似的冷淡口吻,無疑地潑了他一桶冷水。在其中一張設計裡,索爾畫了一隻從地面伸出巨掌的手,準備牢牢抓住傾倒的三輪車,這無疑暗示全景飯店的邪惡力量或父親傑克的控制欲,對主角丹尼的箝制。

不過庫柏力克認為

「手掌與腳踏車的關連性看起來太低了」

並否決了提案。下一張草稿有一座像是眼睛般的迷宮,明顯對應了片尾的迷宮追殺、「全景」(overlook) 飯店的監視或丹尼的「閃靈」能力。庫柏力克則給了

「迷宮看起來太抽象,而且在海報的畫面比重過大」

的評語,耐心地等索爾繼續出招。

《鬼店》。

接下來,索爾採用簡單易懂的設計,直接將片尾場景放在海報上,迷宮造型也還原為電影裡的模樣。庫柏力克則語重心長的告知他

「迷宮的畫面比重真的太大了,我不認為海報真的需要這座迷宮。」

於是索爾從善如流的去掉迷宮,改以模糊的剪影呈現主角三人的無助模樣。

《鬼店》。

庫柏力克先前提醒過索爾,《鬼店》主要是一部恐怖片,它「可能」有超自然元素,但不是重點。這個提示與原作者史蒂芬金的見解完全背道而馳,不過身為原著書迷的索爾,只好硬著頭皮減少海報對超自然元素的指涉。

然而這張僅以「人」為核心的海報並沒有讓庫柏力克滿意,他丟下一句

「看起來像科幻片,而且字體太難讀。」

的結論後就立即退件。至於另一張以全景飯店為主題的海報也不受青睞。庫柏力克再次提醒索爾更換字體,且批評飯店的畫法

「太怪異、視角太寬廣、太浮誇、不夠簡潔」

最後他給了五張作品「不盡滿意」的結論。索爾只得繼續摸索,試圖找出庫柏力克可接受的折衷方案。

《鬼店》。

這一試可說開啟了意想不到的漫長抗戰。根據事後統計,索爾總共交出了三百多張設計稿才讓庫柏力克點頭,成品也與最初的設計截然不同。庫柏力克口中「難讀」的字體被放到最大,索爾繪製的模糊人臉也與字體合而為一。整體來說,這張海報雖有索爾偏好的極簡風格,但更像庫柏力克自己的創作。

《鬼店》。

索爾之後修改的設計稿,最後仍被否決。

 

索爾生涯最後一張正式發行的電影海報,正是《鬼店》

兩人對海報的底色也有不同見解。索爾選用壓迫感強烈的紅色,海報除了片名之外空無一物,只有(電影並未出現的)人臉驚駭的眼神讓觀眾自行聯想。但庫柏力克刻意挑選與恐怖氣氛落差最大的亮黃色,然後在海報上添了

「當代恐怖作品的大師之作」

一行字。兩者優劣雖見仁見智,不過庫柏力克的設計多少有畫蛇添足之感。最後,索爾的版本上了報紙宣傳,庫柏力克的版本則成為官方定案的電影海報。

左邊為索爾的《鬼店》原始海報設計,右為未被採用的《辛德勒的名單》海報。

左邊為索爾的《鬼店》原始海報設計,右為未被採用的《辛德勒的名單》海報。

《鬼店》是索爾生涯中最後一張正式發行的電影海報。他在 1996 年去世前經手過的作品,只剩《從桂河大橋歸來》(Return from the River Kwai,與《桂河大橋》無關)的日本海報,與未被採用的《辛德勒的名單》海報。

就結果來說,索爾的確輸給了庫柏力克的堅持,不過電影上映後,傑克尼克遜破門的側臉卻取代原始海報,成為電影的代表圖像,就連《安眠醫師》也選擇此劇照為致敬對象。索爾天上有知,恐怕也會啞然失笑吧。

(左)鬼店與(右)安眠醫生。

(左)鬼店與(右)安眠醫生。

電影資訊

鬼店 The Shining

上映日期
2018/09/28
鬼店_The Shining_電影海報

劇情

2018高雄電影節數位修復版。作家傑克(傑克尼克遜 飾)與妻兒受雇在淡季時管理空無一人的旅館,這個位於偏遠地帶專供有錢人渡假的豪華旅館,曾經發生過駭人聽聞的謀殺案,一名警衛發瘋將妻女殘殺後自殺。 但一直苦思劇本沒有收入的傑克與妻子,為了補貼家用,加上淡季無人有利傑克創作,即使謀殺案與面試經理態度怪異讓三人不安,傑克最終仍接下了工作。 隨著氣候進入嚴冬,空洞的大旅館只剩傑克一家,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傑克開始看到恐怖驚人的幻象,精神狀況也越來越詭異,曾答應妻子戒酒的他,又開始喝的醉醺醺,甚至威脅要殺了妻子與小兒子!!

IMDB
8.4
Rotten Tomatoes
87%
觀看完整介紹
鬼店_The Shining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