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紳士密令》續集?因為我們早已忘了冷戰

蓋瑞奇早就拍過兄弟闖江湖,《兩根槍管》與《偷拐搶騙》都是一群混帳豬朋狗友挑上惡勢力的故事,《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 想當然耳更是漢子搭檔。但是《紳士密令》反倒沒有那麼強調兄弟情 (bromance),它甚至也沒有演出《打擊魔鬼》令人懷念的官配感。它更像一場 60 年代時尚走秀,艾莉西亞薇坎德 (Alicia Vikander) 與伊莉莎白戴比基 (Elizabeth Debicki) 更是美出人生新高度,60 年代電影裡的鴻衣羽裳成為了《紳士密令》的時尚指標:

《紳士密令》艾莉西亞薇坎德。

《紳士密令》

艾米漢默登場時,頭上的鴨舌帽造型就來自尚保羅貝爾蒙多 (Jean-Paul Belmondo) 在《斷了氣》(Breathless) 裡的鴨舌帽;60 年代全球第一名模瑪麗莎貝倫森 (Marisa Berenson) 的奢華美服,穿在同樣雍容華貴的伊莉莎白戴比基身上——其實戴比基還真有點貝倫森神韻;當然別忘了小可愛薇坎德身上那套不敗白花橘底小洋裝,你知道那就叫普普風嗎?這也不重要,重點是你的雙眼無法離開她。

貝倫森(上)與戴比基。

貝倫森(上)與戴比基。

《紳士密令》沒有燒腦劇情、沒有冷血殘酷、也沒有原作那麼風趣又聰明,但我們能說這是一部爛電影嗎?當然不行。某種程度上,《紳士密令》是一場華麗的風格展示。讓你看著這些年輕演員試圖復原那個年代男人與女人不言可喻的酷勁與圓滑 (cool slick),你可以討厭它無腦,但你也找不到另一部主流電影,以如此無腦崇拜的姿態歌頌遠去的 60 年代。更何況,現在的時代已經忘了諜報電影、忘了東西德那時的肅殺氣氛、我們已經把冷戰拋諸腦後。

《紳士密令》劇照。

《紳士密令》

為什麼《紳士密令》沒有第二集?答案其實已經呼之欲出。當然,它的票房是致命傷。這部成本 7 千 5 百萬美金的電影其實並不貴,但它僅有 4 千 5 百萬美金的美國票房傷透老闆的心,它在海外的 6 千萬美金票房也不算太好,1 億美金的全球總票房只是看起來好看,實質上並未為它賺來另一部續集。這個理由似乎已經很充分,但這卻不是唯一的答案。

《紳士密令》劇照。

《紳士密令》

重點仍然是觀眾已經背棄了諜報電影,在湯姆克魯斯 (Tom Cruise) 的努力下,一樣有著諜報元素的影集《虎膽妙算》(Mission: Impossible),轉變成了電影《不可能的任務》。在後面幾集的《不可能的任務》裡,你能看到更多的小隊合力運作,但這並不是諜報電影的重點。《不可能的任務》雖然也有善惡兩大勢力下夾縫人物的心酸悲哀,但那也不是吸引觀眾進場的主力,《不可能的任務》仍然是一套動作電影,不會有人稱它是諜報電影。

《紳士密令》劇照。

《紳士密令》

克里斯多福諾蘭 (Chris Nolan) 也喜愛諜報電影,但他不是一般的類型導演,無意讓類型風格凌駕於他的故事之上;近年來最好的諜報電影《諜影行動》(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 很明顯也沒有帶起一波間諜大師勒卡雷的改編作品風。《紅雀》(Red Sparrow) 與《極凍之城》(Atomic Blonde) 其實品質都很不錯,但這兩部當紅女星主演的電影,雖然都有大膽的演出(裸露或打戲),但卻都同樣無法達到天后們的票房平均水準——更像動作電影的《極凍之城》明顯票房成績優秀一點。

《紅雀》珍妮佛勞倫斯。

《紅雀》在美國也無法回本。

再者,《打擊魔鬼》已經太久遠了。透過《紳士密令》的實驗,幾乎可以確定觀眾的記憶力無法保持 50 年以上。60 年代的當紅劇集、甚至是曾在台灣電視上播映、而且在台灣也受到歡迎的影集,現在已經沒有人記得了,當年曾在電視上觀賞《打擊魔鬼》的小朋友,至今最少也有 60 歲了,而他們並不是電影主流客群。這不是台灣人喜新厭舊,這對全世界來說是相同的困境。60 年代的影集已經無法為它們的改編作品加分,許多觀眾絲毫未聞《打擊魔鬼》,這讓《紳士密令》的票房少了一大塊基本盤。

《紳士密令》主演。

《紳士密令》主演們——戴比基還比卡維爾高……

為什麼《紳士密令》沒有續集?它跟其他沒有續集的電影有一點不同,它屬於一個主流觀眾不感興趣的電影類型;它身處於被主流觀眾遺忘的冷戰情勢;這讓它只想讓觀眾重溫那個既嚴肅又輕鬆年代的用心,全然白費。而在它票房不佳的狀況下,電影公司找不到理由再度復活它。

《紳士密令》劇照。

《紳士密令》

《紳士密令》的演員與編劇全都表達過意願想要製作續集,但是,如果粉絲敲碗的聲音不夠大聲(仍然不夠),《紳士密令》的任務應該已經確定結束——一如我們已經遺忘柏林圍牆今年正好倒塌滿 30 週年。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