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龍族戰神》這部充滿不幸與悲劇的電影,最終仍沒有人能重拍它

他原本有著快樂的生活、有愛他的家人,某天一場意外奪去了他的摯愛,他矢志復仇……成為了黑夜裡的守護神……不,這不是《蝙蝠俠》的故事。比起來,烏鴉與蝙蝠雖然同為黑嘛嘛一族,命運與地位卻是大不相同:全球所有電影公司都想拍蝙蝠俠、海量粉絲支持蝙蝠俠;相較之下,1994 年《 龍族戰神 》(THE Crow) 就是一場徹底徹尾的悲劇。

不是說這部電影爛成一個悲劇,而是《龍族戰神》的製作過程充滿著悲劇的氣氛,甚至這種宿命感持續到 24 年後的現在。這幾天,《龍族戰神》被眼淚沾濕的歷史又要再增添新的一頁──

1994年 美國超自然動作電影 《 龍族戰神 》。

 

誕生自作者切身之痛的 黑暗英雄 

讓我們先跳過你已經熟悉的傳奇之子意外身亡的部分,話說從頭。《龍族戰神》的原著漫畫,就是作者詹姆斯歐巴爾 (James O’Barr) 的自身悲劇結晶。他從小生長在底特律的孤兒院裡,小詹姆斯是孤兒院裡的唯一白人──你大概可以想像他會受到的待遇。有幸的是,其他壞孩子無法從他身上拿走作畫的天分。

「自從我兩歲時拿到了幾根蠟筆,從此我再也沒有放下它們。」

歐巴爾雲淡風輕地說。

畫畫是他的興趣,也是他逃避殘酷現實的最好方式,他畫著那些現實以外的事物:電影上的怪獸、還有恐怖小說裡的惡魔。而後,畫畫變成他說故事的方式,他開始畫起有著連續劇情的漫畫。最終,他成為了一位漫畫家。

《 龍族戰神 》原著 漫畫 作者 : 詹姆斯歐巴爾 。

《龍族戰神》原著漫畫作者 : 詹姆斯歐巴爾。

《龍族戰神》描述一位搖滾歌手艾瑞克,某個晚上他的住處被一群混混侵入,他與他的女友被暴徒們殘酷殺死,死後無法瞑目的主角因神秘烏鴉力量復活,他再也不會死去,但心裡仍然痛苦,他活著的目的只剩下一個,就是為他身上所有的不幸根源進行復仇。

《 龍族戰神 》 漫畫 。

漫畫版《龍族戰神》。

你無法想像《龍族戰神》是啟發自歐巴爾身上的真實事件:離開孤兒院的歐巴爾有了知心女友,在一個下大雨的夜晚,某個粗心的酒醉駕駛撞死了他原本論及婚嫁的女友,而當時他才只有 18 歲。

所以,《龍族戰神》基本上是歐巴爾的某種人生變形,他痛苦地透過自己的天賦,把他所處的混亂出身環境、他痛失所愛的經過、與悲劇後心中複雜困惑的情緒,全化成了那個死而復生的復仇死神,以及《龍族戰神》這套漫畫。

親手把自己的痛苦畫在白紙上,是一種淌血的自剖,但也是一種緩慢的自療,他把他內心毫無未來、甚至瞋恨上帝的憤怒情緒全畫出來了,他不只一次想要放棄完成《龍族戰神》,但是最後,他仍然花了長達 6 年的時間,成就這套漫畫,彷彿這是他唯一剩下的人生意義。

1994年所刊行的《 龍族戰神 》 漫畫 畫面 。

 

Too Dark To See

所以歐巴爾不認為這是一部會受歡迎的漫畫,因為它太黑暗,它與那些穿著鮮豔的超英雄們格格不入。《龍族戰神》的主角沒有正義感與道德感可言,復活不是他的本意,不死對他來說更不是超能力,這些都只是逼迫他再度面對曾讓他痛苦的現實,所以他的腦中只剩下殺無赦的復仇念頭,而這讓他僅存一絲的人性更加感覺被撕裂。

但是那些懂得欣賞的讀者們,撿起了這本異色作品,他們喜歡《龍族戰神》,並感覺與它有著共鳴。不只是因為那些殘殺邪惡的痛快感,更多的是那些生不如死的內心折磨。這些讀者的回饋讓《龍族戰神》成為了暢銷作品,更進一步地得到了改編電影的機會。

闇色英雄漫畫《 龍族戰神 》推出後意外獲得不少粉絲支持。

 

自身的投影 悲劇的漣漪

1989 年的《蝙蝠俠》珠玉在前,歐巴爾原本臆想他的作品會變成另一部山寨蝙蝠俠。意外的,《龍族戰神》的導演亞歷士普羅亞斯 (Alex Proyas) 完全理解書中的主旨──他原本就是個書迷,而且最喜歡那些偏執入魔的故事,看看《極光追殺令》(Dark City)──而且,有著一身好身手的李國豪 (Brandon Lee) 確實能演活那個痛苦的靈魂。

歐巴爾親自看了這部電影,而且他非常喜歡,事實上他喜歡李國豪早從拜會片場時就開始:當他踏進片場時,他看見李國豪一臉漠然地坐在那裏,甚至連來打招呼都沒有,歐巴爾感覺有點尷尬而且困惑。許久,李國豪才過來向歐巴爾說:

「我看到你來現場了,但這就像洛伊見到泰瑞爾的情景一般,這就像親自見到創造你的造物主一樣。」

當年的 李國豪 (左)與 《 龍族戰神 》原著漫畫作者 歐巴爾 (右) 合影。

李國豪 (左 )與《龍族戰神》原作者歐巴爾 (右) 的合影。

你必須是《銀翼殺手》的死忠粉絲,才能理解李國豪的引經據典:洛伊是泰瑞爾企業製造的仿生人。

這句話讓歐巴爾,瞬間成為了眼前這個當時星運尚未打開的年輕人的粉絲。李國豪同樣地把人生傷痛放到了他的表演之中──他偉大的父親李小龍無預警的暴斃──但是隨著他每一天自剖式的演出之後,他又感覺到,這是人生中第一次自己並未被稱為「李小龍之子」而活著:因為他已經慢慢地變成了那位主角艾瑞克,這種感覺奇異地讓他感受到一種新生,彷彿自己真正成為了一位演員。

李小龍 之子 李國豪 演出 《 龍族戰神 》電影時的造型。

但是,心血成詩的《龍族戰神》並未放過這位年輕人:無意間上膛的道具槍,在片場造成了意外,造成了李國豪中彈身亡。他沒有來得及看到這部電影成為邪典經典,便已經離開人世,導演普羅亞斯沒有抹滅他的努力,透過替身與電腦動畫補足了他未完的戲份,讓這部電影成為了李國豪唯一讓世人記住的作品。

 

看不見出口的重拍計畫

時光飛逝,過了 14 年,2008 年《龍族戰神》又再次被端上了好萊塢片商的會議桌,商討重拍大計,他們沒想到《龍族戰神》的殺傷力如此之強,連要新拍一部中等預算──好萊塢沒把握它會是一部商業大片──的新版《龍族戰神》都是這麼困難。往後的 7 年裡,《龍族戰神》變成了一座旋轉馬車,許許多多的導演與演員跳上了它,最終都因為各種原因離開了它,剩下它獨自地孤單轉著。

新版《 龍族戰神 》曾屬意 路克伊凡斯 演出,但他手上的案子太多,無法等待太長的製作期。

路克伊凡斯,他手上的案子太多,無法等待太長的製作期

上車名單包括:《刀鋒戰士》導演史蒂芬諾靈頓 (Stephen Norrington);《 28 週毀滅倒數:全球封閉》導演璜卡洛斯佛瑞斯納 (Juan Carlos Fresnadillo)──原本他預計讓布萊德利庫柏飾演陰森的主角,連概念圖都畫好了;但庫柏最終因為檔期問題離開,補上的是馬克華伯格、查寧塔圖萊恩葛斯林詹姆斯麥艾維等等,很可惜地這些一線男星全沒搭上,最後連佛瑞斯納自己都離開了……

再來是《七夜怪譚》導演哈維爾古提瑞茲 (F. Javier Gutiérrez) 接手,他找過邪神洛基 (湯姆希德斯頓)、亞歷山大史柯斯嘉、傑克赫斯頓、路克伊凡斯──他一度是最有可能的人選──尼可拉斯霍特、傑克歐康納等等等……

布萊德利庫柏 版的《 龍族戰神 》。

這就是布萊德利庫柏的《龍族戰神》。

最終以上人選全都摔出《龍族戰神》的製作名單,直到 2015 年,一位恐怖界的新星,《陰林》(The Hallow) 與《鬼修女》的導演柯林哈迪 (Colin Hardy) 成為了這部電影的新導演,而且,他也找到一位情投意合的搭檔,「水行俠」傑森摩莫亞(Jason momoa)。

 

撥雲見日?

兩個人都花了很多時間投入這個計畫──你可以很輕易地從這兩人的 instagram 或是 twitter 上看得出來。這個黃金組合持續了 2 年半以上的時間,這已經是這部重啟版 10 多年來最有進度的一次,連索尼影業都已經放出消息,電影就要在明年 10 月全球上映,並且準備投入 4 千萬美金的預算。一切眼看木將成舟,是不是《龍族戰神》周邊的厄運就要消散了呢?

摩莫亞 (左) 與 哈迪 (右) 為了 重啟版《 龍族戰神 》已合作多時。

摩莫亞 (左) 與哈迪 (右) 。

事實上沒有,彷彿註定一般,哈迪與摩莫亞在上周宣布,他們也已經退出了整個製片計畫。

原因可能是索尼影業在最終退出了合作,抽掉了製作的預算,讓哈迪已經與團隊共同進行的設計全付水流。現在是不是該怪罪索尼影業呢?事實上未必,《龍族戰神》原本就不是適合主流觀眾的大眾題材,對索尼影業這樣的大型片商來說,在這個沒有什麼電影是必定賣座的年代,選擇《龍族戰神》就是一場豪賭。

摩莫亞 站在 導演 哈迪 身後,可以看到摩莫亞臉上那《 龍族戰神 》男主角代表性的妝。

摩莫亞站在導演哈迪身後,可以看到摩莫亞臉上的妝。

 

也許……已沒有也許

也許《龍族戰神》下一次能找到某些獨立恐怖片商挹注資金、也許《龍族戰神》會找到更適合的導演與演員、也許、也許、也許《龍族戰神》就是無法再被重拍。

它就像史上最厄運的導演泰瑞吉蘭一樣,冥冥之中天地都會找它麻煩,這也許都是因為一個簡單的原因:作者詹姆斯歐巴爾把渾身的怒與怨一筆入畫,讓《龍族戰神》變成如此沉重,所有想碰觸它的人都得三思。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