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編劇自白《酷斯拉》就只是一隻大蜥蜴!那勸你們還是放哥吉拉回家吧

1995 年上映的「 哥吉拉 」電影《 恐龍帝國 》(ゴジラ vs デストロイア) 海報上,寫著大大的「哥吉拉死亡」,事實上不但在劇情裡哥吉拉面對死亡──牠在電影的開頭就注定了死亡的命運,這整個系列也面臨了休息的命運:哥吉拉之父田中友幸宣布了在《恐龍帝國》之後,東寶的哥吉拉系列將暫止製作。也許有不少小朋友以為哥吉拉去放暑假了,大概不久後就會回家了吧?卻沒想到大人們把他們心中的破壞王偶像給送入了地獄 : 3 年後,哥吉拉在好萊塢復活了,《 酷斯拉 》(Godzilla) 登陸了曼哈頓島,卻沒有讓任何人感動,最終殺死了哥吉拉──牠根本是自殺的,才不需要什麼氧氣破壞劑呢。

日本 東寶 特攝怪獸片 : 哥吉拉 《 恐龍帝國 》海報。

《恐龍帝國》電影海報上斗大的:「哥吉拉死了。」字樣。

 

日本的「 哥吉拉 」,好萊塢的「 酷斯拉 」 

哥吉拉之父田中與好萊塢談了一個完美的計畫:東寶將哥吉拉版權賣給索尼影業,而索尼獲得了一個哥吉拉三部曲的機會。索尼影業當時正是雙手現金滿滿,信心十足。他們在看過數十年來的哥吉拉電影之後,了解這隻狂獸就是到人間製造巨大災難的……

巨大災難?90 年代中期是哪位導演最會拍災難片呢?

答案再清楚不過,只有羅蘭艾默瑞奇 (Roland Emmerich),他在1996年的《ID4 星際終結者》(Independence Day) 連白宮都給炸了,還有誰比他還適合呢?

羅蘭艾默瑞奇 導演 在《 ID4 星際終結者 》連白宮都給炸了,在當時沒人比他更適合拍災難片了。

 

索尼的怪獸電影夢

現在索尼有了版權、有了錢、還有了推手:《 ID4 星際終結者》的導演羅蘭艾默瑞奇、監製與編劇狄恩戴佛林 (Dean Devlin),真是天時地利人和,索尼要做的就是不斷加碼製作預算,讓兩位破壞狂拍好一部破壞王的電影……拍好了還可以有 2 部續集繼續拍。當時的索尼影業正是如日中天,1997 年的新電影《 MIB 星際戰警 》(Men in Black) 獲得票房與口碑雙重勝利,如果新版哥吉拉電影能夠成功,那麼對電影公司來說,立刻手上就多了另一部可以大拍特拍的系列電影作品。

索尼的信心可以從預算中一見分曉:艾默瑞奇把地球砸到稀巴爛的《 ID4 星際終結者》,花了福斯 7,500 萬美金的預算;而這部美國人陌生的怪獸電影,索尼丟了 1.2 億美金的製作成本,等等,別忘了他們上映前的全球恐怖宣傳力道,估計花費了高達 8,000 萬美金──沒錯,可以再拍一部《 ID4 星際終結者》還有找零。

拍攝《 酷斯拉 》當時的 編劇 兼 監製 狄恩戴佛林 (左) 與 導演 羅蘭艾默瑞奇 (右) 合影。

拍攝《酷斯拉》當時的狄恩戴佛林 (左) 與羅蘭艾默瑞奇 (右)。

 

丞相,到底是起風了沒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對電影公司與艾默瑞奇而言,東風代表的是 1998 年《酷斯拉》的全面勝利。

但事實上風一直沒來,而失敗的徵兆早在上映前就已經出現:知名墨西哥餅餐廳「塔可鐘」(Taco Bell) 也花了 2,000 萬美金加入《酷斯拉》的行銷當中,他們拍了很多搭配電影行銷的廣告。其中一隻短片,塔可鐘的招牌吉祥物──吉娃娃──試圖用墨西哥餅誘捕酷斯拉,當它拙劣地呼喚這位日本怪獸之王時,口中喊的是:

「蜥蜴、蜥蜴、蜥蜴快過來!」

廣告最後,吉娃娃發出了感覺不妙的「喔喔」聲,這預言了觀眾的反應,大家也在戲院裡觀賞《酷斯拉》時紛紛「喔喔」。

許多已經熟悉哥吉拉形象的觀眾們,赫然發現他們的王者已經變成一隻大蜥蜴;而不熟悉過去哥吉拉的美國觀眾們,也驚覺被日本人吹捧 40 年的經典怪獸,只不過是一隻大蜥蜴。這比吉勒摩戴托羅哭喊他的空想怪物,被電影公司搞成大蟑螂還要悲慘:電影公司放手讓《 ID4 星際終結者》團隊去發想經典怪獸的新形象,最終卻發現怪獸是變新了,卻也徹底變形了。

1998年 好萊塢 怪獸災難電影 《 酷斯拉 》劇照。

 

蜥蜴就是蜥蜴,既不偉大也不卑微

無人出局滿壘還能搞成三殺出局,到底《酷斯拉》是出了什麼毛病?過了 20 年,奇妙地,我們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日前《酷斯拉》監製狄恩戴佛林親自公開他們創作酷斯拉的思考脈絡。

「我與導演艾默瑞奇對酷斯拉,有一個充滿理性的構想,但可惜我們沒把它拍好。

你看看現實生活中的蜥蜴,它無關善良或是邪惡,它只是一隻蜥蜴。所以如果有隻蜥蜴變得超級大,而且一心只想求生,為此它勢必會威脅到人類,但事實上它對人類毫不感到憤怒。它只是做一隻蜥蜴會做的事,結果對小小人類來說卻是大災難,這不是很有趣嗎?

但最後我們發現這根本不是哥吉拉,如果我們來看史上第一部《哥吉拉》,裡面的怪獸是一隻邪惡的怪物,在它之後的幾部電影裡,哥吉拉又變成英雄,而我們的《酷斯拉》,既不是惡魔也不是英雄。」

日本東寶電影公司在 1954 年推出的《 哥吉拉 》根本是經典怪獸災難恐怖片。

1954 年的《哥吉拉》根本是恐怖片。

很可惜戴佛林終於搞懂了這一點,很可惜他們在 1998 年沒搞懂怪獸電影的真髓:怪獸只是一個幌子,怪獸應當代表著更巨大、更形而上的事物而存在。

在 1954 年的元祖《哥吉拉》電影裡,哥吉拉代表著核子戰爭的到來、與日本在二戰中的原爆恐懼,它是一部硬頸的紮實恐怖電影,把哥吉拉的身世之謎留給觀眾自行去揣測,而僅展現宛如原爆後長崎與廣島的人間煉獄;即便是那些僅能滿足怪獸摔角迷的哥吉拉電影 (像是《六度空間大水怪》,原名 : ゴジラ vs キングギドラ),哥吉拉也充分地做好一位摔角手的義務:沒有複雜劇情,只有全力上陣。

哥吉拉 與 王者基多拉 的 全力對決!怪獸片 《 六度空間大水怪 》。

很受台灣觀眾歡迎的《六度空間大水怪》。

最終《酷斯拉》原來是站在一個與觀眾非常疏離的角度上:它不想成為抵抗魔龍的英雄,也不想成為人類的噩夢,它就是無辜地闖進了紐約,彷彿為了破壞而破壞。你可以說這個點子也許行得通,但問題是經典公式已經成立了 40 年,你如果沒有確定更棒的點子,那麼最好不要輕易嘗試改變。

怪獸特攝片《 六度空間大水怪 》裡,很受歡迎的 王者基多拉 (左)。

《六度空間大水怪》裡很受歡迎的王者基多拉 (左)。

酷斯拉原本可以代表著大自然,向著高度發展的曼哈頓 (曼哈頓原本就是人工島) 反撲,象徵純淨不再的大自然;酷斯拉甚至可以象徵日本力量的第二次珍珠港事件 (就像《六度空間大水怪》也把美日恩怨放進電影裡了),而純正紐約客齊心抗敵;酷斯拉甚至可以只代表蜥蜴一族,咬死所有紐約的非法進口蜥蜴寵物店老闆,這種惡搞拍法可能都至少會吸引到那些邪典恐怖影迷的叫好。

 

特攝經典怪獸的歸處──

在《酷斯拉》失敗之後,日本東寶收回了遍體鱗傷的哥吉拉權利,而索尼影業的黃金票房系列電影也跟著夢碎,最終影評不喜歡《酷斯拉》、觀眾不喜歡《酷斯拉》、它的票房沒有打破任何一條紀錄、只有它高昂的成本帳單讓電影公司暗自流淚。最後,哥吉拉過了一次鹹水又回家了。

在海的那一邊,人們只記得它是一隻大蜥蜴,而現在我們終於知道,酷斯拉原本的心願,也就只是長成一隻大蜥蜴而已。從這個角度上來看,我想《酷斯拉》是適得其所,它的心願──與註定的失敗──已經圓滿達成。

等等,戴佛林還有一句話要說,他不認為《酷斯拉》是失敗的電影:它在全球最終票房高達 3.8 億美金,不但打平了成本還多賺了一點。不管它是不是失敗了開啟三部曲的任務,至少他們賺到了錢。

而哥吉拉,就讓它回到它該待的地方吧。

曾轉換形象《 酷斯拉 》在美國出道的經典特攝怪獸,最後還是回到溫暖的家鄉,回到他「 哥吉拉 」的銀幕神獸位置上。

《正宗哥吉拉》。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