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3 號星期五》裡被弓箭穿脖之後,凱文貝肯如何學習愛上恐怖電影

《13 號星期五》(Friday the 13th) 也許是史上最成功的山寨電影,考慮到它一開始甚至是先想出片名才構思劇情的。這部抄襲自 1978 年《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 的 1980 年電影,竟然衍生了 12 部電影、與 4 款遊戲等相關商品——曲棍球面具殺人魔傑森沃爾希斯 (Jason Voorhees) 也比學長麥克邁爾斯 (Michael Myers) 出名多了。但是,《13 號星期五》不只是抄襲之作,它的成功至少讓許多人認識了凱文貝肯 (Kevin Bacon)……好吧,也許在 80 年代凱文貝肯還不是家喻戶曉,但如果談起《13 號星期五》裡那個在床上被利箭穿喉的倒楣傢伙,看過電影的觀眾一定印象深刻。

《13 號星期五》凱文貝肯。

就是這一幕。

當然印象深刻,也許許多人仍然搞不懂這個殺人片段是如何完成的:我們看到有根利箭,慢慢地從躺在床上的貝肯喉部鑽出,而可憐的小伙子張開大口、目光渙散、鮮血直噴。從近距離特寫可以看到,他還試圖發出聲音,口部不停地顫抖並發出微弱的喉音。這個片段是如何拍成的?它效果十足,而同時說服力十足,看起來貝肯真的被鑽喉了,而鏡頭特寫讓觀眾的目珠無路可逃,只能眼睜睜這位剛出道的年輕人靜靜地死去。

 

凱文貝肯之死(注意有血腥畫面):

是誰設計出這麼泯滅人性的特效?答案是傳奇特效大師湯姆薩維尼 (Tom Savini),我相信許多人更熟悉他的另一個名字:性愛機器 (Sex Machine)。那是他在電影《惡夜追緝令》(From Dusk till Dawn) 裡的角色名字——性愛機器的胯下重點部位可以彈出一隻掌心雷小槍,雖然我們搞不懂在胯下裝槍對命中率有什麼助益,但這把槍最厲害之處,在於只要抖動腰部就能自由收放。這把浮誇不正經的槍,配上薩維尼猥瑣的外表,結合出一個令人難忘的喜劇角色。但薩維尼真正讓我們難忘之處,在於那些他親手製作的特殊化妝。

《惡夜追緝令》「性愛機器」湯姆薩維尼。

性愛機器令人難忘。

義裔的薩維尼喜歡番茄醬與製作血流滿面的效果,當時他才在殭屍大師喬治羅梅洛 (George A. Romero) 手下學習特效化妝——日後他成為了羅梅洛的忠實班底。而《13 號星期五》導演尚恩康寧漢 (Sean S. Cunningham) 發現這位工作時會收起咧嘴大笑、十分專注的年輕人,他邀請薩維尼來參與製作《13 號星期五》。儘管這部電影乍看之下不太入流,但是康寧漢給了薩維尼更大的發揮空間。

《13號星期五》湯姆薩維尼。

薩維尼操刀《13號星期五》特效化妝。

殭屍電影的特效主要集中在殭屍的妝容上,但像是《13號星期五》這樣的砍殺電影,需要的是盡量符合真實卻又不可能在現實中發生的效果、需要的是複雜的機關設計,這對薩維尼來說,是需要更多想像力的創作良機與挑戰。

而凱文貝肯明顯地成為了薩維尼的悲慘實驗品,貝肯回憶

「我猜湯姆薩維尼應該是因為《13 號星期五》,而開始受人注目的。」

特效大師湯姆薩維尼。

薩維尼製作了許多便於割喉的假喉嚨。

「就我記得(這場戲)的部分,我跟女孩發生了關係,然後又抽了一根好料的——我這些舉動在恐怖電影裡就代表立起了高高的 GG flag。我躺在那裡,然後一隻手從床下伸出,緊緊地壓著我的頭,而一根箭從後頭刺穿我的喉頭下方。」

貝肯回憶他遇害的過程,當年他才 21 歲,可憐啊。

《13 號星期五》凱文貝肯

在恐怖電影裡把妹就沒好下場。

在恐怖電影裡,可憐之人必有可觀之處,而當時也才 33 歲的薩維尼,泡製了這一幕奇觀。根據貝肯解釋:

「他們製作了一個假喉嚨與假胸部,裝在我的臉下方。當時我其實是跪在床下,只把我的頭仰躺放在床上,假喉嚨與胸部也放在床上,然後他們再用化妝讓一切看來自然。我得說,我得維持這種酷刑般的跪姿好長一段時間。而且,他們還警告我說『我們只有做一副假喉嚨喔!』所以這代表我們得一次就拍攝成功。」

《13 號星期五》凱文貝肯。

到這裡還是真喉嚨喔!

「那時還有一個特效人員也躲在床下,他負責當利箭穿喉時把假血打出來。我試著在這場戲裡表現演技——但你知道的,我不知道你會怎麼演出自己被穿喉的樣子,但我反正就是豁出去了,就是盡我所能地演——然後同時血管也開始噴出血來。我相信床下那位工作人員應該是抓著血管,然後用力用嘴巴把血吹出來。因為這整段戲只能一發完成,所以從結果看來,那些『吹血』其實噴得很怪。」

凱文貝肯。

凱文貝肯後來還演了《13 號星期五》的諧仿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