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立德》如何成為 2020 年第一部票房毒藥電影?原因不是道尼與「龍屁」,而是……

但是《杜立德》不可能徹底打掉重練,這些接手的導演與編劇,只能「穿著衣服改衣服」。他們必須基於電影已經完成的片段,以補充的方式添加一些片段。但是這種修補無法解決基礎上的架構問題,即便羅根已經很努力放進各種會讓小朋友哈哈大笑的內容,但是仍然不能挽救整部電影的大災難。羅根已經與環球影業合作過許多電影,他也的確想要協助這部電影,成為一部大家都滿意的歡樂作品,但是看來他太慢介入《杜立德》的混亂狀況,導致他只能承擔巨大的無力感,將電影修改成一部有些笑話的電影,而不是真正的喜劇電影。

《杜立德》劇照。

賽斯羅根最後還是離開了多災多難的《杜立德》,而環球影業後來還找了過去諧星威爾法洛 (Will Ferrell) 的製片搭檔、執導過《爛兄爛弟》(Step Brothers) 與《銀幕大角頭》(Anchorman) 的亞當麥凱 (Adam McKay) 來「修改」這部電影。而對外,電影公司只能沉默地用不斷的延期,來回應電影無法上映的疑問。亞當麥凱還與小勞勃道尼重新構思電影的故事板 (Storyboard),希望這部電影能夠歡樂一點。但沒有多久,連充滿幽默感的麥凱也離開了《杜立德》。

(左)從屎尿屁電影導演成為奧斯卡導演的亞當麥凱,(右為威爾法洛)

原本 2018 年的《杜立德》版本與現在的公映版有什麼不同?我們僅知的少數差異中,杜立德與電影中小男孩湯米的關係是其中一個。在我們看到的《杜立德》裡,湯米是不請自來的男孩,他想要成為杜立德的學徒。但是,在原本導演史蒂芬葛漢的構思裡,湯米其實是杜立德的親生兒子(這其實才能解釋為什麼一個小男孩可以與陌生男子遠渡重洋)。他希望《杜立德》能是一部父子親情電影(因此開場杜立德妻子早逝變成了劇情推進的主要動力),而這樣的「家庭崩壞——父子隔閡——攜手共度難關」電影,看起來很難為電影院帶來太多瘋狂笑聲。

《杜立德》劇照。

杜立德與湯米的關係被修改得很怪異。

《杜立德》為什麼非得是一部喜劇電影?當然可以不是,但是,電影公司砸下了重金,就是想拍一部觀眾會喜歡、並藉以回收成本的商業電影。環球影業拉來了包括道尼、與安東尼奧班德拉斯 (Antonio Banderas)、英國戲精麥可辛 (Michael Sheen)、英國好爸爸吉姆布洛班特 (Jim Broadbent)、紐約芳鄰小蜘蛛湯姆霍蘭德 (Tom Holland)、霍格華茲沒鼻宿敵雷夫范恩斯 (Ralph Fiennes)、與約翰希南 (John Cena)等等大咖,就是希望這是一部不需要讓人想太多、只要乖乖進戲院的典型娛樂電影——父子和解電影很難發大財。但是看來,導演與監製在製片過程中沒有堅守這個目標,導致了《杜立德》東補西補的糟糕補拍過程,而最終這部電影並沒有娛樂到太多人。

《杜立德》劇照。

《杜立德》上映之後,很快地遇上了武漢肺炎疫情這根超大的蓋棺釘——中國與日本都延遲了本片檔期。但疫情看來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杜立德》無法像其他經歷製作地獄 (production hell) 的電影一樣浴火重生——例如《末日之戰》(World war z) 或是《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 Fury Road)。最終成為了 2020 開年好萊塢的第一發殘念煙火、應該斷絕了《杜立德》繼續發展續集的可能、也讓小勞勃道尼的魅力受到質疑……好萊塢還會再拍說話動物的電影嗎?應該會,但應該得等上幾年再說了。

電影資訊

杜立德 Dolittle

上映日期
2020/01/23
杜立德_Dolittle_電影海報

劇情

改編自休洛夫廷所著的兒童文學系列,本系列已被多次改編搬上大銀幕。性情古怪、特立獨行的著名醫師與獸醫約翰杜立德(小勞勃道尼 飾)活在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他於七年前痛失愛妻之後就一個人住在杜立德莊園的高牆之內,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只有一群珍奇異獸陪在他身邊。但是當年輕的維多利亞女王(潔絲芭克莉 飾)得了重病,心不甘情不願的杜立德醫生就被迫乘船,踏上一場史詩般的冒險旅程,前往一座神祕小島尋找解藥,當他遇到可怕的宿敵並且發掘令人驚豔的神奇生物,他就重拾了以往的機智與勇氣。 杜立德的同伴是一個自命為他的實習生的年輕小夥子(哈利柯萊特 飾),以及一群吵吵鬧鬧的動物朋友,包括一隻焦慮的大猩猩(雷米馬利克 配音)、一隻衝動腦殘的鴨子(奧塔薇亞史班森 配音)、一對老是在拌嘴歡喜冤家:一隻尖酸刻薄的鴕鳥(庫梅爾南賈尼 配音)和一隻積極樂觀的北極熊(約翰西南 配音),以及一隻任性固執的鸚鵡(艾瑪湯普遜 配音),她也是杜立德醫生最信任的顧問和知己。

IMDB
5.6
Rotten Tomatoes
15%
觀看完整介紹
杜立德_Dolittle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