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阿紫》:以平實的口吻,看待背負著原生家庭、遠嫁來台的女人

史巴基

剛落幕的台北電影節獲得多項入圍,最終抱回最佳剪輯獎的紀錄片《阿紫是導演吳郁瑩的首部劇情長片,耗時 3 年的時間拍攝,細膩了紀錄遠嫁來台的阿紫,如何與丈夫阿龍生活共處,從中能看見了這對夫妻各自必須面對的處境微觀地探索一位外籍配偶背後藏有的血淚及辛酸。 

《阿紫》劇照。

講到外籍配偶,這個在台灣常見的名詞,感覺相當熟悉,看了《阿紫》之後,才發覺自己對於外籍配偶認識得太少,而有的認知多是既定的刻板印象。而這些刻板印象,其實也橫亙在這部紀錄片中。而吳郁瑩導演並沒有以明顯帶有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待這些偏見,只是呈現它。它們並非完全與現實相悖,導演透過呈現不同立場,讓觀眾設身處地,去思考這些偏見是怎麼產生的。

剛得到北影最佳剪輯的剪接也值得一提,吳郁瑩在美國從事剪接工作多年,而此片的剪接顧問是台灣資深剪接師廖慶松。雖然不知幕後的合作過程,但整體的剪接節奏讓人非常舒服,甚至有時有劇情片常見的先建立鏡頭,再正反拍攝對話的敘事模式。這樣的觀察式拍法,導演隱身在攝影機後,沒有介入鏡頭中人物的互動,有一種「真實電影」(Cin’ema V’erit’e) 的觸感,我想也是導演長時間與被攝人物相處,讓他們能在攝影機前自在地表達。

《阿紫》劇照。

《阿紫》之所以令人動容,在於導演平等地看待阿紫及她的丈夫阿龍,與其說本片是阿紫的個人紀錄片,也許更可以將《阿紫》視為他們家庭的紀錄片,除了表現出新住民原生家庭的環境之外,也呈現了台灣在怎樣的環境下、怎樣的人必須娶外籍配偶,雙方都有其需求,並非始於愛情而成家,兩人都迫於無奈,在不得已下生下後代,在一個屋簷下生活。

《阿紫》劇照。

從中我們可以看見,阿龍幼時因為小兒麻痺而跛腳;曾到台北從事手工西裝,卻因為成衣業興起而失業;原本有一個女友,卻因為女方家人反對而分手⋯⋯而阿紫,與阿龍一樣原本有個深愛她的男友,為了讓家人有更好的生活水準,自願嫁來台灣謀生、轉取金錢。

《阿紫》劇照。

透過攝影機,我們看到阿紫家鄉越南後江的生活環境,一條河的兩岸一棟棟已經鐵鏽斑駁的鐵皮屋,連門都沒有,河流阻礙交通,有時只能靠船通行,阿紫的父親告訴我們,

「男人要娶越南新娘很簡單,只要他是外國人,就算他很窮也可以娶。」

很多居住在越南鄉村的人,只能靠把女兒嫁到國外,才有辦法過上生活。一比之下,阿龍家雖不富裕,但已經好上許多,而阿紫嫁來這裡,是背負著原生家庭的命脈,也是她的父親口中說的「身為女兒的宿命」。

《阿紫》劇照。

然而,阿龍家之所以娶阿紫,為的是成家;阿紫雖與阿龍共組家庭,但仍心繫家鄉,衝突於是產生。阿紫拿錢給父母,為他們買摩托車,照顧日常所需外,也協助他們蓋新房子,而動人的是,阿龍在這其中也盡其所能地幫助阿紫,不過,蓋好了新房,阿紫兄弟也希望比照辦理,在親人的索求無度以及揹負阿龍家庭責任的壓力兩者間,讓阿紫陷入兩難的泥淖之中。

《阿紫》劇照。

蠻喜歡這部紀錄片,新住民雖是一種議題,吳郁瑩並不是以議題為焦點,首要處理的仍是片中的人物,探索人物言行的背後緣由。也因此原本乍看有點八點檔的通俗劇內容,在導演的敘事手腕下放大了生活,將生活中原本蘊含的戲劇性呈現出來,絲毫不顯得煽情,反而溫柔動人,閃耀著堅忍不拔的人性光輝。

電影資訊

阿紫 The Good Daughter

上映日期
2020/07/31
阿紫_The Good Daughter_電影海報

導演

吳郁瑩吳郁瑩

演員

暫無資料

劇情

如果沒有阿紫,阿龍準備獨自終老一生。再細膩溫柔的性格,也抵不過小兒麻痺雙腳的烙印。粗獷外表下的阿龍,來到四十好幾才肯聽媽媽的勸,花了不少積蓄和心力,到越南把阿紫娶回來。但對媽媽和身邊的長輩們而言,從越南娶回來的新娘就該聽話。但他始終知道,阿紫是為了家的存續而犧牲自己,才受困在這座逐漸被遺忘的台灣西南濱海小村裡。 阿紫,雖生長在貧窮的越南農村,依舊是爸爸最疼惜的女兒。但當面對自己的未來與家人的生存時,她仍不顧一切選擇了家人,同意遠嫁台灣。原來只希望被疼愛、被尊重,那樣微薄的嚮往,卻像大海裡映著無邊的天際一般,摸不著也搆不到。因為命運牽絆而在一起的兩人,共同背負著就要瓦解的傳統束縛與期待。這一生的選擇都是代價,然而在吵吵鬧鬧之間,卻也多了一分相知相守的情懷。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阿紫_The Good Daughter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