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濱邊美波:如果長大是一種從慌亂到習慣的過程,那她到底長大了嗎?

2011 年,十歲的小女孩走上「東寶灰姑娘」甄選的舞台。睫毛被大人畫的長長捲捲的,嘴巴上也被大人擦了一點點粉嫩唇膏,雖然走上台的階梯離要講話自我介紹的麥克風,只有短短幾步,可是穿著大人說「這個一定很可愛啦」但她來說太大了的藍色高跟鞋,所以她腳步不穩,一路顛簸到麥克風前。

女孩很緊張,有點不知該如何安放的雙手,時而捏著衣擺碎花,時而搓著手指頭,僵硬地對著麥克風說:

「我是九號浜辺美波,十歲,來自於石川縣。」

台下的大人都看得出這個十歲女孩真的很緊張,問她現在的感覺如何,這時的她才終於露出一點點可愛笑容,靦腆地說:

「穿這個高跟鞋好難走路。」

台下的大人也跟著笑了。

終於結束鏡頭考驗了,她一樣一顛一顛地要走到後台去,結果腳才一踏上舞台的台階,右腳那隻藍色高跟鞋就掉了,她慌慌忙忙用腳去穿結果穿不進去,緊張的女孩,就拿著那隻藍色高跟鞋蹦蹦跳跳,逃到後台去了。

濱邊美波的東寶灰姑娘甄選。

緊張到慌亂,這就是濱邊美波(浜辺美波)的鏡頭初體驗。

 

昔日的原石女孩,踏上東寶灰姑娘徵選的階梯向上,更向上

九年過去了,當時小學四年級的十歲小女孩,在比賽拿到那屆新設的「新世代獎」,但當然不是得了獎之後就從此平步青雲,東寶公司設立這個獎的目的就是「挖掘原石」,這些原石女孩,在成長為青春少女的路途之間,累積經驗與學習,經歷演藝圈的琢磨之後,最後是否能發光發熱,還是得看個人的造化與努力。

回顧剛上電視時期的濱邊美波,青澀緊張十分明顯。

那時候對比旁邊與她同歲的冠軍萌歌妹妹可以露出上電視專用笑容,美波顯然緊張破表。

與第一屆「東寶灰姑娘」的大前輩齊藤由貴一樣,濱邊美波原本無意踏入演藝圈,因為媽媽大人擅自報名,所以因為這個契機被東寶公司領進門。之後的修行成果明顯可見:2014 年演了土屋太鳳主演的晨間劇《小希的洋菓子》,及 2015 年演《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日劇版女主角後開始有一些人氣,在 2017 年,以催淚彈轟炸觀眾(我去看的時候電影院還發了一包面紙給我)的純愛電影《我想吃掉你的胰臟》聲名大噪,正式躍上日本演藝圈那永遠都需要青春少女的純真女王寶座。

濱邊美波。

男友視角的殺必死。

 

可愛純真,還有一點「顏藝」之後的俏皮:濱邊美波

除了可愛,還是可愛,就是可愛,這也許是從小是正統派美女的濱邊美波最常從別人得到的評價了吧,但是,在 2018 年的《狂賭之淵》、她演了女主角蛇喰夢子後,這樣的可愛,還可以再撒上一點「顏藝」。

主演漫改真人版電影《狂賭之淵》時的濱邊美波。

《狂賭之淵》的重點就在眾演員的「顏藝」──主場景賭桌旁有裝燈,所以不管做什麼表情都會被誇張放大化。

推薦閱讀 >> 墜入臉崩之淵! 《狂賭之淵》全校開賭 3 億,海報原繪風格笑得讓人心裡直發毛

這麼說請千萬不要誤會,她還是那個時常緊張的少女,她還是那個在綜藝節目裡跟主持人眼神對到時、還是會默默移到一邊去的內向少女,還是身體不協調運動仍然很殘念的弱氣少女,但在 《狂賭之淵》之後,濱邊美波像是打開了某個「個性開關」,這位擁有正統派美女臉孔的少女,氣質好像不再像當年爆紅的《我想吃掉你的胰臟》裡那樣有如一尊高貴純淨的玻璃雕像,她可以腹黑,可以接哏,可以開玩笑,可以再放開一點。不像是矜持已久,而是她原本看起來正經的個性,裡頭藏著一點非常有趣的「腹黑」。

演出 NHK 日劇《Pure!一日偶像署長事件簿》的濱邊美波。

只有三集的《Pure! 一日偶像署長事件簿》簡直就是顏藝大放送。

她可以在主播弘中綾香的節目說,自己剛畢業(2019 年春天)的高中,常常發生違反禁止交往談戀愛的校規,因為:

「很常看到兩人在同時間被退學,就知道『原來他們是情侶哦』。」
(她沒有說是那一間,但查一下就會知道是許多年輕藝人就讀的學校「堀越高校」)

或是在綜藝節目上一不小心接了久本雅美的低級哏,一下子就又害羞起來。

可能一直以來,濱邊美波都不是那種會很裝傻的乖乖牌吧,她不是那種品學兼優,閃閃動人的完美校花,而是默默躲在旁邊吐嘈他人,自成小天地的普通高中生少女吧。

演出推理小說改編電影《屍人莊殺人事件》的濱邊美波。

屍人莊殺人事件》:美波可愛 & 顏藝大型展覽秀。

九年過去了,當時小學四年級的十歲小女孩,也即將到了二十歲成人式的年紀,她的美麗臉龐在這些年是越來越成熟,不單單只是清純可愛了,不過逐漸長大的她,有時還是會露出「高跟鞋掉了!」的慌亂真實樣貌,還是很緊張。可以美麗也可以搞笑的濱邊美波,到底長大了嗎?我想,她是在螢幕上活的越來越真實,活的越來越像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