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超危險駕駛》:一封致三寶的非理性血書,帶給每位開車好生氣的駕駛一點小快感

觀賞《超危險駕駛》(Unhinged) 最妙的感覺,是你會覺得這部電影居然可以與自己距離如此近:台灣新聞上大量的行車記錄器新聞,多得是一言不合就開幹的路怒新聞 (Road rage)。台灣觀眾喜愛《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 Fury Road),可能因《瘋狂台灣:憤怒道》(Mad Taiwan: Fury Road) 天天在台灣大小幹道上演。就這點來說,能夠在全球第一時間首映的《超危險駕駛》實在太適合台灣了。

《超危險駕駛》預告:

路怒問題不只是台灣人的問題,也是幾乎所有現代開發國家大都會的普遍問題。即便是用路人超級禮讓行人的日本,近年來所謂的「挑釁駕駛」(あおり運転)問題也越來越多:在行車過程中發生糾紛,滿懷怒火的駕駛逼車、急停、追車,導致對方發生交通事故甚至因此死亡的案件,在這三年層出不窮。去年 9 月,甚至還發生男子掏出空氣槍在高速公路上掃射前車的事件。2020 年 6 月,日本政府已經修改道路交通法規,針對挑釁駕駛常見的幾種行為,增加了可以終生吊銷駕照的嚴重處分。

日本東名高速公路上,因挑釁駕駛而導致老夫婦致死的不幸事件。

《超危險駕駛》很明顯地,想要讓坐在電影院裡的你,立馬感受身在憤怒道上的那股鬱悶與衝動。電影一開場是大量的新聞畫面剪輯,強力灌輸觀眾「現代人壓力山大」、「路怒事件頻傳」、「警方人力不足」的觀念。電影試圖告訴觀眾:如果社會步調只會越來越快速,而許多人會因為交通不順而引爆他們積累已久的怒氣與怨氣,那幾乎每個人都會是道路上的犧牲者。更糟的是,應該維持秩序的警方卻無力主持公義,很難堪的是,電影還告訴觀眾,「救護車將會越來越常遲到」,這真是快速地讓觀眾感到坐立不安。

日本路怒駕駛對前車開槍。

有趣的是,如果你熟悉《衝鋒飛車隊》(Mad Max) 系列,你一定會記得這些電影的開頭,也是透過大量新聞畫面與旁白,來解釋我們的世界是如何變成末日世界的。當然,《超危險駕駛》是為了強化電影後續殘酷劇情的合理性才這樣安排,並非真的想要建構一個完整的驚悚公路世界觀。它只是想要嚇嚇觀眾,而這種作法確實還蠻成功的——只要是每日都需要開車騎車的台灣觀眾,很難不感同身受。

《衝鋒飛車隊》(Mad Max 2) 開場:

描述家庭崩壞的羅素克洛,某日在路上,被也正在進行離婚程序的準單親媽媽瑞秋憤怒地叭了幾聲喇叭,原本就有濫用藥物與暴力前史的羅素,一時怒火攻心,決定讓瑞秋感受什麼才是「壞日子」……他跟蹤瑞秋、偷走她的手機、定位她的位置、如附骨之蛆一般纏著她。羅素聲稱要聽到瑞秋,對按他喇叭表達「最誠懇的道歉」,但他的懲罰卻早就開始——他開始用殘酷手段一個個殺光她的親朋好友,並且計劃讓瑞秋無辜的兒子聽到她母親的死前道歉。

《超危險駕駛》劇照。

《超危險駕駛》

本質來說,《超危險駕駛》是一部非常標準的類型電影,與 90 年代的抗議社會崩壞電影是截然不同的。想想 1993 年的《城市英雄》(Falling Down),主角也是在洛城惡名昭彰的上班潮大塞車的車陣中下車,然後展開一連串的反社會行動。看來《超危險駕駛》與《城市英雄》非常相似,但也只有這點因路怒而引爆之處有點相同。為什麼《城市英雄》的麥克道格拉斯 (Michael Douglas) 如此憤怒?他四處破壞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城市英雄》刻意模糊並延遲了解釋,令觀眾從他的手段中、與他的被害者樣貌,去思索這個社會中堅如何變得不可理喻。

《城市英雄》麥克道格拉斯。

《城市英雄》

這是一堂漫長的社會解剖課,而課程結束,觀眾會發現,沒有一個特定的對象或事件導致道格拉斯走上絕路:是走偏的社會讓正直的人們反而顯得格格不入、他們必須被迫跟著扭曲自己,而有一天,內在的正直決定不再隨波逐流了。

《超危險駕駛》幕後

《超危險駕駛》羅素克洛與導演。

電影資訊

超危險駕駛 Unhinged

上映日期
2020/07/29
超危險駕駛_Unhinged_電影海報

劇情

好的駕駛帶你上天堂,壞的駕駛讓你叫警察!瑞秋今天惹錯人了!在她向路上的某台車狂按喇叭後,這名駕駛決定要瑞秋和她的周遭親友付出慘痛代價......。

IMDB
6.1
Rotten Tomatoes
25%
PTT
好雷
70%
觀看完整介紹
超危險駕駛_Unhinged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