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科學家認證,如果你是恐怖電影迷,你的活命機率越高

末日後電影:重點放在親情與信任間掙扎心緒的《天黑請關門》(It Comes at Night)、殭屍在你家樓下開趴後該如何繼續過日子的《夜噬人生》(The Night Eats the World)、討論如果當人類已經成為劣勢種族,那是否還有存續必要問題的《帶來末日的女孩》(The Girl With All the Gifts);深作欣二 1980 年執導的病毒災難電影《復活之日》,幾乎預言了每場傳染病疫情的發展過程。

《夜噬人生》劇照。

《夜噬人生》。

人體入侵電影:《老師不是人》(The Faculty)、1956 年《天外魔花》、1978 年《變形邪魔》與 1993 年《異形基地》(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突變第三型》(The Thing) 等等;

傳染電影:《血肉森林》(Cabin Fever) 強調飲用水水質問題、《屍心瘋》(The Crazies)、《錄到鬼》(REC)、《爸媽也瘋狂》(Mom and Dad) 等等。

《血肉森林》劇照。

《血肉森林》:一次關注環保與防治傳染心態兩大議題。

當然,這些電影也許都跟武漢肺炎一樣,從某個遙遠的小鎮開始爆發病情、經過國家機關的隱蔽、最終演變成涵蓋全球的夢魘。但最終這些恐怖電影還是要完成娛樂觀眾的任務,所以它們難免變形成腦洞大開的血肉旅程。但是最重要的是,這些恐怖電影大多奇妙地預言了在鋪天災難下人性的演變過程,舉個例子,和善的鄰家大嬸,在危機時刻突然人格轉變,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正當理由」,把你推下火坑。

《迷霧驚魂》劇照。

《史蒂芬金之迷霧驚魂》的恐怖大嬸。

或者是所謂的意見領袖,像《全境擴散》裡的裘德洛,站在為民喉舌的不敗立場,對防疫單位(或主角)發動不花成本的口水攻擊;或者是《絕命帶原者》裡奉行生存主義至上,不向其他人施出援手的獨善其身者——諷刺的是,研究也顯示這樣的人確實可以存活更長的時間,儘管他們會導致群體更快陷入混亂狀態。或者是《帶來末日的女孩》裡無論何時都對人性保持信心的老師角色,永遠不放棄任何人。恐怖電影能幫我們一再複習這些人性的典型象徵,而在不同電影裡這些角色的不同下場,就像在展示不同人性的各種發展可能,與他們會為群體帶來的影響。

《帶來末日的女孩》劇照。

《帶來末日的女孩》:相信人性本善的老師

人類能夠存活的一個重要因素,在於人類不需要實體環境才能進行生存演練,即便是在人類自己建立的環境、即便是一個虛擬環境,憑藉豐富的想像力,人類還是能如臨實境地感受到面對獵物時的驚嚇、恐懼或是腎上腺素狂湧。而越來越逼真的恐怖電影,正好提供了一個腦內末日的最佳訓練環境。

《恐怖海灣》劇照。

《恐怖海灣》:小小寄生蟲引爆死亡危機。

丹麥奧胡斯大學心理學家馬西亞斯克拉森 (Mathias Clasen) 也有相似的研究,也肯定恐怖電影帶來的學習體驗:

「比起那些從來沒透過恐怖電影模擬世界末日體驗的人,你會因為恐怖電影帶來的間接體驗而居於優勢地位。」

《從地心竄出》劇照。

《從地心竄出》告訴我們家裡應該佈置一個核爆地下室。

所以,我們在此建議:各國政府的防疫新生活應該多增加一條政策,輔導人民多多觀賞恐怖電影,這才是真正的寓教於樂,邊尖叫邊學習如何度過疫情時期。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