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那些恐怖電影教我們的事:科學家認證,如果你是恐怖電影迷,你的活命機率越高

有些無聊的人喜歡批評「看電影沒什麼意義」,其中,最常被這樣批評的大概是恐怖電影迷:看被害者被殺被附身被怪物吃有什麼意義?如今,一項科學研究顯示,恐怖電影迷比一般人更能適應武漢肺炎疫情下的新生活。這真是狠狠打臉了那些討厭恐怖電影的無聊傢伙們。

《復活之日》劇照。

《復活之日》。

芝加哥大學心理生物中心 (Institute for Mind and Biology) 專門研究病態好奇心的柯登史古凡納博士 (Coltan Scrivner) 表示:

「如果這是一部好電影,它能帶你進入電影世界,讓你站在角色的立場思考,所以你會在不知不覺中預演了電影裡的劇情。我們認為人們藉此間接進行學習,如同當衛生紙缺貨時,他們也知道該購買什麼替代品來應急。」

而如果是平常就喜愛生存類型電影的觀眾——例如喜歡《我們要活著回去》(Alive) 或是殭屍電影的觀眾——他們在心理與生理上都更能適應天災地變的末日情境。

《我們要活著回去》劇照。

《我們要活著回去》。

這可不是空口說白話的想像,史古凡納博士與團隊的研究被刊載在文化研究期刊《Evolutionary Studies in Imaginative Culture》上,他們調查了 310 位自願者的電影喜好,並且調查他們如何應對近來的危機——武漢肺炎疫情。受測者將分享他們對疫情的焦慮程度、抑鬱程度、易怒程度與這段期間的睡眠狀況。而經過統計後,科學家們發現,在性別、年紀、與教育程度種種變因之外,喜愛恐怖電影的受測者們,確實對疫情有較高的應對能力。博士表示:

「如果你已經在這些電影裡看過上百次此類情節,那麼當真實災難發生時,它就比較難讓你措手不及。」

傳染病電影多年來一直是恐怖電影的重要類型之一,但是事實上,不只傳染病電影能夠訓練我們的心智,我們甚至還可以從恐怖電影裡找出更多與疫情相關的狐群狗黨:當然要加上殭屍電影、末日後電影、歷史傳染病事件改編電影、人體入侵電影等等。而以此為基礎,我們還能加上傳染電影(不管傳染的是病毒還是邪靈或詛咒)、以及角色身處於疫情流行潮影響之下的電影。這些類型電影當然並非全是恐怖電影(例如以黑死病肆虐作為背景的《第七封印》),但不能否認的,恐怖類型的作品佔了這些電影的絕大多數。

《第七封印》劇照。

《第七封印》。

所以,如果你只知道《全境擴散》(Contagion) 與《危機總動員》(Outbreak) 是所謂的疫情電影,對恐怖電影迷來說這實在太小家子氣。因為疫情電影應該還要加上他們如數家珍的以下恐怖電影才對:

《全境擴散》劇照。

《全境擴散》。

傳統傳染病電影:《流感》(The Flu)、《絕命帶原者》(Carriers)、《恐怖海灣》(The Bay) 與《殭屍廣播放送時》(Pontypool) 等等;

《流感》劇照。

《流感》。

殭屍電影:描寫一個殭屍在一片沙漠中追著一個女人的奇妙電影《屍落沙漠》(It Stains the Sands Red)、大衛柯能堡 (David Cronenberg) 的小成本肉體變異電影《狂犬病》(Rabid)、密閉辦公大樓的同事大逃殺電影《去死吧!老闆》(Mayhem)、強調工程師才有資格成為末日之王的《屍速狂殺》(Wyrmwood)、強調即便世界末日也該擁有小確幸的《屍樂園》(Zombieland) 等等;

《屍樂園》劇照。

《屍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