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所有遊戲改編電影都刺激的真實歷史,《俄羅斯方塊》背後的跨國諜報商戰要拍成電影了!

1988 年,在賭城的消費電子展上,年輕的亨克羅傑斯 (Henk Rogers) 碰觸到了來自蘇聯的神秘力量——這是一款名為「俄羅斯方塊」(Tetris) 的遊戲。這款改變世界的遊戲,先改變了他的一生。如今,新任金球獎影帝泰隆艾格頓 (Taron Egerton) 將在新電影《俄羅斯方塊》(Tetris) 裡,飾演這位在多國大企業出手爭奪遊戲版權的戰爭中取得最終勝利的電玩大亨。

《火箭人》泰隆艾格頓。

泰隆艾格頓因《火箭人》得獎。

現在已經有許多電玩改編電影上市,像是《音速小子》(Sonic the Hedgehog) 或《名偵探皮卡丘》(Detective Pikachu) 等等,但是卻一直沒有人選擇改編《俄羅斯方塊》,這實在是一件很詭異的事。當然,我們都知道《俄羅斯方塊》的魅力無窮,但是好萊塢早該改編《俄羅斯方塊》成為電影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它的遊戲劇情容易改編(有劇情嗎),而是因為這款遊戲本身發行的過程,就是一場橫跨蘇美日英四國、牽涉蘇聯政府機構、媒體大亨與任天堂的諜報故事。而羅傑斯是這場龐大賽局裡最晚進場、最沒後台的個體戶,但是他卻成為了最大獲利者。而沒有一款遊戲劇情能比得上這個故事。

亨克羅傑斯。

亨克羅傑斯。

1988 年,亨克羅傑斯在賭城看到了光譜碼公司 (Spectrum HoloByte) 發行的 MS-DOS 版《俄羅斯方塊》,他一眼就發現了這款遊戲的魅力。當然,DOS 版的《俄羅斯方塊》是彩色的,它的遊戲背景繪製了美麗的紅場,這比起康懋達64 (commodore 64) 只有方塊有顏色的版本更加吸引人。這都得歸功於製作光譜碼代理版本的鏡軟體公司 (Mirrorsoft,簡稱「鏡軟」)的移植工程。

光譜碼發行的版本。

光譜碼發行的版本。

有賴 80 年代英國電腦發展風潮而成立的鏡軟,是由日後出版大亨羅伯麥克威爾 (Robert Maxwell) 與吉姆麥克羅基 (Jim Mackonochie) 創立的軟體公司,他們向另一家英國軟體公司仙女座 (Andromeda) 取得了《俄羅斯方塊》的海外發行權,他們製作了多種平台的版本,包括了 Amiga、Apple II、與 Apple IIGS 等等平台版。

羅伯麥克威爾。

大亨羅伯麥克威爾。

《俄羅斯方塊》證明了科學可以擁有如此巨大的魔力,29 歲的蘇聯科學院程式設計師阿列克謝帕基諾夫 (Alexey Pajitnov) 發明了這個遊戲的基礎玩法,他在科學院裡巨大的 Elektronika 60 主機上撰寫了大部分的程式。早在那個還沒人知道《俄羅斯方塊》存在的時刻,帕基諾夫發現自己已經成為造物的奴隸:他曠日廢時地在主機上遊玩自己的遊戲,一邊玩一邊除錯,但他只告訴同事他在除錯某個難纏的程式。

阿列克謝帕基諾夫 (Alexey Pajitnov) 。

帕基諾夫。

稍後,帕基諾夫又與僅僅 16 歲的天才同事瓦迪姆格拉西莫夫 (Vadim Gerasimov) 等人合作剩下的部份。格拉西莫夫不但完善了《俄羅斯方塊》的遊戲規則,更重要的是,他將盤根錯節的《俄羅斯方塊》Elektronika 60 主機程式,轉換成可以在個人電腦上執行的版本——格拉西莫夫是讓世界淪陷於《俄羅斯方塊》的邪惡推手之一。

瓦迪姆格拉西莫夫 (Vadim Gerasimov)。

進入 MIT、再來加入 Google 的瓦迪姆格拉西莫夫。

有一個都市傳說描述《俄羅斯方塊》令人詬病的上癮性:蘇聯政府想要嚴格控制《俄羅斯方塊》的發展,因為它太容易令人沈迷,政府認為它與毒品和核彈一樣危險。事實如此,當《俄羅斯方塊》有了個人電腦版本,它很快地就遠渡海外「宣揚國威」——《俄羅斯方塊》很快地從共產世界的中心,被盜拷到匈牙利等社會主義的邊疆,又快速地流向了東德一牆之隔的西德等民主國家。帕基諾夫與格拉西莫夫發現他們的心血結晶沒有帶來任何獲利,心底最軟的一塊(資本主義的一塊)開始覺得不對勁。於是,他們在 1985 年開始授權給其他軟體公司,想要藉此獲得報酬,同時阻止盜版繼續猖獗。

《俄羅斯方塊》。

1984 年帕基諾夫設計的《俄羅斯方塊》。

還好有仙女座軟體,他們取得了授權,轉賣給了鏡軟,而後又透過鏡軟的美國發行商光譜碼,發行了第一份正版的《俄羅斯方塊》遊戲,才會被亨克羅傑斯看到。但在這條看來會讓帕基諾夫與格拉西莫夫安心獲利的代理鏈上,有個簡單的小問題:仙女座軟體事實上並未取得《俄羅斯方塊》的正式授權。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