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沉默的羔羊》:牢籠裡的惡魔與走入狼群的羊

史巴基

安東尼霍普金斯與茱蒂佛斯特的對戲也沒有讓人失望,他們首次相遇打招呼的戲碼,各拍了一次對方的過肩鏡頭,但相較漢尼拔的視角,從史達琳的角度看漢尼拔時卻變得更近,這一正反拍,已透露漢尼拔帶威脅的存在感。

我們已經知道安東尼霍普金斯如何詮釋漢尼拔,在片中他的聞、他發出嘶嘶的聲響,就像要把觀眾吸進銀幕內,而他幾乎不眨眼的注視,更是穿過極特寫的鏡頭,與我們對峙,那種壓迫感,只要看過一次,就會在心中留下陰影。他是個惡魔。

《沉默的羔羊》安東尼霍普金斯。

就像浮士德與惡魔梅菲斯特的交易,為了換取水牛比爾的情報,史達琳答應了漢尼拔「交換情報」(quid pro quo) 的遊戲,不顧長官的忠告,將自己幼時陰影告訴漢尼拔,並帶出了片名「沉默的羔羊」的來由:

史達琳喪父後,被送至親戚的農場與他們同住。有次她在半夜驚醒,聽到外頭有嚎哭聲,原本以為是嬰兒的哭聲,出去一看才發現是一群待宰羔羊的哀號。她打開門,想釋放牠們,卻沒有一隻願意走出來。史達琳於是抱著其中一頭,跑出家門,想說至少能拯救一隻,依舊力有未逮。

羔羊一直在西方文化帶有象徵意涵,牠溫馴、牠乾淨,也脆弱無助,在聖經裡也是一再出現的名詞,耶穌是上帝的羔羊,降到人世,要將世人從罪惡中拯救出來。純淨,是被水牛比爾活捉待宰的「凱瑟琳」所指,也是史達琳的名字「克麗絲」(Clarice) 代表的意思。從片中可以一再地看見,史達琳穿梭於男性之中,有些人面露不屑、有些甚至對她懷有不軌之心,導演時常運用「漢尼拔式」的特寫表現出這些男性凝視,讓史達琳如入狼群的羊。

《沉默的羔羊》劇照。

《沉默的羔羊》劇照。

《沉默的羔羊》帶入了女性處於男性主導環境下的不自在,像是在 FBI,或是與警局共事的時候,我們都能感受到許多不舒服的眼光,更遑論奇頓醫師、米格斯等人,乃至於漢尼拔直接、露骨地以言行性騷擾著史達琳。水牛比爾更是極端「覬覦」著女性,接著從覬覦變成心中渴望的理想自我樣貌,最後這個渴望變得極端,因而犯下罪行。

《沉默的羔羊》劇照。

最近日本動畫大師今敏的首部動畫長片《藍色恐懼》(Perfect Blue) 重映,講述著女性的自我在男性(大眾)凝視下的掙扎與轉化。而片中主角未麻演出的電視劇《雙重束縛》(Double Bind) 便是直接參考《沉默的羔羊》的文本,兩部電影相互輝映。

「轉變」也是《沉默的羔羊》的母題,水牛比爾在被害者體內留下蛾蛹,希望自己能掙脫自身肉體的束縛,破繭而出。史達琳不也是如此嗎?她進到 FBI,希望擺脫兒時殘留在腦中的羔羊叫聲,想要成為像父親一樣正義的人。就如同漢尼拔最後的問題一樣,我們不知道史達琳心中那些羔羊叫聲到底是否停了下來,無可否認地,克麗絲史達琳也成就了當時少有的女性英雄典型。

電影資訊

沉默的羔羊 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上映日期
2020/07/10
沉默的羔羊_The Silence of the Lambs_電影海報

劇情

★ 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等多項大獎。 故事敘述一個聯邦調查局女調查員奉命追查連績殺人案,被害人全部是女性,而且兇手做案後一定會把被害人的皮剝下來。由於兇手的殺人手法殘酷而異常,警方又毫無線索,女調查員在上司指示下去找曾經當過心理醫生的變態殺人犯,藉以了解兇手的心理狀態。 這個精明的變態醫生由安東尼霍金斯飾演。他被關在一個地牢似的牢房裡,對研究他的聯邦幹探和警方派來的心理醫生理都不理,但對茱迪福斯特飾演的女調查員則頗感興趣。他把能找出兇手身份的線索告訴福斯特,但交換條件是她必須把她的過去告訴他。

IMDB
8.6
Rotten Tomatoes
96%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沉默的羔羊_The Silence of the Lambs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