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科幻宅宅們,誰是你們的「科幻女王」?

這位演過三大科幻經典電影的女演員,應該有資格戴上后冠:《異形》裡最後她與外星怪物在狹窄的逃生艙裡搏鬥、《魔鬼剋星》裡被魔王附身的她說出那句名言:「這裡沒有黛娜,只有祖爾(Zuul)!」(後來一套優秀的軟體代理服務框架便以Zuul為名)、而《阿凡達》裡她又是醉心於外星文化的生態科學家。雪歌妮薇佛甚至因為《異形》,而入圍幾項電影大獎女主角,她應該夠資格被稱為科幻天后。

「說來有趣,考慮到我的背景(薇佛的父親是一位電視製作人),我卻對科幻小說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曾經看過一次《星艦迷航記》(Star Trek)--天啊!看看那些粗製濫造的布景!」怎麼回事?科幻天后原來對科幻題材一點興趣都沒有嗎?

但這就是雪歌妮薇佛,一位你出乎意料的演員,一位經常被誤解的演員,一位無心插柳卻成就一片成績的不凡女演員。

沒有人看好薇佛成為一位演員,甚至包括她的父母,「但說實話,什麼父母會希望自己的女兒去演戲呢?」薇佛開玩笑地說,但她幾乎六呎(180公分)的身高,的確與好萊塢的審美觀格格不入。

她從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沒辦法成為「美國甜心」類型的角色,甚至連飾演貼心女友這樣的角色,也可能因為比男友演員高而看來詭異。除了身高,她瘦削的臉頰與如鷹般的銳利大眼,讓她與溫柔、俏皮、可愛這樣的形容詞搭不上邊。這很容易讓她陷入某些刻板印象中,往往讓人忘記她在戲劇上的專業造詣:她畢業於耶魯大學的戲劇專科,還與梅莉史翠普是同學。

曾經在戲劇界的最高學府學習,讓她更專心在於角色本身而非打扮自己的外型上,而她似乎將早年好萊塢對她外表的不滿,轉化為活化角色本身的動力來源:不管是《異形》裡的蕾普利、或是李安導演《冰風暴》裡的珍妮、以及《上班女郎》裡的凱薩琳,她都扮演著隱忍巨大壓力、卻不溢於言表的角色,「他們總喜歡把痛苦的角色丟給我演」,這句話看來是自嘲,卻也代表了雪歌妮薇佛的演技深度。

你甚至可以在最近的Netflix影集《漫威捍衛者聯盟》裡看到她的這種演出:她飾演一位行將就木的反派角色,但她從不發出奸笑或那些廉價的魔王表情,她面對組織分崩離析,與自身生命的即將分崩離析,大多數時候她總是抿著嘴,眼神彷彿總是望向遠方,用非常簡短但直接的語句下命令,並且只在很偶而的時刻顯露疲憊的神情。這不是一位令人望之生畏的銀幕壞蛋,她優雅、沉靜、卻又殘酷與決絕,讓人對她產生一種亦敵亦友的奇異錯覺。妳想看到她最終擺脫那些不濟事的壞蛋夥伴而活下來,卻又不想看到她恐怖的計畫終於得逞。

於是科幻題材對她來說,並不是出於兒時的一種美夢成真機會,那對她來說,更像是「在太空裡發生的莎士比亞劇」。她珍惜那些角色,渴望穿上那些角色,讓觀眾對它們有所共鳴。這對她來說,就如同在耶魯戲劇系時,與史翠普一起在學校泳池裡演的那齣劇《青蛙》:她不關心這隻青蛙看起來討不討喜,她希望最終散場時,所有人都能記得那隻青蛙。

但是當年她與科幻題材的第一次接觸,並沒有她後來體悟的那麼超脫:當第一次讀到《異形》劇本時,薇佛就對這個宇宙恐怖故事產生違和感:「天啊,這真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荒涼的故事」。而且話說回來,一個還沒畢業前就已經演過好幾次舞台戲劇的耶魯高材生,為什麼會去演一部在當時還被視為不入流的科幻電影?

如果有人跟妳說,「《異形》整部片就是看雪歌妮薇佛大戰異形」,妳應該知道,他在騙妳:薇佛在這部電影前半段根本算不上是重要的角色,她的存在甚至可有可無,看起來安安靜靜地,就像開場20分鐘後就會被異形生吞活剝的第二個死者角色(很有可能還是在畫面角落死去)。所以,《異形》的劇本的確非常有趣(這是導演雷利史考特畢生認為最好的三個劇本之一),但薇佛的角色與她的外型,看起來在這部日後的科幻經典裡,不會有什麼好表現。

甚至連薇佛的爸媽也這樣覺得:「他們都覺得我活不過半場,我又高,看起來又一副尷尬貌,我不覺得他們看著我時會想:『一位巨星就要誕生了。』」

但《異形》口碑與票房上的雙贏,讓這位「尷尬貌」的新演員開始走出自己的道路。出道時,她的母親害怕她會被那些無情的評論擊倒,但沒想到天性害羞的薇佛卻仍然能淡然處之,甚至在某些最突兀的角色上找到自己的平衡點。

還記得她說過小時候不喜歡《星艦迷航記》嗎?數十年後她卻在一部諧仿《星艦迷航記》的喜劇電影裡挑大樑。

《驚爆銀河系》(Galaxy Quest)不是第一部《星艦》系列的諧仿喜劇,但卻可能是人們--特別是那些星艦迷--印象最深刻的一部《星艦》相關喜劇。這部電影裡有自己的《星艦》影集:就叫《驚爆銀河系》。劇情描述當年出演這齣經典科幻影集的過氣演員們,意外地被外星人當作宇宙英雄,傳送至遙遠的星際邊緣,繼續扮演他們在電視螢幕上擅長的角色:與邪惡對抗。薇佛在電影裏飾演貌美身材惹火的通訊官關迪馬歌--影射《星艦》影集受歡迎的女性通訊官烏蘇拉,在新電影版裡由柔伊莎達娜飾演,莎達娜與薇佛曾一起合作《阿凡達》--她在劇中大多時候只會重複電腦發出的訊息,將其再說一遍,其他時候除了與指揮官調情,否則就是花容失色地尖叫。

但《驚爆銀河系》並非只把《星艦迷航記》不合時宜的內容嘲笑一番,它充滿後設意味濃厚的劇情設計,把這部七零年代科幻影集代表的社會氛圍,甚至包括粉絲們不切實際的瘋狂,都作為了本劇的喜劇元素。薇佛也把「美麗花瓶副手」這種當年非常流行(現今仍是)的角色設計,加入了屬於自己的特殊味道:「你看看!我待在這台爛船上只有這件事可做!」同時翻起她那又大又白的白眼,「我知道這件事(重複電腦講的話)很蠢!但我會去做!可以嗎!?」

沒有一部主流喜劇電影嘲諷經典科幻作品如此出色,而雪歌妮薇佛演出那種為了討生活,而不得不忍耐白癡角色的無奈女演員心聲,更讓《驚爆銀河系》的趣味不只讓科幻粉絲發笑。物化女性的角色不只存在於科幻作品裡,而薇佛的表演更讓人意識到,美女演花瓶大多時候不是心甘情願的選擇。這位曾經不喜歡科幻小說的專業演員,卻把經典的科幻角色留在了觀眾心中,這可能是當年跑到《異形》片場,憂心忡忡看著女兒演出的薇佛父母,從未想過的巨大成功。

「我演戲不是為了想出名,錢夠用了也就好,我想在演戲這條路上達到的最大目標,老實說…」

「只是希望曾經跟我演過戲的人,樂意再跟我合作就好。」

毫不掩飾今年已經68歲、也不在意自己芳華老去外表的雪歌妮薇佛,到2025年之間還有五部科幻電影:詹姆士柯麥隆強烈要求,她續演接下來四部阿凡達電影、外加一部異形電影。她演藝生涯的目標,很明顯已經達成了,但她的成就,似乎已經超越這個目標、超越她父母的期望,已經很遠很遠了。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