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搜專訪】轉大人的喜與憂!《破處》導演林立書:「我一直還處在青春期。」

電影神搜

以荒謬「性」喜劇為包裝的《破處》(Leaving Virginia),光是片名就引人遐想,但電影卻不如大眾所想,從頭至尾滿載荷爾蒙,而是以青春期的憧憬打開了更多想像,以公路電影的形式,帶領片中的死黨兄弟駛向青春的未知與苦澀。而林立書導演談到了《破處》的成形過程,他表示多數創作者都會以自身經歷去尋找創作的靈感,他也不例外,

「因為台灣或是華語的青春成長片,跟我的青春成長都不一樣,我的青春成長都是荷爾蒙,我覺得現在看到的一些很好看的青春電影,對我來說都比較夢幻。」

台灣青春電影《破處》劇照。

將「自身的青春成長」搬上銀幕,成了促成電影成形的動力,立書導演找來了曾以《九降風》獲得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的編劇蔡宗翰一同構思劇本,導演表示「兩個男生,一個屍體,一趟公路之旅。」是早就設定好的劇情,而在搜集資料的過程中,他也陸續地接觸了大量作品,其中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由金獎導演艾方索柯朗執導的成名作《你他媽的也是》(And Your Mother Too),艾方索柯朗同樣是以兩男一女結伴上路的架構,三人在公路旅途的過程盡情地放任賀爾蒙的湧出,探索慾望的極致,但三人的青春紀事,也足以拼湊出一幅墨西哥政治文化的樣貌。

艾方索柯朗執導的成名作《你他媽的也是》。

《你他媽的也是》

但不同於《你他媽的也是》,《破處》並沒有融入社會元素,或許也如同導演所說,他要的是「屬於他的青春成長」,而這樣的青春成長,由「傳說」作爲起頭,記得當電影開場沒多久,直播主阿烈告訴兄弟神器:

「據說在 18 歲生日那天,男生如果不把自己的元陽卸掉,會一輩子陰陽失調。」

台灣青春電影《破處》劇照。

半慫恿、半恐嚇的情況下,阿烈找來了性工作者萬德蓮姐姐來為神器「轉大人」,沒料到轉大人卻成了「搬死人」,萬德蓮因吸毒過量加上太過興奮而暴斃身亡,焦頭爛額的兩人,找來熱愛阿烈的腦粉西施,希望她用廂型車陪他們來一趟以「環島旅行」為名、行棄屍之實的公路之旅。

台灣青春電影《破處》劇照。

提到「傳說」,立書導演表示:

「你知道嗎?其實那個年紀的男生都有一堆奇怪的都市傳說,我覺得大家打從心裡,抱持著一種對性的好奇、敬畏、害怕。像是男生會比誰射得比較遠、誰比較持久,或是誰比較快等等……。也有一些很奇怪,像是早上睡起來晨勃不能維持多久,身體就會怎樣。還沒有破處前的男生,則會有更多奇怪的遐想。」

《破處》導演林立書

 

想拍「萬德蓮」獨立電影

要完成「破處」這般偉大的使命,會由誰來主導?那位女性會是以何種樣貌現身?導演給了一個驚喜的答案,若要說片中記憶點最深刻的片段,絕對是與萬德蓮共處小房間的那短短時光,當萬德蓮認為自己能夠引導神器走上高潮之路,沒想到卻是親手葬送了自己的生命,霎時那刻,摩鐵宛如萬德蓮的祭壇,本將成為女王祭品的神器與阿烈,卻眼睜睜看著萬德蓮「升天」,兩尊佛像興高采烈的模樣,如今想來更為諷刺,而一場五光十色的燈光秀,完美地哀悼了萬德蓮的死亡,驚喜之餘,也可看出攝影與美術背後的用心良苦。

台灣青春電影《破處》劇照。

有趣的是,電影從中後段劇情急轉直下,摻進青春的苦澀與哀愁,直視了青春躁動後的殘酷一面,彷彿跟主角們、也跟觀眾說著:「長大(破處)後的人生並不若想像中的美好」而導演坦承曾為電影想過不同結局,像是讓萬德蓮死而復生,最後在沙灘上與兒子擁抱,但走向過於溫情,並不是導演所希望的結局,他們也曾想過最後兩位男主角在海上被警察圍捕,但最終還是選擇以現有的魔幻結局收尾。

而提到萬德蓮的角色塑造,導演也興奮地說道:

「首先,我們不想要建立一個刻板印象的角色,再來就是,這其實是一個更健康、更先進的女性,這就是個工作,但我們也不希望這角色只能做這樣的工作,搞不好她很喜歡這個工作,非常享受,所以她個性很ㄎㄧㄤ,其實某種程度上來看,萬德蓮與阿烈有點像,她知道這個工作有潛在的危險性,但她還是很享受。」

台灣青春電影《破處》劇照。

「她的背景很有趣,一點都不悲情,你看她走路的樣子、裝扮,現實生活一定有這樣的人,很享受性愛,但搞不好實際上是賣佛珠、水晶,甚至是手天使之類的。」

電影資訊

破處 Leaving Virginia

上映日期
2020/07/03
破處_Leaving Virginia_電影海報

導演

林立書

劇情

神器以巨屌跟處男聞名於學校間,有令人羨慕的身體和單純直男腦袋。阿烈,來自香港的富家子,聰明搞怪。行影不離的兩人是學校裡的最佳拍檔,成日盡惡搞些白爛事。在神器十八歲生日當天,好兄弟阿烈堅持要帶神器破處,於是在網路上約熟女姐姐來幫助神器破處「轉大人」。但這場破處之夜,竟然讓這對難兄難弟得要開始準備跑路?!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6%
觀看完整介紹
破處_Leaving Virginia_電影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