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Netflix 動畫影集《日本沉沒 2020》:人在面對動盪之前,我們要往哪走?要怎麼走下去?

有一次看到倪匡的訪談,他敘述自己會來到香港,其實是一個巧合。他在中國浙江出生長大,小時候家裡很窮,十六歲為了追逐理想加入共產黨解放軍,當時被分派到內蒙古,結果與勞改大隊的書記起了爭執,最後被判「反革命」監禁十年,最後他逃了出來。

他說那時候有個善心的蒙古人叫他看著北斗星「朝北走」,但疏不知那年氣候特別怪,五月仍下大雪,整個天空烏漆嘛黑,看不到天空也看不到星斗,走著走著竟然往南去了,最後坐上不知道終點是哪的火車,就到了香港,變成了號稱華人裡寫字最多的作家。當時聽到這個故事,印象深刻,因為在動盪的時代裡,不是因為自己實力決定未來,而是命運要你去哪你就得去哪,整個人生,生與死都在那極短時間決定;整個人生,都在一個你根本無從得知未來的選擇,被迫定下一輩子。

做為描述國家動盪災難的十集長篇動畫,湯淺政明的《日本沉沒 2020》,其實就在敘述這樣的茫然。

Netflix 動畫影集《日本沉沒 2020》劇照。

如同湯淺政明兩年前與 Netflix 合作的《惡魔人 Crybaby》,是以一個舊故事模式或既有角色來置入現今社會的價值觀,那麼這一次與 Netflix 再度合作,就是取其七零年代的災難經典《日本沉沒》的故事結構,置入了日本面對災禍時整體民族風氣──當然,這可以說現今日本面對「武漢肺炎」此一災難的態度,特別是《日本沉沒 2020》放大描寫人性在面對災難的「自私」。

女主角在有如公路電影的災難起初,看見路邊有一對老人家似乎走不動了,則把一家人僅存的最後一瓶礦泉水拿給老人們喝,女主角原以為老人家們只會喝個幾口,但沒想到喝完,老人家便把那瓶礦泉水收進了自己的包包了,此時插入了女主角錯扼的神情的一個小鏡頭,她相信人與人之間是互相尊重的,但沒有想到,在災難面前已經沒有誰是真正善良的。如同這描寫人類在面對災害,在焦急所透出的自私,在《日本沉沒 2020》的小細節描寫的清楚。

Netflix 動畫影集《日本沉沒 2020》劇照。

又一如,做為非正統日本國民的家族──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菲律賓出身的在日外國人,而女主角的混血兒弟弟則是受網路文化薰陶追求世界化、對話裡總會摻雜幾句英文的男孩(同行者還有一位帥氣的外國 Youtuber),而在這逃難般的旅程中,他們經歷了無數所謂的「正統日本人」的歧視──典型的日本民族主義老頭,在最一開始充滿敵意;在海水逐漸淹沒陸地,則他們被張揚「只有真正日本人血統才能上船」的民族主義者而禁止上船,而在整個故事裡,最能接納他們這群非正統日本人的族群,竟然是種滿大麻、以外人眼光會視為邪教的新興宗教團體「聖光市」。

Netflix 動畫影集《日本沉沒 2020》劇照。

湯淺政明執導《日本沉沒 2020》的企圖心明顯,批評力道也明顯,但是劇情上有不少缺失。比方說,女主角的心態描寫以及「傷口」的寓意不太符合常理,或是在千鈞一髮之際總能遇到認識的夥伴來拯救主角們,看得出故事意圖指向日本對於多元文化的反映,但不得不說,湯淺政明在《日本沉沒 2020》在這樣必須描寫災難細節的敘事裡,沒有發揮出他在《別對映像研出手!》的天馬行空。

不過,《日本沉沒 2020》給了一個命題:日本在面臨災難的亂世之間,何處是歸屬?而我們又要如何走下去。看著這樣的寓言故事,再對照著現在全世界都面臨著比「日本沉沒」還要驚險的災難,這也許才是湯淺政明特別想傳遞出來的問題吧,人在命運之前是茫然的,而我們又該如何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