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廣電總局 20 條禁令打臉宮崎駿?絕對正能量?來談談這些禁令如何逆行世界影壇潮流

簡稱為《香港國安法》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在 6 月 30 日公佈,這一條(或每一條)內容也許令你生氣:

「不具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份的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外針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本法規定的犯罪的,適用本法。」

簡單說,就算你不是香港人、也不在香港,也會因觸犯香港國安法而入罪。這管到海邊去的法規,只不過是許多人心目中偉大祖國的思維體現,現在,據傳中國廣電總局也要管很大,微博上傳言當局公佈了 20 條禁令,這代表著,如果成真,違反這 20 條禁令的電影電視作品,中國觀眾將無法公開得見——讓我們來看看,中國觀眾損失了什麼?

《新宿事件》劇照。

《新宿事件》遭到廣電總局封殺。

1.奇幻劇情科學角度展示。

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系列一點都不科學,甚至是反科學——熄燈器(Deluminator) 到底有什麼用?巫師們不懂有一種科學發明叫做「電燈開關」嗎?

《哈利波特》劇照。

熄燈器。

 

2.禁宣揚靈物附體、妖魔鬼怪、輪迴迷信。

有趣的是,近年來台灣的許多恐怖電影的主題,都正好是「宣揚靈物附體、妖魔鬼怪、輪迴迷信」,而連好萊塢老字號的《魔鬼剋星》(Ghostbusters),也有附身情節與妖魔鬼怪題材。非正式統計,亞洲國家對於靈異恐怖電影的接受度非常高,超越了歐美觀眾喜愛的砍殺片類型或是驅靈類型。我們應該正面思考,中國政府也許希望中國觀眾挖掘更多恐怖電影世界的角落,不要每次聽到鬼就皮皮挫。

《魔鬼剋星》劇照。

女主角被附身啦!《魔鬼剋星》該禁!

 

3.不得調侃宗教,尊重少數民族文化。

好萊塢本身就是一種新的宗教,而且還讓大家添香油錢添得理直氣壯——「這片我沒看首映就不是人!」所以,好萊塢當然要調侃宗教,而且大侃特侃。宅宅凱文史密斯 (Kevin Smith) 的《傑與沉默鮑伯》(Jay and Silent Bob) 系列電影裡的《怒犯天條》(Dogma),中譯片名已經解釋了這部電影意圖。《怒犯天條》拿大天使來開玩笑,同時諷刺現代消費主義已經成為新的宗教。嘲諷麥當勞與迪士尼的「小金牛漢堡」,竟然成立了自己的教會,裡頭還有自己的十誡呢。

《怒犯天條》劇照。

《怒犯天條》的小金牛。

但《怒犯天條》並非反宗教,也不認為信仰終究會敗給消費主義,相反地它樂觀、同時憤怒:它批判人們對信仰的輕忽:

「信仰就像一杯水,當你年輕時,杯子很小,所以很容易就裝滿;但當你年紀越大、杯子也越來越大,這點水已經填不滿杯子了,所以你必須定期地、持續地往杯子裡加水。」

它也憤怒於信徒們流於愚信的信仰,像是緊緊抓著聖母瑪利亞是處女這件事不放:

「瑪莉生下基督時未經人事,這點沒錯,但她確實有個丈夫,難道你相信瑪莉丈夫這麼多年來都不會碰她嗎?處女懷胎與基督這件事純粹是出自信仰,但如果你因此相信結縭夫妻永遠不會上床?這個嘛,你只是愚蠢而已。」

《怒犯天條》劇照。

《怒犯天條》的逗趣耶穌基督像。

更別提喜劇老祖宗「蒙提派森劇團」(Monty Python),他們的電影《萬世魔星》(Monty Python’s Life of Brian) 或是《脫線一籮筐》(Monty Python’s The Meaning of Life),更是直接拿聖經故事開葷素不忌的玩笑。但蒙提派森是無神論者嗎?並不是。他們在電影裡質疑宗教,卻不反對耶穌——基督甚至在電影裡施展了神蹟。《脫線一籮筐》獲得了坎城影展陪審團大獎,而許多影評不滿意它,但他們都不是因為宗教元素討厭這部嘲諷電影(蒙提派森的電影時常有劇情盤根錯節的混亂問題)。

《萬世魔星》劇照。

《萬世魔星》是不是史上最褻瀆耶穌的電影呢?你得自己決定。

4.拍改編劇要忠於原著。

問問宮崎駿?他因為擅改角野榮子的《魔女宅急便》,而讓這位優雅的女士與他大吵好幾架(他們對外聲稱是「激烈的討論」)。宮崎駿幾乎每部改編作品都會改到原作者都不認識,而觀眾偏偏只會記得吉卜力動畫的版本,這難免讓原作者感覺被狠狠吃了豆腐——連宮崎駿長年的工作夥伴、監製鈴木敏夫都承認:

「宮崎駿這個人啊,是有名的會亂改原作的傢伙啊……。」

角野榮子與宮崎駿。

角野榮子與宮崎駿。

談談史丹利庫柏力克 (Stanley Kubrick)?再問問史蒂芬金 (Stephen King)?庫柏力克嚴肅地拒絕人有來世的想法,他認為死亡是人類最終的懲罰……簡單說,他不相信有鬼。這樣的導演卻要執導恐怖大師史蒂芬金的小說《鬼店》——這部電影裡許多死去的人都未真正死去。當然,庫柏力克與阿金師對地獄、鬼魂與死亡的想法大相逕庭,自然,最後庫柏力克拍出了讓阿金畢生痛恨的史蒂芬金小說電影。《鬼店》達到了經典的藝術高度,但這並不是史蒂芬金期望的藝術。

史丹利庫柏力克與史蒂芬金。

庫柏力克與阿金師。

事實是,電影與小說是兩種不同形式的文本,「改編」這兩字中其實已經透露了這種文本轉換之間的質變:你必須先從「改」原作開始。廣電總局甚至希望改變「改編」的定義,也許他們該考慮將改編劇改稱為「搬移劇」或「複製劇」才對(喔,中國喜歡用克隆兩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