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告訴你《西方極樂園》裡譚蒂紐頓演的都是真的:好萊塢不相信黑人女性演員的眼淚

我們實在太不認識譚蒂紐頓,但影評天王羅傑伊伯特早就提醒過我們了──他對 1991 年紐頓首部主演電影《情挑玉女心》(Flirting) 的評語是:

輕輕鬆鬆成為年度最佳電影。

一轉眼,30 年了,如今我們還在享受紐頓在影集《西方極樂園》裡的精彩演技。如同她在《情挑玉女心》裡飾演一位因為膚色而遭歧視的女學生,黑人女性演員輕輕鬆鬆坐擁好萊塢兩大受害者角色──她是女性、還是黑人女性。讓我們從紐頓的幾個小故事,看看身為黑人女性,在好萊塢是如何的「政治不正確」。

好萊塢黑人女性演員譚蒂紐頓。

《西方極樂園》。

 

「……他們不想稱讚一位黑人女孩。」譚蒂紐頓:表現好是應該

令人意外的是,紐頓演出《情挑玉女心》時僅有 16 歲,但這部由她挑大樑的電影卻毫無青澀之感。故事發生在澳洲寄宿學校,這裡有著嚴格的校風──「嚴格」指的是「霸凌」的意思。老師對學生「嚴格」、學生對學生也很「嚴格」、而所有白人學生對黑人都很「嚴格」。儘管紐頓飾演的譚蒂薇冰雪聰明、可愛、身材超齡,但這些校花元素生在一個黑人身上註定會有不幸下場。

譚蒂紐頓《情挑玉女心》電影劇照。

《情挑玉女心》。

更糟的是她與一位白人學生相戀,在這個禁忌的環境裡,兩人禁忌的身份只讓這份禁忌之愛更火辣。《情挑玉女心》片名看來像不入流的 A 片,但它一點都不下流,風趣又諷刺,而且性感到令人心癢難騷──這部電影能重新燃起你的青春之火,讓你想要大聲吶喊、投身於烈火之中。

譚蒂紐頓主演《情挑玉女心》電影劇照。

《情挑玉女心》

那時妮可基嫚 (Nicole Kidman) 已經 24 歲了,她在這部電影裡美得像金髮陶瓷娃娃,臉部就像陶瓷材質一樣僵硬,但她實在太美了,又演一位冷冰冰的高嶺之花(她是來監督黑人學生的白人精英學生),即便我們可以說,當時演技尚未開竅的基嫚就是個花瓶,但妳也很難找到這麼賞心悅目的青春花瓶。

正如同基嫚飾演的妮可拉(這部電影的角色名都直接使用演員本名)與譚蒂薇後來建立了某種奇妙的情誼,在幕後,她們也成為了讓人意外的好朋友──高挑氣質白人女性與嬌小的黑人女性,成為長年好友,這模樣會令激進白人傳統派團體皺眉。

《情挑玉女心》電影中的譚蒂紐頓與妮可基嫚。

《情挑玉女心》

16 歲就踏進影劇圈,而且還是當上女主角,紐頓的聰慧氣質與美貌毋庸置疑,但她從未意識到自己的優點。應該這樣說,沒有人允許她有優點。紐頓說:

「(我對自己無感)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從來不思考這些事,當我年輕時,有許多人也許對我很有興趣,但他們不願意表達出來,因為他們不想稱讚一位黑人女孩。」

好萊塢黑人女性演員譚蒂紐頓。

紐頓至今仍然能做出許多難以想像的高級肢體動作。

歧視不是只有對黑人丟石頭那樣激烈的表現方式,歧視可以來自更輕微的體現,也許是從視若無睹開始。

「我從小就是明星學生,」

紐頓從小就學習芭蕾,

「我常常有機會表演獨舞為學校爭光,而在每年年終,學校會舉辦一場所有學生都參加的大型表演,而我們的舞蹈老師──我不是要抹黑或批評她,但我說的是事實──她在每年年終都會頒發年度表現獎,她會把獎頒給今年一枝獨秀的學生,有點像小型奧斯卡,而以我的表現,我應該夠資格拿獎,但她從來沒頒給我過,一次都沒有。」

好萊塢黑人女性演員譚蒂紐頓。

幼時的紐頓。

這樣的漠視,演化出紐頓奇異的工作觀:有好表現也不代表能獲得鼓勵獎賞,因為表現好是天經地義。而如果妳為此感到不公而生氣,那好,代表妳放棄了這個機會,而我們不會再給妳了。

不只是紐頓,對絕大多數的黑人演員來說,這幾乎是工作道德最底層的要求:要不你就是能跑又不吃草的馬兒,否則你就是懶散無用的廢材。因此,紐頓表現優異,不是為了更上層樓,而是反過來,是一種「求生之道」──

『求求』你,看在我表現這麼好的情況下,讓我繼續『生存』在這個低層階級

的道理。

演出《夜訪吸血鬼》時的好萊塢黑人女性演員譚蒂紐頓。

《夜訪吸血鬼》:這是她第一次與湯姆共演。

 

這就是「政治正確的選角」

所以黑奴們就乖乖閉嘴採棉花吧,妳的祖先在棉花農場裡這樣做過,現在的妳在好萊塢又怎麼可能做不到呢?但如果歧視只是這樣無止盡的壓迫,那麼許多黑人弟兄姊妹都要笑了。出道將近 10 年,紐頓接到了一個大機會:70 年代火紅的電視影集《霹靂嬌娃》要由索尼旗下的哥倫比亞影業,重製為 2000 年的新電影版。紐頓知道,自己將會與卡麥蓉狄亞茱兒芭莉摩搭檔,成為 21 世紀的新活力三姝。

2000 年電影《霹靂嬌娃》。

2000 年《霹靂嬌娃》:這其中本來有紐頓。

這跟我們看到的電影《霹靂嬌娃》好像不太一樣:我們看到的是狄亞、芭莉摩與劉玉玲。是誰把紐頓從劇組裡踢走的呢?是她自己離開的。

她回憶起與當時索尼影業總裁艾米帕斯卡 (Amy Pascal) 的一席話,帕斯卡是電影公司的大老闆,而她也是一位女性,要來製作一部試圖為長久以來被視為物化女性的影集改編電影。但是紐頓聽到的,與她想像帕斯卡會說的話有天壤之別。

前索尼影業總裁艾米帕斯卡。

艾米帕斯卡。

帕斯卡是這樣說的:

「聽好了,我不想搞得好像政治不正確的樣子,但是我希望,我們要確保(妳飾演的)這個角色看起來完全具有說服力。」

這句話聽得紐頓沒頭沒尾的,於是她反問:

「這是什麼意思?妳是希望修改這個角色嗎?」

帕斯卡回答:

「這個嘛,妳知道的,就像劇本裡寫的一樣,這個角色上過大學,是有唸過書的。」

拿過人類學學位的紐頓,覺得這沒什麼問題:

「我也去過大學,我還是念劍橋的呢。」

譚蒂紐頓畢業於劍橋大學。

劍橋大學舉辦傑出校友展,佈置紐頓的照片。

但是帕斯卡的回答,重新定義了「唸過書」這個詞的意義:

「我知道,但是妳不一樣。我想也許我們要安排一場戲,讓妳在酒吧裡,然後走到桌子上開始抖動妳的屁股。」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