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評】韓劇《我的大叔》談的其實不是愛情,而是這句話:「你要怎麼治癒自己?」

韓劇《我的大叔》最後一集,男主角大叔的落魄導演弟弟,對著大叔說他最近看了一部電影,叫做《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電影在講一個媽媽拋棄孩子後,孩子們自己生活的故事,他原本看了五分鐘就關掉了:

「因為我看到十二歲的老大,笑著到處向大人借錢,就把電影關掉了。」

他知道這部電影肯定會讓人很心痛所以看不下去,他實在很想打破電視進到裡面,把孩子救出來養,可是他是導演,拍電影的人連這都不敢看那還要拍什麼電影?所以在隔天,他還是看了。

但看完的時候,反而與看之前抱著那種充滿悲慘的情緒不同,他說:

「這些孩子有自己的力量,人都有自我治癒的能力。」

韓劇《我的大叔》最後一集提到是枝裕和導演的日本電影《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

是枝裕和執導電影《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改編自1988年真實案件「東京巢鴨兒童遺棄事件」。

在這裡,他說的其實不只是看是枝裕和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的想法,他也道出這齣《我的大叔》之所以打動人心的重點。因為《我的大叔》的重點不只是跌到谷底的喪,其實在於「治癒」。

 

《我的大叔》: 各人有各人的地獄

《我的大叔》的故事出色在於,以整體看來這明明是公司企業的派系鬥爭,無辜的男主角無故被捲入事端的商戰電視劇,但《我的大叔》除了峰迴路轉、情節交錯的發展之外,它更帶進了社會階級裡的那種痛苦──各人有各人的地獄。

近日上架 Netflix 平台的 2018 年經典韓劇《我的大叔》。

感覺容易讓人誤會的原因之一:《我的大叔》的海報都太歡樂了啦。

在劇裡的兩位重要角色,在這個以公司體系來比作社會階級的話,建築公司約聘職員李至安(IU 飾),是在最底層的螻蟻:在公司無權無勢,看起來微不足道,其實充滿心機,但仍在貧困地獄裡翻攪。身為知名建築公司裡的部長朴東勳(李善均 飾),妻子是優秀的律師而小兒子正在美國唸書,看起來事業與家庭雙得意,但其實他陷在困局裡──在公司裡他不受重用,到了四十歲身為部長其實是被貶職,而妻子也早已與他貌合心離,與他的後輩、但現在是他的上司不倫。

近日上架 Netflix 平台的 2018 年經典韓劇《我的大叔》。

一個在高處,一個在低處;一個看似什麼都有,另一個看似什麼都沒有,但是他們的起點雖然不同,卻是極其相似的兩個人。因為他們都是纖細敏感的善良好人,但在挫折與頹廢的真實世界裡更容易被這些負面感染上身,所以他們絕望,他們喪且痛苦著厭世,像是死了心的活著。

近日上架 Netflix 平台的 2018 年經典韓劇《我的大叔》,IU 飾演的「李知安」。

「李知安」這角色,絕對是 IU 邁向演技派女演員的重要基石。

單純看《我的大叔》這個劇名,總讓人誤會是少女跟大叔之間的戀情,但少女與大叔的感情卻很難只用愛情概括,他們在彼此的困局找到對方與自己的相似。李至安因為有犯罪前科,害怕他人知道自己的過去以及生活困苦,所以她冷漠;而朴東勳以為自己隱忍,身旁的人就能得到幸福,所以壓抑自己,但當你自己不愛自己,這樣的自我壓抑只會是一場悲劇,鬱鬱寡歡,自己不幸福,就難以向他人傳遞出幸福。

《我的大叔》談的不是愛情,而是一種更大愛的情感,李至安原以為是愛情,但大叔告訴她:

「妳知道妳為什麼喜歡我嗎?是因為我可憐。可憐的妳只是想抱著我一起痛哭罷了。」

這樣從憐憫為起點的同病相憐情感,像是兩隻淋雨的貓在互相舔乾身上的冷雨,但終究真正的問題是──他們要怎麼愛自己,他們要怎麼治癒自己。

近日上架 Netflix 平台的 2018 年經典韓劇《我的大叔》。

《我的大叔》的優秀之處就在這裡,以一個深沉的企業鬥爭戲為劇情主軸,但它要談的主題其實不苦澀,而且相當通俗:你要怎麼讓自己愛自己,讓自己幸福,你能愛其他人,最後,你才能治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