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死侍2》不死之身難以痊癒的瘡疤(有雷)

杜麥特

近年來超級英雄電影產業興盛的現象,似乎已成為了一種「流行文化」與「指標」,突破典型文本框架的英雄電影問世也越來越普遍,甚至崛起另類的 R 級英雄電影創作潮──像是我們現在要聊的《 死侍2 》(Deadpool 2)。既然是影評,那以下「 有雷 」也是理所當然的,閱讀前請注意。

雖然 R 級超級英雄電影問世的前例有衛斯里史奈普 (Wesley Snipes) 主演的《刀鋒戰士》(Blade) 系列、查克史奈德 (Zack Snyder) 執導的《守護者》(Watchmen);不過以現今「主流」英雄電影而言,提姆米勒 (Tim Miller) 的《 惡棍英雄 : 死侍 》(Deadpool) 才是真正打破並且校正人們對於典型英雄電影標準及刻板印象的開山始祖。

人至賤則無敵

《惡棍英雄 : 死侍 》雖在低成本製作下票房亮眼立下大功,但同時也礙於低製作成本,使得在劇本方面的發揮單薄並且弱化;反倒續集《 死侍2 》在更廣的發揮空間與製作經費之下,整體表現達到了「青出於藍勝於藍」的成效與水平,最基本的嘲諷影視文化以及肆無忌憚的腥羶色可謂更上一層樓,文本的層次相較於前作更加地鮮明且豐富許多。

接棒首集提姆米勒,執起導筒的大衛雷奇 (David Leitch),過往曾擔任布萊德彼特 (Brad Pitt) 的武術替身以及多部動作大片的武術執導,同時也曾與查德史塔赫斯基 (Chad Stahelski) 一起執導過《捍衛任務》(John Wick),擁有著豐富執導動作武打戲經驗值的雷奇,《 死侍2 》的武術設計不僅扶植雷奇過往在《捍衛任務》與《極凍之城》中的拿手絕活,更是保有雷奇式的招牌紮實流暢 R 級武戲。

R級 超級英雄 電影 《 死侍2 》再度發揮 人至賤則無敵 的反骨精神博得話題討論

觀眾就愛這一味

無論美漫原作或是漫威電影世界觀中的死侍,他之所以有如此獨樹一格的定位,即是出自於他本身嘲諷意味濃厚的三寸不爛之舌,從惡搞自家漫威旗下的漫畫角色蔓延到好萊塢影壇輿論;續集劇本在有死侍本人萊恩雷諾斯 (Ryan Reynolds) 的插花之下,對於流行文化的調侃可謂更上一層樓。

電影主題曲〈Ashes〉更是找來了同樣身為加拿大人的席琳狄翁 (Celine Dion) 獻聲,搭配上電影的開場片頭──同時也是惡搞《007》詹姆士龐德系列的開場片頭、拿《魔鬼終結者》系列中的約翰康納來揶揄機堡自身的腳色設定,甚至還將芭芭拉史翠珊主演電影《楊朵》中的插曲〈Papa Can you Hear Me?〉與《冰雪奇緣》中的〈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兩首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歌曲相互對比胡鬧一番。

《 死侍2 》與《 X戰警 》系列的關聯

一直遊走於《X戰警》世界觀邊緣的《死侍》系列電影,死侍本身在《X戰警》系列中依然有他的一席之地;在《X戰警:未來昔日》將系列時間軸充新洗牌後,《死侍》電影時間線所產生的不確定性,更彰顯了死侍在美漫中跳脫漫畫格子與故事次元的惡趣味。

本次的《死侍2》,不但繼續沿用此特色,並且更變本加厲,而我們也終於能看到《死侍2》與《X戰警》系列有了更深長的連結,延續《X戰警》系列的故事主旨與母體,關於「種族歧視」:變種人與人類間所建設的藩籬,不但在《死侍2》中塑造出鮮明的角色動機與劇情張力,電影中更甚於此的環節則是團隊的「羈絆」。

電影《 死侍2 》劇照

從「單人」到「組隊」

從首集培育兩人關係與情愫的「愛情電影」,到了續集則成了一部的「家庭(團隊)電影」;如果首集是揶揄典型超級英雄與死侍自身的對比,那麼續集則是調侃現今極為普遍的英雄集結大雜燴。

《死侍2》的團隊元素與情操,彷彿不斷吆喝揶揄《玩命關頭》系列與《星際異攻隊》系列中不時把「家庭」作為核心與口頭禪的老掉牙團隊精神。《死侍2》亦是沿用這種團隊情操,不過卻因本片天生的嘲諷口吻來呈現,反倒掩蓋了如此俗套的團隊核心與羈絆。

如同電影開場死侍所言,對於「家庭」的情感元素成了本片最精確鮮明的主題,卻又是顯得相當「正經」的環節;《死侍2》也可以說是二十世紀福斯再次如法炮製了一部粗俗喜劇版的《羅根》?兩者皆散發「為人父母」的親情成份,如《死侍2》中死侍與火拳羅素,《羅根》中金鋼狼羅根與 X-23 蘿拉之間的親子關係亦然,機堡一心想改變妻女之死的未來更構成片中次要的親情層次。

電影《 死侍2 》劇照

很ㄎㄧㄤ也能很感觸人心

本片值得讚賞的,正是編導群終將死侍這位跳樑小丑的悲劇面向完美呈現在觀眾面前。

死侍表面看似對「道德」毫無顧忌,但外皮下的真實身分,其實也活得像是個苦中作樂的悲劇人物:與金鋼狼羅根同為不死之身,同樣被塑造為一位一意孤行的浪人,死侍在天生嘴賤的喜劇糖衣之下掩蓋了這點。殺無赦的職業傭兵,在遇見摯愛後校正了心中設立「道德標準」以及價值觀,當一切看似幸福美滿之時,上帝又賜給死侍一個全新的考驗,失去了摯愛凡妮莎反而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失去所愛成了死侍難以治癒的瘡疤。

之後遇到唯一能包容接納的對象 (正是火拳羅素),卻不斷疏離、甚至唾棄他,死侍終於體悟到

「最重要的不是挽回無法挽回的愛,而是珍惜當下身邊無處不在的真摯情感。」

如「友情」(X特攻隊、摯友阿杜與黃鼠狼) 抑或是陰錯陽差而獲得的「親情」(火拳羅素與盲婦愛兒)。

漫威 R級 超級英雄電影 《 死侍2 》 劇照

《 死侍 》與《 死侍2 》

首集是死侍反對英雄本質的極端表態,反觀《死侍2》則成為了死侍學習如何拯救他人與救贖自我的故事。

或許我們的英雄楷模是富有正義感與愛國情操的美國隊長,抑或是鋼鐵人那種豪放的親民作風,甚至同樣處於種族歧視洪流中的 X 戰警們也多少被其他平民百姓們愛戴崇拜,死侍與其他超級英雄所背負的創傷與所需體悟的路途雖不同,但本質上都擁有所謂的「善惡分明」,比起成為社會大眾們的楷模或者是救世主,還不如做好身為「英雄」的本質──「救人」。

整體而言,《死侍2》終於將死侍本身的惡趣味與暴力元素玩到了極致,無論是那嘲諷影視文化的三寸不爛之舌,以及在 R 級粗俗喜劇以及腥羶色的撩撥更上一層樓之外,延續《X戰警》系列與《羅根》中的故事母題,看似家庭電影的主旨卻流著復仇故事的血液。時而胡鬧、時而正經的「真性情」反差展現,從反對英雄自身作為進展進而實現自我救贖,抑或是成為「真英雄」──

也許《死侍3》的問世率頗低,不過我們仍舊能看到未來福斯旗下出產更多的 R 級《X戰警》系列電影作品,同時也更令人期待片中《X特攻隊》的衍生電影誕生。

 死侍2 劇照5

 

PS. 喬許布洛林 (Josh Brolin) 毫無疑問的是今夏好萊塢影壇的 MVP,從《復仇者聯盟 : 無限之戰 》中彈指將半個生靈灰飛煙滅的薩諾斯 (Thanos),到這次《死侍2》中的機堡,如果欣賞完《無限之戰 》覺得心理陰影面積太大,可以接續欣賞《死侍2》,馬上讓你走出紫色大隻佬薩諾斯的彈指陰霾喔 XD。

喬許布洛林 在今年接連演出《 復仇者聯盟 : 無限之戰 》及《 死侍2 》等電影的重要角色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影視狂熱份子,超級英雄迷與影痴身份兼具,以腦中想法及文字來表達我對於影視的熱情及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