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人生剩利組》人比人只會氣死人 中年危機的看片首選

圓點點

《 人生剩利組 》(Brad’s Status) 2017 年出品的劇情片,麥克懷特 (Mike White) 編導,班史提勒 (Ben Stiller)、珍娜費舍 (Jenna Fischer) 主演。步入中年的布萊德從事非營利組織工作,與妻子梅蘭妮過著平凡的生活。午夜夢迴,布萊德回憶起功成名就的四個大學死黨,包括好萊塢大導演、政治專家兼暢銷書作家、科技企業家、避險基金公司創辦人,感嘆於自己的經歷相形失色。正在申請大學的兒子特洛伊成為布萊德重返榮耀的希望,然而擠上人生勝利組真的就一帆風順、無憂無慮嗎?

人生剩利組 麥克懷特 編導 / 班史提勒 主演

幾撮白髮見滄桑

布萊德處於尷尬的中年階段,比起大學同學少了知名度,雖然經濟能力尚可,負擔兒子學費不成問題,人生卻跟他手中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銀卡一樣,不上不下,沒有權富可攀、奢華可享,還會被人狠狠打臉。

班史提勒收起搞笑本事,演出回首過往、滿腦競爭情結的中年大叔,幾撮白髮顯滄桑,夜不成眠,幻想死黨的豪奢人生,兒子的音樂才華成為代替他獲得虛榮掌聲的唯一希望。布萊德在喋喋不休中流露中年焦慮,來回擺盪於遙不可及的名利追逐與滿足現況的平凡人生,在幻想與現實中取得自我平衡,面臨被同儕遺忘以及為兒子放低身段的尷尬,讓電影成為中年危機的必看之作。

光彩背後違初衷

電影有極大部份是布萊德的口白,他的內在省思成為本部電影的核心,觀眾看著他抓不住青春的尾巴,掌控不了粗心大意、記錯哈佛面試日期的兒子,一再糾結於矮人一截,卻在幾場戲中揭開他的嫉妒與嘲諷本色。不聯絡的死黨並不想跟布萊德競爭,不是看不起,而是沒空去想,畢竟大家各有一片天,有什麼好比較?

人生剩利組 ? 人生勝利組 ?

不管是 人生剩利組 還是 人生勝利組 都要知足

筆者曾聽過一句話:

「人在年輕時是共產主義的信徒,老的時候變成資本主義的信徒。」

故事中安排了布萊德與安娜亞的對話別具意義。安娜亞初始崇敬布萊德的工作與理想,卻在幾杯黃湯下肚後,看清布萊德無法滿足現狀、嘮叨個沒完,她臉色一沈,講起自己印度家鄉的物質缺乏,更讓布萊德的比較心態可笑無比。令人莞爾的是,布萊德既痛恨又羨慕的克雷格,正是安娜亞口中自吹自擂、充滿性別歧視的老師,點出了攀升權貴、活在鎂光燈下沒什麼好驕傲,莫忘初衷才值得鼓掌。

人生剩利組 陷入 中年危機 的布萊德

愛與擁有兩樣情

電影以布萊德帶著兒子申請大學為主軸,穿插多采多姿的奢華幻想,海灘、比基尼美女、私人噴射機⋯⋯應有盡有。死黨的生活是不是如此富裕,無從考察,但布萊德從大眾媒體與朋友轉述中得知消息氣得牙癢癢,對照自身的生活平淡無奇、婚姻生活乏善可陳,巴不得鑽個地洞躲起來。

人生剩利組 你不可能擁有全世界 但不影響你愛這個世界

每個人都有煩惱,哪怕是光鮮亮麗的死黨也有不為人知的辛酸。布萊德擁有知足的嬌妻、成才的兒子,即便一手創立的非營利組織搖搖欲墜,他擁有健康的身體、幸福的家庭,站在人生旅途的中間休憩站,回首來時路,他沒有對不起自己或其他人。

你不可能擁有全世界,但不影響你愛這個世界。電影從中年男子的省思帶出人生的失落與收獲、名利與代價、吹捧與黯然,在樸實無華中見證真實的偉大,從自我對話中盤點人生的過客與愛人,關注焦點由外而內、由客體轉為主體,憤怒與嫉妒終將因擁有親愛的家人而煙消於散。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以嗑電影、寫文章、談生活為職志的影癡,用文字點亮電影是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