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搜專訪】挑戰台灣新品種!《媽!我阿榮啦》監製林文義:「我們願意去嘗試。」

電影神搜

以「鐵牛運功散」廣告為號召,引起網友們注意的電影《媽!我阿榮啦》,描述家喻戶曉的阿榮無法退伍的恐怖經歷,從「待退」變成「無法退」,每個男性的夢靨頓時被搬上銀幕,也讓人好奇阿榮為何會墜入地獄般的輪迴。

《媽!我阿榮啦》劇照。

而這部融合解謎、驚悚、時光回溯等元素的電影,之所以成形,某部份要歸功於監製林文義背後所付出的努力,林文義提到自己最初接觸到編劇高普,是由於秀威資訊這家出版社的牽線,四年前出版社介紹了好幾位作家給他,高普就是其中之一,而他所撰寫的《阿榮》劇本因獲得105 年度的優良劇本獎,引起不少電影製作公司的興趣,但要將文字影像化得先克服許多困難,林文義監製基於對劇本的欣賞,二話不說立刻先與旺霖製藥溝通,希望取得「鐵牛運功散」的授權。

《媽!我阿榮啦》專訪。

電影預告:

不過「取得授權」之路正是第一道難關,旺霖製藥先前並無將IP 影視化的經驗,自然會有所顧忌,監製林文義耐心地與廣告部門溝通,甚至親自南下高雄,只為了取得對方的信任。林文義表示:

「每個人都很愛惜自己的產品,有所顧忌很正常,但我慢慢地與他們溝通。另外,我覺得年輕一代是希望讓商品更年輕化,甚至希望商品能夠擴展到華人市場,而影視自然是一個最好的方式。後來就聊得蠻愉快。」

當「授權」之門打開後,接著要做的是尋覓導演人選,《媽!我阿榮啦》的導演謝光誠,事實上與監製在 2018 年就合作過描述同志伴侶一心渴望求子的多元成家電影《親愛的卵男日記》,兩人因年齡差距不大,對當兵的記憶接近,自然而然地再次成了隊友。不過,監製也表示電影的前期曾嘗試過其他導演,但「新嘗試」成了某些導演卻步的原因,再者,電影從開始籌備至放映,走了兩年六個月的漫長旅程,與監製因《親愛的卵男日記》而擁有革命情感的導演謝光誠,義氣相挺的投入電影的籌備。

《親愛的卵男日記》劇照。

但敲定導演人選後,籌備並非從此一路順暢,緊接而來面臨到的是國防部的「不支持」,因《媽!我阿榮啦》裡所呈現的國軍形象並非正面,為此而生的協調會以及種種限制,使得監製備感無奈,本來希望藉由國軍的場地、人員支援,拍出氣勢滂礡的大場面,如今卻無望。

監製曾解釋電影背景之所以設定為 1996 年,是因當時正值台灣第一次選舉,引起了台海危機,所有人都進入戰備狀態,因此軍營只剩下少數幾人,包含阿榮,而當時的大場面本該被寫進劇本,

「其實,那時我們在澎湖都會有一些演習,當時國防部長陳履安都會到場視察,這是我的親身經驗,那個搶灘登陸、那個登陸戰車,場面真的非常浩大,但沒有國防部的支援,沒有辦法拍成。」

《媽!我阿榮啦》劇照。

除了找場景成難題外,監製表示修改劇本也耗費許多心力,畢竟從小說到成為劇本,影像化的過程會存在許多問題,其中背後出資方公視也持續地給予建議,

「其實我們到最後拍成,劇本大概修改了一年又四個多月,劇本不能以小說家的書寫方式呈現,才有可能將其立體化。公共電視也一直在持續地幫我們。我們原本前面十幾分鐘,有一個類型片的架構,後來就慢慢轉向其他,可能帶有一點推理、一點驚悚,你很難定義它到底是什麼類型,算是一種新品種,對台灣來講,我們願意去嘗試這個。」

《媽!我阿榮啦》幕後。

如同監製所說,很難定義《媽!我阿榮啦》的類型,「重複同一天」的概念,讓人聯想至比爾墨瑞主演的經典《今天暫時停止》,抑或是布倫屋作為推手的小成本驚悚片《忌日快樂》;中後段謎團漸解,為了還原歷史真相而探索潛意識的設定,宛若藉由實驗技術入侵連環殺手心智的《入侵腦細胞》,《媽!我阿榮啦》同樣是為了拯救受害者,只是這次受害者化為一個更大的群體,那些嚐過軍中體制之惡的無辜之人。

「它可以作為一個新的刺激,可能也是在試探國片市場的水溫,當然試完國片市場的水溫,就有跨海的機會。這次坦白講,《媽!我阿榮啦》預告出去的時候,真的吸引很多人的目光。」

有趣的是,監製也透露當初曾想過找回「鐵牛運功散」的阿榮演員來客串,但他非常低調,且不希望再曝光在大眾面前,因此觀眾無緣看到阿榮本尊。

「鐵牛運功散」廣告

若將《媽!我阿榮啦》的演員陣容一字排開,會看到幾個陌生的名字映在眼前,擁有吃重戲份的阿榮以及小林,是由新人徐愷以及紀殷澤詮釋,監製對此說道:

「回到新品種來說,好比魏德聖,他很敢用新人,《KANO》他用了曹佑寧,新人發揮的空間相當大,可塑性很強,像是演反派的紀殷澤,所有人都記住了這個角色。」

《媽!我阿榮啦》劇照。

而歷經了重重困難,《媽!我阿榮啦》能如願呈現在大眾眼前,相信監製是最具感觸的一位,他也感性地表示:

「當初我們獲得公共電視新創電影的第一名,我覺得要感謝公視長官,他們完全看故事的創意性,而沒有去想其他事情,所以這一次的成功,應該要感謝公視。而最早促成這件事情的是文化部的優良劇本。他們是這麼開放,開放所有創作可能。希望其他部門也可以一起動起來。」

監製在訪談當中,也對《媽!我阿榮啦》沒有獲得長片輔導金評審的青睞感到可惜,台灣為了保護國內電影產業的發展,自 1990 年開始以國片輔導金的形式給予產業支持,從最初的 1200 萬元,逐漸將金額穩定提高至 2 億元,而這政策對許多新人導演以及編劇來說,是一張足以實踐電影夢的入場券,輔導金的加持更能吸引投資者的注意,成了創作者天馬行空的想法,能否化為動人影像的關鍵。

《媽!我阿榮啦》劇照。

翻開《媽!我阿榮啦》曾參與的當屆輔導金獲選名單,目前僅有《陪你很久很久》以及《寒單》兩部片順利問世,其他計劃仍在籌備當中,這也足見《媽!我阿榮啦》背後的堅持以及努力。

在訪談過程當中,監製聊到韓國的《寄生上流》之所以獲得小金人,韓國政府對國內影視產業的積極推動功不可沒。

1995年,韓國總統金泳三頒布大統領令,制定了「電影振興法」,強制規定影院不能違背配額規定;1996 年韓國文化部長金東鎬創辦了釜山國際影展,提高了韓國電影的國際能見度;此外,韓國政府也注入了大量資金振興影視產業,讓韓國影視綻放光芒。

《媽!我阿榮啦》專訪。

而監製也聊到自己在日本的所見所聞,

「當我們去到日本拍攝,那邊的公部門想盡辦法的讓我們能夠多拍攝他們的當地文化,公務人員好像化身為現場的製片,為我們解決所有問題,積極的程度讓人歎為觀止。那個環境、那個地方的人,是這樣對待自己的影視產業。」

儘管台灣影視產業仍有進步之處,但林文義表示台灣是自己創作的養分,他很高興自己能夠自由地觸碰、面對曾經存在的歷史,期盼未來台灣影視產業能夠更大鳴大放、走向國際舞台。

電影資訊

媽!我阿榮啦 Eclipse

上映日期
2020/06/19
媽!我阿榮啦_Eclipse_電影海報

導演

謝光誠

劇情

「鐵牛運功散」廣告一播就是 20 年,廣告主角阿榮被笑稱是全台灣當最久的兵,但如果這不是個笑話呢?一支家喻戶曉的經典廣告,變奏成一部黑色懸疑推理電影。劇情巧妙埋了 3 次仿拍廣告出現,卻又緊扣廣告主角阿榮的離奇遭遇,創意十足勇奪優良電影劇本獎優等獎!而其中究竟暗藏了什麼懸疑真相? 1996 年,再過 5 天即將退伍的阿榮(徐愷 飾),突然從惡夢中驚醒!失憶般的他想不起任何事,輔導長(段鈞豪 飾)不讓他休假;醫護團的醫生宜君(楊小黎 飾),說是來治療他的失憶症;菜鳥小林,更不時以下犯上的挑釁攻擊他......!阿榮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媽媽(蘇明明 飾)也叮嚀要他注意小人,令他百思不解......。隔天,阿榮再度驚醒,他發現一切變得更不尋常,每天都「卡到今」退不了伍。就在他真的以為衰到「卡到陰」的同時,一個絕大的謎團正等待著他去解開......。

IMDB
--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80%
觀看完整介紹
媽!我阿榮啦_Eclipse_電影海報